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章節目錄 第1582章 知府,變色龍(為盟主‘吃飽還餓’賀,加更!)

第1582章 知府,變色龍(為盟主‘吃飽還餓’賀,加更!)


    紹興府文教鼎盛,能在這里擔任知府的官員,若是不學無術,那定然是要灰頭土臉。

    所以不是科舉出身的畢昀就有些灰頭土臉,從任職以來,本地那些仕宦都在拿他開玩笑,說他是靠著資歷熬上來的,可卻有些不學無術。

    所以畢昀上任后就開始發狠,緝拿盜匪是一把火,隨后就是整頓吏治,最后才是到鄉下去勸耕,問民疾苦。

    再然后,本地百姓一片歡呼,都說來了個青天。

    可仕宦們卻對此嗤之以鼻,覺得畢昀還是小吏的手段,登不得大雅之堂。

    可畢昀很穩,對此只是淡然,并未生氣,只是用雷厲風行來打臉那些仕宦。

    可紹興府的同知張智和通判馬堯卻對此有些微詞,他們不想和本地仕宦搞僵關系,更不想跟著畢昀這個家伙一條道走到黑。

    畢昀的胡須有些斑白,他坐在上首,一雙滄桑的眼睛漠然的看著同知張智,說道:“此事的關鍵在于是誰在背后指使了那些青皮,而不是什么科學犯忌諱。”

    張智看了在對面坐著裝佛爺的通判馬堯一眼,說道:“大人,科學在北方傳播就算了,畢竟那邊就全憑著南北分開取士才能維持著體面。可南方不一樣啊大人。”

    馬堯干咳一聲,說道:“大人,南方文教鼎盛,遍地圣人子弟,這個科學嘛……下官以為在金陵鬧騰一下就罷了,還下來到處流竄,這不大好吧!容易犯眾怒。”

    張智看到馬堯開口,就隱住得意說道:“大人,此事就按照平常處置吧,那兩個學生就打一頓板子,令人遣送回去完事。”

    這時有衙役進來稟告道:“大人,那兩個學生推著板車到了府衙外面。”

    畢昀干咳一聲,起身道:“讓他們進來,咱們去看看。”

    ……

    紹興府府衙就在碼頭邊上。那里有一座橋,所以人稱碼頭為府橋碼頭。

    此時碼頭上已經圍了不少人,都在看著大門外的那兩個學生。

    這其中就有不少讀書人,他們大多是幸災樂禍。

    “別怕,咱們是自衛。”

    馮翔安慰著有些緊張的李維,看到幾個衙役出來,然后抽了門檻,對他們說道:“把車推進來。”

    這時那個躺在推車上的男子已經醒來了,只是胸腹處的疼痛讓他無法起身,只是在呻YIN著。

    馮翔兩人把板車推到了大堂前,然后站在外面,看著三名官員從后面進來。

    “你等何人?”

    這是自己報官,所以程序不一樣。

    馮翔和李維進去,有衙役就喝道:“跪下!”

    馮翔拱手道:“我等在金陵從未跪過官員,殿下也未曾要求我等在覲見時下跪,敢問紹興府這是何意?”

    呃!

    把朱瞻基都搬出來了,衙役不敢強壓,只得看向了畢昀。

    張智撫須道:“你等可有功名?”

    沒有功名你還不下跪,這是想干什么?

    馮翔微笑道:“學生二人已經從知行書院畢業,這是殿下和山長親自見證的。”

    張智愕然,本想說知行書院畢業不代表有功名,上面的畢昀卻說話了。

    “你二人來此何事?馬上道來。”

    馮翔說道:“大人,學生二人來紹興府游學,暫居毛二家,今日突然來了十余青皮,揚言要打斷學生的腿,并動手了。學生二人奮起反抗,打翻一人后,其他人都逃了。”

    “路引可在?”

    “在。”

    “證人可有?”

    “有。”

    畢昀隨口問了,然后說道:“把那人弄醒問話。”

    隨后有衙役過去,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那男子居然能自己下了板車,踉蹌著進來回話。

    “你等為何去毛二家?”

    “小的……小的……”男子眼珠子亂轉著,最后說道:“小的是聽聞街坊說那里有人在蒙騙鄉親,就去查看。”

    好啊!

    張智微微點頭,覺得這個回答再好不過了。

    畢昀那雙老眼瞥了張智一眼,緩緩的說道:“本官知道你李七,你向來帶著一幫人呼嘯過市,本官幾次想把你們拿了,可卻因為你等罪行不彰,憾甚!”

    呃!

    門外的圍觀者們都有些低呼傳出來。

    大家都認識這個李七,紹興府有名的青皮,但卻只是幫大戶人家做事,所以拿不到把柄。

    沒想到知府大人居然也知道。

    頓時那些百姓看向畢昀的眼神中就多了許多敬佩。

    好官啊!

    李七有些慌亂起來,他說道:“大人,小的只是幫襯啊!從來都是行善積德,并無犯事。”

    畢昀冷笑道:“你等若是行善積德,那本官早已高臥后堂,何須現在出來審案。人證來了沒有?”

    “大人,人證毛二在外面等候大人召見。”

    “叫進來。”

    毛二進來跪下,說了今日之事。

    “……大人,馮先生他們本想明日就回金陵,那李七等人卻突然破門而入,手持棍棒,在馮先生拿出路引,并問他們可有官府牌子時動手,說是要打斷馮先生他們的腿。”

    畢昀冷冷的道:“可是實話?若有虛言,本官拿了你一家。”

    毛二的身體在顫抖著,他咬牙道:“大人,小的句句是實,若有假話,愿意受罰。”

    那李七嘶聲道:‘大人,他在撒謊!小的發誓并無虛言,是他在撒謊!’

    張智干咳著,朝著畢昀拱拱手,說道:“大人,此事真假難辨,莫不如先關押起來,等查清楚了再說。”

    畢昀瞥了他一眼,心中冷笑。

    ——只要關押了馮翔兩人,這就是和科學,和朱瞻基與方醒決裂!

    這個坑挖的好啊!

    畢昀微微皺眉,雙眼下的大眼袋看著增添了些許威嚴,說道:“本官已經遣人去拿了那些逃走的青皮,此刻該到了。”

    張智瞬間垂眸,掩飾住心中的驚駭。

    而馬堯也是如此。

    兩人都被上面這位大人那不動聲色,卻又老謀深算的手段給驚住了。

    果然是深不可測啊!

    畢昀喝了口茶,把茶杯放下后,驀地喝道:“李七,誰在說假?”

    李七深知自己手下那幫子人不是那等義薄云天的漢子,正在驚惶間,被這一聲斷喝嚇到了,脫口而出道:“大人,小的有罪!”

    馮翔有些意外的看了畢昀一眼,覺得上面的這位大人手段輕重有序,看似沒精神,可不知不覺就掌控住了局面。

    藏龍臥虎啊!

    隨后被畢昀嚇尿了的李七就把此事全倒了出來。

    原來他是被一游商收買,那人叫他帶人去打斷馮翔和李維的腿,先給了三貫寶鈔,答應事后再給兩貫。

    張智怒道:“大人,此等人可惡,下官請大人派了人去捉拿歸案,嚴懲!不嚴懲不足以震懾人心!”

    馬堯馬上精神了,他拱手道:“大人,要快啊!不然那人聞風而逃,哎!那可真是讓人扼腕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