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2123章 追索

第2123章 追索


    “這是蓄意的……”

    這里不是道場,沒有什么道統之爭,有的只是對親人離去的不甘和痛苦。

    “對,蓄意的。”

    方醒覺得只要打開一個頭,這些人就不乏把事情慢慢推演下去的能力。

    “穆棋!”

    他提了一個人的名字。

    “此人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不管是說動張麟,還是鼓動你們的親人去沖擊軍陣,此人都在其中若隱若現……”

    “前日還看到他!”

    “在哪?”

    方醒循聲盯住了一個中年男子。

    “伯爺,前日他說要去找人討公道,就走了。”

    說了當沒說!

    “找出來!還有,那日領軍的千戶官何在?”

    ……

    等待處置!

    從那日之后,梁平覺得自己大概要死了。

    朱勇很有義氣,不,是很有護短的勁頭,把他暫時護住了。

    屋子里有些微冷,冷清清的。

    可他知道,外面有兩個軍士在盯著自己。

    朱勇畢竟是國公,世襲的國公。

    再愚蠢他也知道不能讓梁平跑了,否則他渾身是嘴也說不清。

    閉上眼睛,那日的殺戮仿佛就在眼前。

    “成國公仰慕儒學,他們不敢的,沖過去,咱們去京城,去請見陛下,為大明,為天下……”

    那些書生都瘋了。

    不,他們都喝多了!

    梁平清楚的記得有人在嘔吐,大部分人都是眼睛發紅,亢奮的無以復加。

    那個時候別說是刀槍,估摸著火海他們都敢闖一闖。

    然后就是慘叫。

    那些軍士被他們拳打腳踢,可這個不算是什么。

    最怕的就是抓。

    第一排的軍士幾乎沒有一張臉是好的,都被抓爛了,惡鬼一般的嚇人。

    當時他在猶豫。

    “我就是個蠢貨!”

    梁平給了自己一巴掌,呼吸急促的就像是在拉風箱。

    當時他就算是下令撤退也好啊!

    撤退之后,重新組織一下,用拳腳把他們打趴下才是最佳的選擇。

    可他猶豫了,然后那些已經被激怒到極限的將士們,在幾個人的帶頭下,終于動手了。

    箭雨覆蓋,長槍捅刺,長刀劈砍……

    一場教科書般的戰斗!

    有史以來結束的最快的戰斗!

    當前方只剩下幾人站立時,大部分將士還處于舒爽的狀態中,憋屈得到發泄的舒爽中,只有幾個軍官知道麻煩來了。

    那日他帶著麾下回到了濟南城,找到了朱勇請罪。

    幾乎沒怎么問話,朱勇就把他軟禁在這個房間里。

    這是等死!

    他失去了胃口,廋的脫型。

    他在焦慮,可卻等不來結果。

    黑夜帶來了更大的風,吹的人心慌意亂。

    梁平很虛弱,至少他是這么覺得的。

    他睡的昏昏沉沉的,肚子里空蕩蕩的,就像是一團火在灼燒著。

    “大人……”

    就像是發燒般暈乎的梁平猛地一驚,然后坐了起來,低喝道:“誰?”

    “大人,下官徐鑫……”

    “徐鑫?你怎么來了?”

    徐鑫是他麾下的百戶官,也是被監控的對象,所以梁平有些好奇他居然能得了自由,同時也期待著自己的好消息。

    門悄無聲息的被打開了,一個黑影摸了進來。

    他居然是偷偷來的!

    梁平的心瞬息就冷成了冰窟窿。

    “大人,下官剛聽說了,他們要把罪名全壓在您的身上……”

    黑影的聲音中帶著不忿。

    是啊!這等讓人背鍋的手段在軍中也是屢見不鮮,他梁平作為當事人,自然是最佳人選。

    “您肯定難逃一劫,可您的家人……他們說要流放到那個什么大島上去,那上面全是野人,吃人的野人……”

    這就是絕望了!

    梁平知道,按照朝中現在的手法,他的家人再怎么著也就是流放。

    也就是說,就他最倒霉!

    黑影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就低聲道:“大人,下官花錢引開了他們,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沒有油燈,唯一的光亮就是外面的月色。

    月色冷冷的,人也冷冷的。

    ……

    濟南府很大,府城也大。

    大明湖依舊清澈,卻少了一艘畫舫。

    一日之計在于晨,可在收獲了之后,一年的活計差不多就結束了。

    該休息了,等重陽節之后,該找個活計補貼些家用,起碼要一直做到年前,否則坐吃山空,遲早敗家敗業。

    最近濟南城中最流行的早餐就是蔥油餅,然后配上一碗酸辣湯,這是許多孩子從晚上盼到早上的美食。

    離布政司衙門一條街的地方就有一家新開的小店,里面專門賣蔥油餅和酸辣湯,別的一概沒有。

    這家的生意好到火爆,每天都是從開門持續到中午。

    “沒了沒了,今日都賣完了!”

    今天還沒到中午,小店就開始趕人了。

    那個做蔥油餅的男子面無表情的去洗手,打下手的那個婦人一臉不舍的看著案板下面的一袋子面粉,卻不敢說出來。

    “就你家了不起,每日就做那么多!呸!下次看誰還來你家買!”

    那些客人罵罵咧咧的走了,濟南城也恢復了寧靜。

    農業為本,農閑時節,什么都閑了。

    那婦人收拾了店里,然后就出去轉了一圈,再回來時就一臉八卦的給男子說道:“大哥,興和伯進城了,和徐國公鬧翻了。”

    男子坐在灶頭邊上吃面,聞言抬頭,膚色居然有些白皙。

    “為何……為啥鬧翻了?”

    婦人沒發現他的語病,興奮的道:“好像前日城中逃走了幾人,徐國公說不關自己的事,然后被興和伯呵斥了,大哥,你說一個伯爺居然敢呵斥國公,這是不是有毛病啊?”

    男子楞了一下,然后繼續吃面。

    婦人被晾在一邊有些不爽,卻不敢和自己的老板別扭,就一轉身又跑了。

    等她前腳一走,男子就放下筷子,然后急匆匆的在灶空那里弄了些灰,用水調和了,讓臉上淡淡的抹了一層……

    弄好之后,他看著冷冷清清的街面,喃喃的道:“想不到我穆棋居然有改頭換面的一天,方醒,你慢慢的弄吧,等你身敗之后,我自然就是功臣。”

    大隱隱于世,燈下黑的道理古今通用。

    方醒心心念念想抓到的穆棋就躲在離布政司衙門的不遠處賣蔥油餅,而且生意火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