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章節目錄 第1201章 利欲熏心

第1201章 利欲熏心


    感謝書友:“赤焰的噩夢瘋”的四個萬賞!

    ……

    過年無非就是吃喝玩樂,一家團聚。

    可對于岳保國來說就是個煎熬。

    他的爺爺已經去了,就在他進了書院沒多久就去了,還是方醒和朱瞻基派人陪著他一起回去處理的后事。

    從此他就是孑然一身,無親無故!

    “岳保國,去我家吧!”

    袁沖穿著一身新衣服沖進來,滿身的雪。看到岳保國在發呆,就拖著他往外走。

    “我不去!”

    岳保國掙扎著,他跟著辛老七練武很長時間了,袁沖拉不動他,就說道:“你一個人在書院里干啥?去我家,我爹我娘弄了好多好吃的,跟我去吧。”

    岳保國垂首道:“不去,我要守著我爹他們。”

    袁沖往桌子上一瞅,被那些林立的牌位嚇了一跳。

    這些牌位都是上次帶回來的,岳保國跟著學了祭祀的禮儀,從此就要獨自擔當著岳家這一支的家長了。

    兩人正僵持不下,馬蘇來了。

    “干什么呢你們?”

    馬蘇對于他們來說就是老師,兩人都松開手,袁沖說道:“師兄,我爹娘讓我來帶岳保國回家過年呢,他不去。”

    岳保國的眼睛突然紅了,馬蘇心中一嘆,這還是個孩子啊!此刻他肯定是在難過吧。

    孤苦無依,無親無故,除去書院的師生之外,他就是天地之間一蚍蜉。

    “沒人忘記你,只是老師說了,我們的家里不熱鬧,你還小,肯定過的不舒坦,所以老師令我來接你去,走吧。”

    “是山長?”

    袁沖笑道:“岳保國,山長家有好多好吃的,比我家的還多,快去吧。”

    岳保國遲疑的看著馬蘇,吶吶的道:“師兄,我已經給山長添麻煩了……”

    敏感就是孤兒的代名詞!

    馬蘇沒好氣的道:“什么麻煩?你一個孩子家的胡說八道,趕緊走,晚了老師家就要開飯了!”

    ……

    馬蘇帶著岳保國到了內院外,把他交給了木花,說道:“去吧,老師家里有孩子,正好你們能玩到一處去。”

    被木花一路帶到后院里,方醒正和土豆堆雪人,看到他后,就招手道:“我還有些事,保國來幫我把雪人堆起來。”

    岳保國有些發愣,方醒卻已經進了里間。

    土豆看到岳保國不動手,也不氣餒,一個人戴著手套拍打著雪堆。

    雪人的身體已經好了,可還缺個腦袋。

    土豆正發愁,一個圓球被放在了雪人的脖子上。

    岳保國拿著樹枝刻出了眼睛,嘴巴,最后加了一塊雪弄成鼻子。

    “不好看!沒耳朵。”

    土豆搖頭,一臉的不滿意。

    岳保國嗯了一聲,然后又去捏雪做耳朵。

    土豆好奇的看著他,問道:“你還會什么?”

    岳保國沒抬頭的道:“我還會騎馬和拳腳,還有大刀。”

    “好厲害!”

    土豆看著岳保國不過是大自己幾歲,卻會那么多東西,艷羨的不行,就開始嘰嘰咕咕的問拳腳怎么練,騎馬好玩嗎,自己和弟弟都有小馬,卻不給騎……

    等方醒再次出來時,岳保國已經做好了雪人,正和土豆在商量著怎么修改。

    方醒點點頭,再次進去。

    平安剛睡醒,被小白抱著發呆。

    張淑慧在廚房查看年夜飯,家里顯得有些冷清。

    “保國,進來吧。”

    一個小屁孩,還沒到避諱男女之別的程度。

    兩人進來,土豆笑著給平安說堆雪人有多好玩,等他長大了就堆一個等等。

    岳保國的神色也輕松了許多,見禮后就站在那里。

    “坐吧。”

    方醒壓壓手,等他坐下后問道:“長大以后你想做什么?”

