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907章 錯漏百出的假打

第907章 錯漏百出的假打


    下課了,朱瞻墉收拾自己的課本,然后第一個走出了教室。

    哪怕是形同流放的呆在書院中,可他的驕傲卻未曾減少一分,這讓他在書院中成了獨行俠。

    書院的午飯吃膩了,朱瞻墉站在食堂外面猶豫了一下,然后就往外走。

    守門的不敢攔他,在看到他往方家莊去了之后,就記錄了一下。

    這個時節的田野上看不到生機,在這里,秋收冬藏被演繹的最為徹底。

    到了主宅,守門的家丁看到是他就說道:“老爺在前廳。”

    朱瞻墉勉強點點頭,然后就去了前廳。

    換做是以前,他別說是點頭,眼皮子都不會抬一下。

    還沒走到前廳,朱瞻墉就聽到了方醒的聲音。

    “你也買了?”

    方醒看著徐景昌,面無表情的問道。

    徐景昌一臉憤怒的道:“那可不是!哥哥我買了二十多家店鋪,這下可得虧多少錢啊!”

    方醒端坐著,瞇眼看著徐景昌,道:“誰讓你買的?難道你對大明已經失去了信心嗎?”

    徐景昌頓時竇娥附身,喊冤道:“哪有的事,不過是府中的開銷大,這不是擔心寶鈔作廢,到時候一家老小難道去喝西北風嗎?我說德華,你好歹事先告訴我一聲不行嗎?”

    “提醒你?”

    方醒的胸膛在急速起伏著:“我憑什么提醒你?你是與國同休的國公爺,可你看看自己干的事,你這是在干什么?你這是在挖大明的墻角!”

    徐景昌聞言大怒,“方醒,你說話好聽點!徐某什么時候挖過大明的墻角了?老子一家子都是大明的忠臣,誰能比我更忠心!?”

    方醒不屑的道:“你若是忠心,會在意那些錢財嗎?就算是寶鈔變成了廢紙,難道陛下會餓著你一家子?我看你就是貪婪!從骨髓里冒出來的貪婪!”

    “你說什么?”

    徐景昌挽起袖子,瞪大眼睛喝問道。

    方醒冷笑道:“老子說你貪婪,說你在挖大明的墻角!”

    “你再說一遍?!”

    “老子說你貪婪!”

    “打死你!”

    朱瞻墉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位國朝的勛戚在打架,而且就像是街頭的痞子那種打法。

    你一拳,我一腳……

    朱瞻墉指指里面,示意小刀進去拉架。

    可小刀卻懶洋洋的搖搖頭,就當是沒看見。

    一盞茶的功夫后,徐景昌被方醒一腳踢了出來,然后回身指著方醒罵道:“特么的!方醒,你等著!”

    方醒摸著臉罵道:“滾!”

    徐景昌罵罵咧咧的走了,看到朱瞻墉后只是冷哼一聲,然后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他是朱瞻墉的表叔,加上朱瞻墉并無大位的希望,所以忽視一下也覺得無所謂。

    “嘶……”

    徐景昌就頂著腫脹的臉出了方家莊,侍衛被嚇了一跳,趕緊說道:“國公爺,小的去召集家里的人,把方家莊踏平了!”

    “踏尼瑪!”

    徐景昌上馬,怒道:“方家的家丁都是在沙場上殺人無算的狠家伙,弄不好家里還有火器,咱們怎么打?”

    “回家!”

    徐景昌就這么進了城,一路上看到的人無不驚駭。

    是誰敢把定國公打成這般模樣?

    徐景昌被打了!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北平城。

    等朱棣得知消息后,他只是嗯了一聲,然后繼續處理政事。

    晚飯后,朱棣沒有去找后宮的那些女人,而是呆在自己的地方,默默的在想著事情。

    這是朱棣為數不多單獨呆著的時候,大太監不敢怠慢,用眼神逼走了那些伺候的人,然后上了一杯茶。

    “都是廢物!”

    朱棣猛地一巴掌把茶杯扇落在地上,氣咻咻的起身踱步。

    室內生風,朱棣快速的游走一圈后,目光停留在了墻壁上的一幅畫像上,轉為溫柔。

    “妙云,我給了他們尊榮,給了他們富貴,可他們卻不知足,你說我該怎么辦?”

    大太監屏住呼吸,垂首看著腳尖。

    “妙云,景昌果然如你所說的那般無用,還和方醒打了一架,想哄騙朕,這是擔心被削爵啊!”

    “勛戚貪圖享樂,一代不如一代,朕北征用得著的還是那些老將,若是長久這般,大明危矣!”

    大太監趁著朱棣自言自語的機會,俯身把那些瓷片給收拾了,然后出去,再次送了一杯茶進來。

    “勛戚無用,國難何來的良將?那些沒有封爵的武將如何是文官的對手?難道以后就如方醒所說的那般,文官壓制武將嗎?”

    “以文御武絕無可能!大明不能重蹈前宋的覆轍,朕不會允許!”

    朱棣的目光轉厲,回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眉頭一皺,問道:“為何還是蓮心茶。”

    “皇爺爺,您又生氣了嗎?”

    在這個時候能一路不受阻礙來到這里的人屈指可數,朱棣回身看去,就看到門邊依著一個穿著嫩黃色衣服的女孩,笑的眉眼彎彎。

    “婉婉?”

    朱棣揉揉有些發花的眼睛,看到婉婉的手中拎著個小食盒,就說道:“你怎地來了?”

    婉婉吃力的拎著食盒進來,邊走邊說道:“皇爺爺,婉婉聽說您沒吃飯。”

    朱棣感覺腳下有些梗,就移開腳,然后俯身把大太監沒有發現的碎瓷片撿起來,放在桌子上。

    婉婉提著食盒走近,用勁了全身的力氣都提不上去,就漲紅著臉看向朱棣,看著可憐巴巴的。

    朱棣的身體一松,輕輕的把食盒提上來,然后問道:“是什么菜?”

    婉婉松了一口氣,活動著手腕道:“皇爺爺,有烤魚,有紅燒河蝦,還有羊肉燉菜干,最后就是方醒家的那個什么咕咾肉,酸酸甜甜的,皇爺爺,可下飯了。”

    大太監急忙過來擺飯,然后問道:“陛下可要飲酒?”

    朱棣搖搖頭道:“這些就夠了。”

    看到婉婉垂涎欲滴的模樣,朱棣就問道:“可是沒吃晚飯?”

    婉婉不好意思的道:“皇爺爺,先前婉婉一直在廚房呢!”

    不用朱棣動口,大太監就把椅子端了過來,放在婉婉的身后。

    “皇爺爺,您看這個咕咾肉,那個醬料紅紅的,還是婉婉從方家拿來的,父親和母親都喜歡吃,婉婉明日還要去拿,方醒肯定不會小氣的……”

    大太監退到了外面一點,看著墻壁上那一大一小的兩個人影,不禁有些發呆。

    大影子緩緩的夾菜吃餅,小影子卻不肯安生,時不時的要雀躍一番……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