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2028章 太子少師

第2028章 太子少師


    “興和伯,你這是想要軍方的支持嗎?”

    這不是話,而是眼神。

    方醒并未理會這個,只是等待著朱瞻基決斷。

    忠烈祠不是問題,問題在于文官。

    朱瞻基沉吟著,他想起了自己參與北征時,那些戰火硝煙。

    生命在那里成為了數字,鮮血就像是湖水一般的流淌。

    那些無畏的將士高呼酣戰,沒有怯弱,沒有畏懼,直至……殉國!

    “血流成河啊……”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興和伯此言正合朕意,工部和禮部回頭就商議一番,然后報與朕。”

    此事說大也大,但那是對武人而言,他們算是有了一個供奉的地方,而且還是國家供奉,這份榮耀必然能鼓舞士氣。

    但對于文官而言,卻有些頭痛。阻攔吧不好,說不定晚上家里就有磚頭飛進來,路上都會被人扔臭雞蛋臭襪子。

    方醒一人出了乾清宮,卻被李斌堵住了。

    “興和伯,娘娘問您,殿下以后的學業如何?”

    方醒沒想到太后會派人來問自己這個問題,他想了想,說道:“言傳身教,缺一不可。”

    李斌覺得方醒在回避這個問題,就說道:“興和伯,殿下漸漸在長大……”

    方醒覺得太后過于心急了,說道:“他還小,現在就定下他的老師,我認為只會讓殿下和被選中的人成為靶子,引出些不安來。”

    李斌拱手,說道:“咱家知道了,興和伯,濟南那邊……可還好嗎?”

    太后居然也在關注著濟南,這話大抵就是問方醒:濟南是不是已經血流成河了?那些士紳是否已經背棄了大明……

    方醒認真的道:“請回稟娘娘,此事如箭在弦,不得不發,否則等到了殿下時,已成痼疾,再無痊愈的希望……不過請娘娘放心,濟南亂不了,山東亂不了。”

    李斌一路回到寧壽宮,小黑臥在太后的腳邊,懶洋洋的看了他一眼。

    太后放下話本,摘掉老花鏡,問道:“他如何說?”

    “娘娘,興和伯說殿下的老師不宜安排過早,不然會被人盯著,借機生事。濟南那邊,興和伯說此事錯過就再無機會,濟南和山東都不會亂。”

    太后擺擺手,等李斌出去后說道:“此事……歷朝歷代皆無,本宮本想看著,可外面卻不肯消停,他們倒是信心十足啊!”

    于嬤嬤說道:“娘娘,今日請見的人不少呢。”

    “不見!”

    太后重新拿起話本,說道:“皇帝那邊他們勸不動,就想從本宮這里入手,可此事對社稷大有裨益,她們卻看錯了本宮,不見!”

    于嬤嬤出去告知了李斌,李斌冷笑著道:“這些人不只是想著請娘娘去勸勸陛下,好歹緩緩清理投獻之事,另外更想借機和娘娘套近乎,為家里的男人掙些臉面和好處。”

    隨后在宮外等候的一群貴婦人就被打發了。

    在宮中能影響皇帝的就只有太后,而皇后不行,孫氏……

    朱瞻基回到后宮之中,先去看了孩子。

    幾個月的孩子無知無識的只知道吃喝拉撒,當然,還有一個愛好:哭!

    朱瞻基到時玉米正在嚎哭,他皺眉道:“這孩子怎么老是哭?”

    胡善祥熟練的把孩子趴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把尿布拉下來,翻過來看了一眼,平靜的說道:“拉了。”

    空氣中彌漫著孩子大便的味道,朱瞻基面色古怪的站在那里,看著玉米漸漸的變成了抽噎,最后手舞足蹈的笑了起來。

    “咯咯咯!”

    小孩子的笑大抵是世間最純真的,那笑臉無法用詞語來形容。

    朱瞻基百感交集的看著胡善祥熟練的在換著尿布。

    皇后親自給孩子換尿布,這還能有誰?

    一種小戶人家的氣息在彌漫著。

    胡善祥把孩子交給嬤嬤,這才起身行禮。

    “孩子給朕。”

    朱瞻基接過孩子,看著他烏溜溜的眼睛,隨口說道:“朝中有人說該給玉米準備老師了,你怎么看?”