    岳保國垂眸道:“山長,學生原先想種地,后來又想去聚寶山衛從軍,現在什么都沒想。”

    方醒笑道:“孩子就是這樣,你還小,慢慢的想。”

    怎么去激發學生們的‘正能量’,方醒目前還有些疑惑,只是交代在上課時多教授一些增強對大明認可的東西。

    “開飯了……”

    ……

    第二天,方醒醒來就被告知有人來送禮。

    “誰?”

    昨晚守歲守到丑時末,方醒有些瞌睡。

    “老爺,不知道,只是放下了一張帖子,說是金陵的風光甚好,他家老爺心向往之,文縐縐的。”

    木花的轉述很精準,方醒點點頭,然后去了前廳。

    前廳里,方杰倫正在待客,方云帶著方專在門外玩雪,看到方醒來了,急忙喊老爺好。

    “都好好玩吧。”

    方醒笑了笑,然后摸摸方專的頭頂道:“好好的玩。別想其它的。”

    方專點點頭,“老爺,我爹還回來嗎?”

    方醒的笑容不變,說道:“要許久呢。”

    “嗯。”

    孩子的懵懂沒有讓方醒感到一絲可愛,當看到一個身穿錦袍的中年男子在方杰倫的陪同下矜持的模樣時,莫名其妙的就想發火。

    “見過伯爺。”

    男子躬身拱手,方醒問道:“是為了金陵戶部的事嗎?”

    男子點點頭,正想說說自己的背景,方醒淡淡的道:“本伯無推薦權,太孫也不可能會為了金陵戶部尚書的職位去陛下那里說項,回去吧,記得把東西也帶回去。”

    男子愕然,“伯爺,我家老爺乃是……”

    方醒粗暴的打斷道:“不必說了,說出來就多一個仇家,你覺得自己可以做主,為你家老爺找仇家嗎?去吧,此事本伯就當做是不知道。”

    方醒既然表明了態度,方杰倫馬上就變臉了。

    “貴客無需多言,我家老爺既然說不推薦,那誰都不推,方家不惹事,可也不會壞別人的事。”

    方醒出去了,方杰倫傲然道,算是報了剛才這廝的倨傲之仇。

    男子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多留了。”

    方杰倫笑瞇瞇的把他送出去,交代門口輪值的方四道:“今日若是不熟悉的人,就說老爺出去了。”

    金陵戶部尚書的職位雖然遠離政治中心,可級別還在,要是以后運作得當,說不定能調到北平來,那時候可就徹底翻身了。

    “大年初一來走門路,利欲熏心啊!”

    把這人送出去,方杰倫和方四感慨道。

    方四吃著油餅,好奇的道:“難道馬一元要完蛋了?”

    馬一元是完蛋了,這位時常覺得懷才不遇的家伙,這次算是玩大了。

    今日大朝會,以賀遷都到北平,可方醒卻沒接到通知。

    就在大朝會上,忍了一夜的朱棣噴的群臣面無人色。

    語焉不詳,欺君!

    夏元吉也被揪出來狂批,說他為何沒發現金陵戶部的問題,瀆職,可恥的瀆職!

    夏元吉這次沒敢懟皇帝,低著頭,不時瞥著那塊鎮紙,要是最后沒有被扔下來,他準備回家就去廟里許愿。

    夏元吉被噴皆大歡喜,可朱棣矛頭一轉,直接噴了蹇義和劉觀。

    吏部不稱職,成了睜眼瞎。

    而都查院不消說,劉觀被噴的冷汗打濕了內衣,說是回去就安排御史南下清查。

    一次大朝會就這么毀掉了,朱棣一生氣,賜宴取消,各人回家吃自己去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