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章節目錄 第1922章 宦海如沙場

第1922章 宦海如沙場


    太后許久就都沒叫朱瞻基來了,所以一聽到召喚,朱瞻基就撇開事情,急匆匆的去了寧壽宮。

    一進去朱瞻基就看到端端和婉婉陪在太后的身邊,端端拿著個木雕在顯擺的說著自己的辛苦,不時換來太后的一句安慰和夸贊。

    “母后。”

    朱瞻基有些生硬的行禮,他始終覺得自己沒錯,而太后也不愿意干政,母子倆只是在鬧別扭。

    太后把木像拿過來,唏噓道:“端端都知道孝順了,本宮還想著你當年小的時候,那時候你愛笑,你父皇一見你笑的流口水就樂了,然后用自己的袖子給你擦口水……”

    朱瞻基有些窘迫的道:“母后,端端在呢!”

    當著自己女兒的面被說流口水,朱瞻基有些掛不住面子了。

    婉婉捂嘴偷笑,然后被朱瞻基瞪了一眼,就趴在太后的肩上道:“母后,皇兄兇人。”

    太后拍拍她的手,問道:“小方呢?”

    外面一陣狗吠,太后說道:“可憐那么乖的小方,居然被拉住了,放進來。”

    隨后小方就渾身甩動著沖了進來,它大概知道誰最好,只是在太后的腳邊搖尾巴。

    太后俯身摸摸它的頭頂,笑道:“是很乖。”

    朱瞻基也湊趣道:“母后,要不也在這邊養一只狗?”

    室內瞬間寂靜。

    太后抬頭想了想,很認真的道:“好,不過還是像小方這種狗好,那些大狗聽說很厲害,不過太兇了。”

    ……

    宮中的那對母子和好如初,母慈子孝,而焦取仁卻有些寸步難行。

    他被分配在了陜西環縣,前宋時這里就是前線,現在卻因為塞外的敵人蕩然無存,有些太平景象。

    既然太平,那么縣衙上下也就是平穩度日罷了。

    是的,陜西這等地方,即便是沒有外患,可惡劣的環境下,農業不發達。商業更是不用說,以前還能通商塞外,現在塞外只有興和城,之外就是茫茫草原,啥都沒有。

    所以環縣和整個陜西一起,漸漸的沒落了。

    被分配到這里,卻不是蹇義從中作梗,而是方醒的安排。

    走進縣衙里,感覺屋子是灰蒙蒙的,見到的人都是懶洋洋的,甚至連知縣王續專用的那匹馬都把腦袋擱在圍欄上,料槽里的草料都沒精神吃。

    焦取仁一路到了值房里,里面兩個同僚潘直和李新誠都瞥了他一眼,然后繼續處置公事。

    所謂小吏,也就比雜役好些,但實際上和打雜的區別也不大。

    上官讓你去掃地,難道你敢不去?

    焦取仁剛到的時候,上下很是熱絡了一番,他也覺得自己是到了好地方,心中不禁對方醒感激不已。

    “焦取仁,范大人讓你去一趟。”

    兩個同僚一直等焦取仁坐下在清點各處的糧長業績時,才慢悠悠的提醒了一句。

    可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刻鐘,焦取仁算是怠慢上官了。

    這就是辦公室政治,同僚之間坑對手的手段之一。不入流,卻非常實用。

    焦取仁的手一停,呆坐了一瞬,然后把毛筆擱在筆架上,起身去找主簿范穎。

    沿著屋檐下前行,進了內院后,右邊一間屋子就是范穎的值房。

    值房的門沒關,焦取仁記得解縉教導過,說這等不關門的官員,不是假正經,就是心中沒數,擔心自己經受不住誘惑,所以干脆開著門,以示清白。

    而據焦取仁的了解,環縣雖然沒落了,可越是這等貧困的地方,官吏之間的爭斗和‘上進心’就越強。

    站在門口,焦取仁低聲道:“范大人,小的來遲了。”

    里面對著窗戶的地方擺放著一張桌子,一個三縷長須,看著可親的中年男子正在看一份文書。

    聞言男子偏頭看向右邊,皺眉道:“為何來遲?”

    這是個帶著陷阱的問話,焦取仁收斂心神,說道:“小的剛回來,才聽到消息。”

    別去辯解太多,若是有人存心想整你,辯解的越多,罪狀就越多。

    這還是解縉的教導。

    男子就是范穎,環縣主簿。他干咳一聲道:“罷了,下次早些。”

    “是。”

    看到焦取仁恭謹,范穎就撫須笑道:“聽聞你們書院對移民甚是熱衷,如今布政使司下文,要各地多移民,剩下的人也要多種樹,只是百姓故土難離,卻讓王大人為難了。”

    焦取仁只是微微一笑,卻沒接這個話茬。

    范穎自顧自的繼續說道:“聽聞你們書院對移民有些考究,本官想讓你去試試,如何?”

    焦取仁暗里差點把牙齒咬碎。

    考究?什么考究?他來環縣才多少時日?對各處的情況都不熟悉。去勸百姓移民,成功了自然會是縣衙上下的眼中釘,不成功那就是現成的罪名。

    他想拒絕,可只是眼神流露些意思出來,范穎就笑呵呵的道:“你新來不久,記住,要勤勉,不要偷懶……”

    這是明晃晃的威脅:你今兒可是怠慢上官了,本官要是報上去,這事兒誰都挑不出錯來。

    而且上官安排你去做事,你還挑三揀四的,這是來做老爺呢!

    焦取仁拱手道:“是,小的馬上就去。”

    這種時候你千萬別說什么我吃完午飯再去,那又是一項罪名。

    范穎滿意的道:“好,年輕人做事就該雷厲風行,好好干,本官會看著你,不會短了你的功勞。”

    焦取仁拱手告退,什么看著你,這分明就是讓他小心些,別犯錯。

    回到值房,潘直笑道:“喲!看你笑的開心,范大人可是夸贊你了?”

    李新誠也笑吟吟的道:“先前有人來問你在不在,我們說你出去了,后來也忘了此事,范大人沒說什么吧?”

    焦取仁笑了笑,沒說話。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放在一個布包里,斜挎在肩上,然后出了值房。

    “自視甚高,可笑!”

    “小吏都是本地人,就他一個外地的,不知道來通關系,整日就顯擺自己能做事,呵呵!”

    ……

    焦取仁在縣衙的牲畜欄里牽了一頭驢出來,這頭驢就是縣衙的豪華公車,誰出去誰騎,所以被精心的伺候著,毛光水滑的。

    一路出了縣衙,街上冷冷清清的,那些商鋪罕有顧客進出,而原因就是春天。

    春天要備耕,可這邊的土地比不得別處,哪怕是種植土豆,產量也要少一截。

    環縣的主街不長,走到街尾時,傳來了漁鼓的聲音。

    這是環縣的皮影戲,本地人最為喜歡。

    一塊布,一些剪紙人物,這就是道具。

    一個老人的聲音從白紙的后面傳來,大白天那些剪紙人物的表現也不夠出彩,可百姓卻愿意看。

    車馬緩緩移動,兩個人物在白紙后相對移動搖晃著。

    蒼老的聲音從紙后傳來,圍觀的人都鴉雀無聲,聚精會神的看著、聽著。

    唱腔蒼涼,卻好似道破了世情……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