    胡善祥的身體一僵,看了在朱瞻基的懷里掙扎著的玉米一眼,說道:“臣妾不該干涉外事……可玉米的老師,臣妾……記得當年興和伯說過,他愿意做皇子的老師……”

    朱瞻基沉默著,輕輕的顛著玉米。

    玉米漸漸的有了些睡意,他打個小哈欠,然后靠在朱瞻基的胸前,閉上了眼睛。

    “興和伯……他的學問自然是能做皇子的老師。”

    朱瞻基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有些混亂。

    “玉米……朕會好好的想想……”

    胡善祥打斷了朱瞻基的話,說道:“陛下,以前有人說過,長于深宮婦人之手的皇子必然是沒出息,臣妾不想玉米有多大的出息,可好歹不能成為紈绔膏粱。”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不會,等開蒙時,朕把以前的字帖給他。宮中要和睦……”

    這是一個隱晦的暗示。

    胡善祥福身道:“陛下放心,一切有母后在看著呢。”

    她是皇后,可卻頗有些無為而治的意思。

    宮中還有太后在,有她老人家坐鎮,就算是孫氏也得小心翼翼的,免得被這位朱棣口中的‘好兒媳’盯上。

    胡善祥表示自己不攬權,朱瞻基回饋以微笑,然后出了坤寧宮。

    站在坤寧宮的后面,看著前方的花園,朱瞻基問道:“興和伯在哪?”

    俞佳說道:“陛下,太后娘娘的人攔住了興和伯問話,隨后興和伯就在宮外等著。”

    朱瞻基點頭道:“讓他來。”

    ……

    暖閣中并未燒炭火,有些冷。

    方醒見到了一個沉默的朱瞻基。他自顧自的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說道:“別想太多了,玉米會是個好孩子。”

    國本穩固,可以后朱瞻基還會有孩子出生。

    “玉米……的老師是個大麻煩,現在不少人都在盯著這個位置。”

    朱瞻基有些無奈的道:“楊榮他們盯得死死的,朕估摸著就是擔心玉米以后走到了科學那邊……”

    暖閣里冷冰冰的,外面的陽光不能增加一點溫度。

    “這事要看你想要一個什么樣的大明。”

    方醒認真的看著朱瞻基,問道:“你想在咱們去了之后,大明變成什么樣?”

    朱瞻基的面色微變,方醒盯著他說道:“別去想什么你喜歡的女人,告訴我,百年后,咱們去見文皇帝,你想告訴他什么?”

    朱瞻基看著虛空,仿佛看到了朱棣在看著自己,目光殷切。

    方醒為何要回京?

    不是什么一稅制,更不是回來匯報工作。

    再多的困難,方醒也能去克服。

    可京城多了許多言論,大抵就是中宮有子,老師該準備人選了,至少開蒙的老師要預備著。

    這是儒家在行動!

    他們在爭取下一代的話語權!

    所以方醒回來了。

    朱瞻基也知道一稅制是個由頭,方醒回來的目的就是和他打擂臺。

    “別想別的孩子,瞻基。”

    朱瞻基身體一震,在他登基之后,方醒很少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不由得他不重視。

    方醒看了一眼室內,俞佳已經趕走了其他人。

    “我愿意教這個孩子,等孩子長大后,我也該退下來了,什么都不沾,就享受天倫。”

    這是一個承諾!

    朱瞻基緩緩偏頭看著方醒,看到方醒一臉的認真,就說道:“大明的未來?”

    “是的,我希望大明能夠一以貫之。

    政策的延續性不能被打斷。

    方醒也不會允許任何人去打破這個延續,所以他回來了。

    室內靜謐,安靜到掉根針都能聽見的程度。

    俞佳有些惶恐,他偷看了方醒一眼,卻看到方醒只是在面無表情。

    而朱瞻基在沉默著。

    就在俞佳已經站不穩時,朱瞻基微笑道:“德華兄,太子少師,如何?”

    方醒起身道:“甘之如醇!”

    方醒微笑著伸出手去,朱瞻基下意識的和他擊掌,然后苦笑道:“我就這般不值得信任嗎?”

    “不,我只是急不可耐!”

    “哈哈哈哈!”

    笑聲回蕩在暖閣里,外面的太監們不知道皇帝為何那么高興,但也都是滿面笑容,希望能有些賞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