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2149章 惡客臨門(為盟主‘子木莫’賀,加更)

第2149章 惡客臨門(為盟主‘子木莫’賀,加更)


    徐景昌又倒霉了!

    方醒想同情一把,卻覺得有些杞人憂天。

    不說別的,他家要真是窮了,只需往皇城前一坐,按照徐景昌自己的說法:老子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在皇城前那么一坐,皇家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所以只要朱家不倒臺,徐家永遠都不愁富貴。

    所以每逢大事皇家總是喜歡把徐家拎出來示眾,殺雞儆猴什么的,這就是徐家能永葆富貴的代價。

    不過清查自家的投獻,這個就有些尷尬了。

    整個北方的權貴都在盯著徐景昌吧?

    北方反對清理最大的阻力實際上就是權貴,徐景昌又做了一次雞,估摸著真想和朱瞻基拼了。

    這是一箭雙雕啊!

    既算作對徐景昌的處置,又為以后京城的清理打個前哨。

    方醒搖搖頭,覺得朱瞻基還是太急切了些。

    “早了!”

    方醒以為沈石頭是朱瞻基派來問建議的,就說道:“回去告訴陛下,此事早了些,再說打草驚蛇也沒什么意思,北方畢竟有重兵鎮壓,怕什么?到時候一起動手就是了。”

    說完后他見沈石頭還不走,就問道:“你還有事?”

    沈石頭干笑道:“興和伯,下官多待兩天,有啥事情下官也能幫個忙。”

    方醒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突然問道:“這是怕我不回去了?”

    沈石頭繼續干笑,不承認,也不否認。

    方醒出來時,朝中正在醞釀著一股‘水師歸屬’的戰斗。

    戰斗還沒打響,方醒就請了個假,出來尋親。

    朱瞻基大概是擔心他臨陣脫逃,然后尋個地方度假去了吧。

    “孩子還在北平呢!我哪能久留。”

    方醒這句話讓沈石頭喜笑顏開,“是啊!興和伯您溺愛孩子那是京城都有名……呃,不,是寵愛。”

    “寵愛就寵愛,什么溺愛!”..

    方醒從不忌諱被別人說寵愛孩子,他瞇眼看著門外那些看熱鬧的人,吩咐道:“關了大門。”

    沈石頭說道:“興和伯,下官還是回去吃吧……”

    方醒仔細看著他,想研究一下這人是真傻還是假傻,最終覺得是假傻,就說道:“回頭讓陛下結算你的伙食費。”

    進了后院,方鴻中已經出來了,看著氣色不錯。

    “醒兒別怕那些,只要沒了案子的名頭,咱們誰都不怕。”

    方醒笑道:“是不怕。”

    方鴻中以為他是在附和,就正色道:“咱們方家好歹是涿州的讀書人家,從你曾祖那一輩開始就有人中舉了,所以出門別人問你的來歷,你千萬記住了,咱們是涿州方家,兩代出進士,三代出舉人的那一家。”

    “大哥這一輩呢?”

    方醒問道,然后后悔。

    方鴻中唏噓道:“當初你大哥是秀才,那事出來之后,我就叫停了他們去應試,老二現在還不時的埋怨我,說當年好歹去撞撞……”

    “二叔公。”

    “祖父,二叔公來了。”

    外面傳來了方睦的聲音,接著珠珠就跑了進來,歡喜的說道:“祖父,二叔公給了珠珠糖。”

    她伸開小手,手心中有一塊飴糖。

    “祖父你吃。”

    她把飴糖遞過去,方鴻中窩心之余,就推拒道:“珠珠自己吃,祖父牙不好,可不敢吃糖。”

    珠珠拿著飴糖看向方醒,有些怯怯的,卻又帶著好奇。

    “叔。”

    “叔不吃。”

    方醒笑著起身,然后外面進來一個高瘦男子。

    “大哥……你是……”

    男子皺眉看著方醒,漸漸的眉心松開,笑道:“你是小醒兒?”

    強大的基因讓方醒的長相一眼就被這人認出來了。

    方醒微笑躬身:“見過二伯。”

    這人正是方醒的二伯方鴻偉。

    方鴻偉的眉心跳了一下,仔細打量著方醒,唏噓道:“你當年機靈,號稱神童,如今看來卻是愚了,不過能掙錢也好,等下一代就讓他們讀書,你就丟了這些,安心教導他們就是了。”

    這人一見面不說寒暄,就直接給方醒出了后半生的主意,看著很熟絡。

    “你爹當年也是天才,只是傲氣了些,最后就壞在了這個傲氣上!”

    方醒趕緊點頭表示同意,他也想知道方鴻漸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方鴻偉坐下后,笑瞇瞇的把珠珠抱起來放在膝上,然后說道:“老三當年傲氣,不肯去找靠山,自己慢慢的磨,也算是運氣好弄了個主事,只是沒有靠山,別人一動,馬上就站不穩了……”

    方鴻中搖搖頭,示意他別說當年的傷心事,可方鴻偉仿佛沒看到,繼續說道:“他心高氣傲,沒了官職在身……那性子自然難熬,只是那楊二可恨,若早知道老三無事,家里怎么也能去開導一番。”

    這是不知道是第幾次在提及那個楊二,方鴻偉依舊是咬牙切齒的。

    小刀已經出去了,方醒聽著方鴻偉說著以前的事,漸漸的開始透露了些東西。

    “小侄的日子還行,只是想告訴二位伯父,方家的事早就了結了,并無后患。”

    方醒需要斟酌,他已經派人去調查這兩位伯父的情況,看看有沒有被外人插手的跡象。

    三人在交談,珠珠覺得無趣,就下來往外跑。

    她一會兒趴在門外朝里面做鬼臉,一會兒在外面自己跑起來,笑聲不斷傳進來,讓方鴻中有些感慨。

    “委屈了這些孩子們嘍!”

    方醒的心中一動,卻知道這是方鴻漸給這兩個家庭帶來的災難。

    所謂的大案,自然要擔心是否會連帶三族,地方官接到吩咐后也會看住這些人,所以他們就成了過街老鼠。

    只是……

    方醒突然有些痛恨現在的戶籍政策,沒有路引你就別想出遠門,消息閉塞的……

    “好香呀!娘做好吃的啦!”

    外面傳來了珠珠歡喜的喊聲,方醒的心漸漸的沉靜下來,慢慢的體會著涿州方家的氣息。

    “.…..可惜老三了,還有醒兒,否則他至少得是個一甲吧……”

    兩個老人在唏噓著,去沒有半點埋怨當年被連累的意思。

    方醒微笑著,他覺得自己挺喜歡這種氣氛。

    前世他有神經衰弱,別說是念叨,稍微繁瑣點的事,動靜大點的聲音就能讓他爆炸。

    可現在他只是含笑聽著這些,甚至還有自己小時候的糗事。

    兩個老人也漸漸的笑了起來,笑吟吟的。

    “還錢!”

    “方老鼠,還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