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2176章 皇家水師(月初,求保底月票)

第2176章 皇家水師(月初,求保底月票)


    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這個實際上只是大人哄孩子的話。

    而在朝堂上,道理更是一個含糊的、沒有一個標準的概念。

    一件事在什么時候是道理,這個千古以來都說不清,也沒人想去說清。

    所以當看到方醒和鄭和兩人就壓下了那些文官的反對時,朱瞻基深深的覺得朝堂之上就該有一個彪悍的臣子。

    劉觀……

    劉觀這幾天有些灰頭土臉,有人彈劾他的兒子不干凈,劉觀為此自辯,正在焦頭爛額。

    這人不值得信重!

    朱瞻基看到群臣啞口無言,就知道經歷了從文皇帝時期到現在的爭執之后,大明走向大海的政策已經不可阻攔。

    他一直覺得這很艱難,可在收獲這一刻之際,心中卻多了許多歡喜。

    “海上有財富,有危險。”

    朱瞻基重復了鄭和的話,這是大明官方對海洋戰略的定位。

    他刻意的停頓了一下,等待有人出來反對。

    沒人反對!

    于是他繼續說道:“海峽之外無比寬闊,有無數好處,別人會去搶奪,大明……那些土人可憐……大明要確保水師強大,為那些人說話,看護好他們。”

    朱瞻基面無表情的說出了這番話,方醒心中極為快慰,而文官們看著就像是便秘了一般。

    這種話不應該是我們來說的嗎?怎么皇帝都親自下場了。

    “組建水師,除去民船和各等用船之外,全數劃歸水師。”

    大水師要出現了,想想那規模就嚇人啊!

    誰來統領?

    文官們在盯著武勛這邊,心中推測著誰能成為水師第一任大都督。

    方醒不可能,皇帝不可能會放他常年出海。

    張輔不可能,那是軍方的頭號武勛。

    其他人……

    當目光掃過站的筆直的鄭和時,楊榮的心中一震,終于猜到了些朱瞻基的打算。

    “鄭和。”

    “臣在!”

    作為太監能在皇帝的面前自稱臣的,大明沒幾個,而鄭和就是其中的一個,最出色的一個。

    朱瞻基說道:“你功勛甚多,朕本想讓你頤養天年,可既然要重組水師,能讓朕放心的卻不多……”

    能讓君王這般說,對于臣子來說就是最大的榮譽。

    鄭和跪下,抬頭,少了些皺紋的臉,卻繼續斑白的頭發,讓人心中憐憫。

    “臣愿意執掌水師,為陛下,為大明看好船隊。”

    這話好像有些王婆賣瓜的意思,群臣卻肅然。

    在整個大明,當鄭和說了這話之后,沒人敢去駁斥。

    沒人敢說能比他做的更好。

    沒人敢說自己比鄭和更忠心。

    朱瞻基露出了微笑,說道:“好,如此水師之事就交給你掌總,對外有事,可與都督府和兵部商議。”

    武勛們和張本都面露異色,稍后才想起了方醒當時的話。

    水師是獨立的,也可以是聯合的,但它的獨立性必須要得到保證。

    方醒不想讓水師被傳統的陸地戰略思維拖累,所以和朱瞻基商議了許久,最終才定下了一個方略。

    “你年紀大了,再四處奔波,再出海……朕于心不忍,你以后多在北平吧。”

    朱瞻基的話就定下了水師大都督的性質:作為掌總的留在北平,在朝堂上為水師發聲,在戰時為水師的戰略服務。

    而副都督不知道是誰,但聰明的大抵就猜到了皇帝的用意。

    牽制!

    確保水師不會成為野心家的工具!

    “傅顯。”

    朱瞻基叫了一個大家平時很少聽到的名字。

    然后一個武將從最后面,不,是從殿外進來。

    黝黑的傅顯讓人印象深刻,朱瞻基卻微微點頭,說道:“你多年在海上,兢兢業業,可為水師副都督。”

    這個安排中規中矩,傅顯是水師的悍將宿將,這等人才是以后水師的領頭人。

    那些看向鄭和的目光中頓時多了些憐憫。

    這是皇帝在榨取你的最后價值,而且在你之后,太監不可能再有領軍的機會了。

    “下旨給在金陵的王景弘,開始吧。”

    皇帝起身,群臣躬身相送。

    傅顯起身后就過去扶住了鄭和,一臉欽佩的道:“鄭公公,下官可是早就想到您的麾下效力了,今日得償所愿……”

    鄭和拍拍他的手,說道:“本官還沒到走不動的時候,傅大人多慮了。”

    傅顯有些不解鄭和的態度為何那么冷漠,這時方醒過來了。

    “鄭公,晚上喝酒?”

    鄭和笑道:“好啊!不過你不能進城,還是午間吧。”

    船隊還在金陵,鄭和這個大都督所要干的就是紙面整合船隊,然后統籌計劃,等皇帝批準后實施。

    鄭和對方醒截然不同的態度讓傅顯有些尷尬,他退后一步,等方醒和鄭和走后,這才出去。

    他進宮的次數很少,所以看著宮中的建筑和春意有些陶醉。

    “和海上比起來,哪里更吸引你?”

    “當然是大海。”

    傅顯側身回來,拱手道:“見過興和伯。”

    鄭和已經走了,方醒一直在等他。

    “鄭公不是那等嫉賢妒能之人,只是一內一外,不可太過親密,你可懂了嗎?”

    方醒點了一句,然后就走了。

    傅顯呆呆的站在原地,把整個事想了一遍,然后才明白了皇帝的布局。

    “傅大人,陛下召見。”

    他的運氣不錯,朱瞻基召見了他,然后鼓勵了一番,最后還寫了一首詩,御筆贈送給他。

    這是罕見的禮遇,所以傅顯表面歡喜,心中卻倍感壓力。

    鄭和做了計劃送進宮去,朱瞻基召了方醒進宮商議。

    “水師的主要對手就是泰西人。”

    方醒建議道:“海上防線首要就是麻六甲海峽,當然,按照以前的想法,大明應當把第一道防線……不,是基地,大明要把基地放在外面,控制住,然后漸漸的控制住要地,以后……”

    方醒在地圖上海洋的那部分上面滑過,微笑道:“以后大海之上,大明為尊。”

    上次法蘭克的使團透露了些東西,通譯也說了不少。

    “泰西,金雀花的船只很小,但規模很嚇人,其它國家也有在大海上討食的野心,所以我們要向那個方向進發,爭取早日打斷他們向外擴張的野心。”

    日不落!

    方醒和朱瞻基相對一視,然后心中豪情陡然而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