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無限科幻 > 乃木坂的陰陽師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清水寺門前,橋本奈奈未拿著手機正在幫自己和白石麻衣還有西野七瀨一起拍著自拍,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在她們身后正是清水寺有名的仁王門。通常到清水寺來游覽的游人都會在仁王門前合影留念,而清水寺的仁王門和本堂正殿外的清水舞臺也正是清水寺最有名的標志。

    “娜娜敏,麻衣樣,你們知道嗎,這邊的那個馬廄可是真正從室町幕府時期留存到現在的古跡哦!古時候來到清水寺參拜的武士,通常都是先把馬匹栓在仁王門前面清水坂上的這個馬廄里,然后再步行進入寺內參拜。也正因為如此,這里才會有這么多商店。”西野七瀨站在仁王門前向橋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介紹著清水寺前的古跡。

    “好厲害,居然是這么古老的建筑物嗎?”聽到西野七瀨的介紹,白石麻衣忽然饒有意味的指著馬廄向西野七瀨問道:“娜娜賽,那千夜當年來清水寺的時候,是不是也把馬拴在這里呀?”

    聽到白石麻衣的問題,西野七瀨忽然捂嘴笑了起來,讓一旁的橋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看的莫名其妙之后才解釋道:“師傅他從來不會騎馬來清水寺的,因為他……哈哈哈,因為他不會騎馬的。”西野七瀨的話讓橋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在一愣之后也跟著她一起笑了起來。

    “千夜他居然不會騎馬的嗎?這么多年他都沒有學會騎馬?”橋本奈奈未感到有些不可思議,活了一千年的千夜居然不會騎馬這件事,讓她大感吃驚的同時,也感到很好笑:“那千夜以前是怎么出門的呀?難道他每次都是坐馬車嗎?”

    聽到橋本奈奈未這么問,西野七瀨這才忍住笑,對橋本奈奈未和一旁好奇不已的白石麻衣解釋道:“師傅他很少出門的,這一點你們看他在此間大社呆的時間和出門的頻率就可以知道。而且在過去,師傅他出門一般都是坐馬車。而在更早的平安時代,那時候師傅出門都是坐牛車的。”

    “牛車?娜娜賽你說的是牛拉的宮車吧?”聽到西野七瀨說道牛車,橋本奈奈未很快便聯想到了她所說的應該就是古代只有公卿和皇族才會乘坐的牛拉的宮車,但是橋本奈奈未還是有些不明白:“千夜他那么厲害,為什么不會騎馬呢?在古代的話,無論武士還是公卿,應該都是會騎馬的吧?”

    西野七瀨搖了搖頭,有些遺憾的說道:“這點我也不是很清楚,無論是我還是玉子都曾經問過師傅,但是他只是回答說不喜歡騎馬,而若蝶小姐似乎也不知道這件事,起碼她也是沒有見過師傅騎馬的,所以這是個謎。”

    “這件事回頭再說吧,大不了直接問千夜就是了,今天我們來這的目的是為了開開心心的玩!”白石麻衣大聲的笑道,打斷了橋本奈奈未和西野七瀨的討論,拉著她們兩個的手朝著仁王門沖去。

    被白石麻衣拉著的橋本奈奈未和西野七瀨只能無奈的停下了討論,任由白石麻衣拉著她們的胳膊超前跑去,不過兩人的臉上,依舊掛著開心的笑容,并沒有因為被白石麻衣拉著胳膊而有什么不滿。

    三人穿過了仁王門,沿著石階向前走著,石階旁悄然矗立的三重塔,古老的朱漆黑瓦與飛檐斗拱,讓她們不自覺的駐足流連。站在三重塔旁,三人向前遠眺,正好將清水寺最著名的清水舞臺和一旁的音羽瀑布盡收眼底。

    “為什么清水寺正殿前面的這個高臺要叫‘清水舞臺’呀?難道是用來表演歌舞的嗎?”白石麻衣好奇的對一旁的西野七瀨和白石麻衣問道,她顯然對一個寺廟正殿前的高臺要叫做“舞臺”而感到奇怪。

    “因為它真的是一個‘舞臺’呀!清水寺與奈良的東大寺和藥師寺同屬奈良佛教,這些寺廟在舉行特別法會時,要在本堂前搭一個舞臺進行舞樂奉納。其他寺院本堂前都有搭舞臺的空地,可是處在山岳陡坡上的清水寺本堂因為沒有造舞臺的地方,所以只好從山下用巨木搭建起這樣一個懸空的舞臺,這里也因此得名‘清水舞臺’。”西野七瀨指著前面凌空而建的清水舞臺,向白石麻衣介紹著它名字的來歷。

    聽了西野七瀨的介紹,白石麻衣一臉贊嘆的看著眼前這座古老的清水舞臺,感嘆著古代工匠們的偉大:“幾百年前的古人是怎么修建起這座高臺的呀?沒有起重機和吊車,要怎么才能修建起這樣的高臺呀?”

    “是啊,古時候的工匠們確實很了不起呀,能夠建造出這樣宏偉的建筑來。”橋本奈奈未感嘆著,眼神里也滿是驚嘆。畢竟在沒有現代化的施工機械的古代,想要完全依靠人力修建起這樣完全懸空的高臺,并且在上面修造佛寺,確實需要相當高超的技藝。

    “娜娜賽,那所謂的舞樂奉納是不是就是表演神樂舞呀?就是在這個清水舞臺上表演嗎?”三人繼續向前走著,在穿過了一扇寫著“普門閣”的木門之后,三人便已經來到了清水舞臺上,白石麻衣看著眼前視野開闊的清水舞臺,向一旁的西野七瀨問道:“千夜是不是以前也來過這里呀?從這里賞楓真的是絕景呢!”

    西野七瀨點了點頭,似乎是回想起當年明智玉子和千夜一起來這里賞楓的記憶,臉上帶著幸福的笑意對白石麻衣說道:“師傅他很喜歡這里的,每年春天櫻花盛開的時候和秋天楓葉紅了的時候,他都會來這里賞櫻和賞楓,我跟在他身邊的時候,也是每年都陪他一起來這里。”

    這時一直研究著眼前清水舞臺的建筑結構的橋本奈奈未向西野七瀨問道:“娜娜賽,這是能樂的舞臺結構吧?”因為大學里所學的專業是空間設計的原因,橋本奈奈未對于清水舞臺的建筑結構格外的感興趣。

    “嗯,這里確實是能樂舞臺,我們現在站的這個走廊就是能樂舞臺里的‘橋掛’,而本堂兩邊伸出來的屋頂,就是供樂人演奏用的樂舍。”西野七瀨點了點頭,肯定了橋本奈奈未的判斷,同時眼睛里帶著一絲狡黠向橋本奈奈未問道:“那娜娜敏你既然能夠看出這是能樂舞臺,那你能看出來這里和一般的能樂舞臺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嗎?”

    橋本奈奈未仔細打量著整個清水舞臺,好看的眉毛皺了起來,她來回看了幾遍之后,依舊沒有找到清水舞臺與一般的能樂舞臺之間的區別:“娜娜賽,清水舞臺就是按照一般的能樂舞臺修建的呀,我沒有看出來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唯一的區別也就是清水舞臺的面積更大一些吧?”

    看著橋本奈奈未皺著眉頭的樣子,西野七瀨捂著嘴輕笑起來,對橋本奈奈未提示道:“不對哦,娜娜敏,清水舞臺和一般的能樂舞臺之間可是有著很大的不一樣呢。娜娜敏你真的沒有發現嗎?其實區別很明顯的哦,娜娜敏你仔細想一下就能發現的。”

    “是不是清水舞臺沒有一般能樂舞臺的屋頂和柱子呀?我看過一般的能樂舞臺都會有四根柱子和屋頂的,這里好像沒有誒!”一旁白石麻衣也被橋本奈奈未和西野七瀨之間的對話所吸引,看著眼前的清水舞臺,回想起自己曾經見過的能樂舞臺,不確定的猜測著。

    “雖然確實是這樣,但這并不是清水舞臺和一般能樂舞臺之間的區別,也有一些能樂舞臺是沒有屋頂和柱子的。”聽到白石麻衣的猜測,西野七瀨歪了歪腦袋,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否定了她的猜測。

    “明顯的區別?明顯的區別的話,應該是很不一樣的地方吧?”橋本奈奈未想了想西野七瀨的提示,走到清水舞臺的圍欄邊,看著腳下懸空的舞臺邊沿,以及眼前空曠的山景,仔細回想了一下之后忽然靈光一閃,向西野七瀨問道:“娜娜賽你說的是觀眾席吧?清水舞臺沒有觀眾席對嗎?”

    西野七瀨笑著點點頭,肯定了橋本奈奈未的猜測:“果然是娜娜敏呢!只要一說你就猜到了,清水舞臺和能樂舞臺最大的不一樣,就是它沒有觀眾席呢!”西野七瀨走到橋本奈奈未身邊,同她一起俯覽著音羽山上燦爛若紅霞,殷紅似血浸一般的楓葉,不由得張開了雙臂,任由山風吹拂過她的發梢。

    “娜娜賽,為什么這里沒有觀眾席呀?作為舞臺的話,表演歌舞也好,還是表演能劇也好總要有觀眾的吧?”白石麻衣站到西野七瀨身邊,不解的向她問道。對于沒有觀眾席的舞臺,白石麻衣感到很疑惑,沒有觀眾席的話,觀眾要在什么地方看表演呢?

    “清水舞臺的觀眾一直都在的哦!”西野七瀨笑了起來,指著白石麻衣身后的清水寺正堂本殿對她說道:“這里作為舞樂奉納的舞臺,所表演的就是供奉給神明的舞樂,那么既然是供奉給神明的舞樂,那么觀眾自然就是神明本身呀!”

    “誒!所以說清水舞臺的觀眾就是供奉在這里的觀音菩薩嗎?”白石麻衣眼睛瞪的大大看著西野七瀨,臉上的掛著饒有興趣的笑容:“難怪清水舞臺沒有觀眾席了,原來要欣賞舞樂的是神明呀!神明的話果然不需要觀眾席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