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535章 殺夫證道

第535章 殺夫證道


    其實方醒說交趾男人都是懶漢肯定是不對的,只不過懶漢的比例不小就是了。

    交趾男人的地位頗高,在家中說一不二,而吳二化就是其中的一個。

    他的妻子叫做小娘,這還是問了一位‘大儒’才取的好名字。

    小娘天沒亮就出門去勞作,而吳二化卻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

    剛吃完小娘做好的早飯,小娘就帶著一身的疲憊回來了,背篼里還有他們三歲的女兒。

    小娘看到丈夫起床了,就把孩子放在床上,然后去做午飯。

    炊煙渺渺間,孩子開始鬧騰了,小娘正在炒菜,騰不出手來,就叫吳二化看看女兒。

    “沒空。”

    吳二化無聊的看著外面,想著下午到哪里去消遣一下,哪還有心思管女兒啊!

    等小娘做好菜出來,看到女兒已經跌在床下,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

    ……

    方醒和徐景昌去了城外,看了一圈那些荒廢的土地后,兩人覺得種甘蔗的大業指日可待,于是就樂滋滋的回城。

    才進城,就碰到了來找方醒的方五。

    方五一臉喜色的道:“老爺,有個交趾女人打死了他的男人,已經被下獄了。”

    “果真?”

    方醒一臉的喜色讓徐景昌摸不著頭腦,他試探著問道:“方醒,難道那個女人是你看中的?”

    “扯淡!”

    方醒和徐景昌熟稔了之后,兩人的關系日漸火熱,說話也越來越隨便。

    “我要是找個交趾女人回去,保證家門都進不了!”

    方醒丟下這句話,就迫不及待的去找黃福。

    “那你這是想干嘛?”

    徐景昌覺得方醒肯定是有貓膩,于是也跟了上去。

    黃福看到方醒急匆匆的進來,就起身笑道:“可是找到地方了?”

    交趾多年戰亂,荒廢的土地多不勝數,想種甘蔗多的是地方。

    可方醒卻一臉急色的問道:“黃大人,那個殺夫證道的……呃,那個女人在哪?”

    殺夫證道?這是什么鬼?

    黃福想了想,才醒悟方醒問的是誰,他一臉憤慨的道:“那女人殺了自己的夫君,還從容的把女兒送回了娘家,這才到了本官這里投案,真是膽大包天啊!”

    在儒家的三綱五常中,夫為妻綱,妻子更像是丈夫的附屬品。

    所以得知有女人殺夫后,黃福的憤怒是顯而易見的。

    ——維護綱常,這是本能!

    方醒一聽事情是真的,馬上就問道:“黃大人,那個女人是咋回事?她為何殺夫?”

    黃福嘆道:“只是為了夫君沒照顧好女兒,就說了幾句,然后那男人就動手打了她,最后……一菜刀,脖子都砍斷了大半,慘啊!”

    “好!”

    方醒不禁拍手叫好。

    “興和伯!”

    黃福知道方醒這貨有時候不大著調,所以就怒道:“這可是殺夫!”

    “黃大人,我能去問問那個女人嗎?”

    “不行!”

    黃福擔心方醒會干出什么令人瞠目結舌的事來,當然不同意。

    方醒看看左右沒人,這才附耳過去說了一番話。

    “你……”

    聽完方醒的打算后,黃福哭笑不得指著他:“我的興和伯哎!咱們能不鬧騰嗎?”

    方醒肅容道:“黃大人,此事關系到交趾的穩固,咱們還是精誠配合的好。”

    黃福苦笑著讓人帶方醒去看小娘。

    交州府的女牢陰暗潮濕,方醒跟著進去,看到兩邊都空蕩蕩的,就問道:“沒事留那么多地方干嘛?”

    “伯爺,您別看現在空蕩蕩的,等到了農忙時節,一間都得關好幾個……”

    “那是為何?”

    方醒已經看到了小娘,就隨口問道。

    小娘長得還算是端正,只是眼神呆滯,聽到腳步聲才緩緩的轉過頭來。

    “交趾女人兇悍,經常為了搶水或是占地撕打……伯爺,她就是小娘。”

    方醒的模樣看著不像是大官,所以小娘眼中才爆發的希望又湮滅下去。

    “這是興和伯,還不趕緊行禮?”

    通譯喊了一聲,聲音在女牢里回蕩著,讓小娘的眼中多了些生氣。

    看著跪倒的小娘,方醒和藹的道:“做下這等事情,你可后悔了?”

    小娘搖搖頭,一臉的倔強。

    倔強好啊!

    方醒滿意的道:“你男人好吃懶做,還打罵于你,是不該后悔。”

    小娘聽到通譯的話,不禁吃驚的看著方醒。

    方醒沉吟了一下,皺眉道:“布政司對你的事很關注,本伯和黃大人商量了一下,覺得你情有可憫,只是……”

    “大人!”

    小娘聽到有希望活命,激動的趴在欄桿邊上喊道:“大人,民婦只是氣不過,一時失手犯下了大罪,可民婦還有女兒要養啊大人……”

    “哎!”

    方醒微微一嘆,就在小娘心中絕望的時候,他突然憤慨的道:“好吃懶做,還打女人,這樣的男人不死何為?依本伯看啊,就該多殺幾個,好好的震懾一番這股歪風邪氣!”

    小娘呆呆的看著方醒,當看到方醒的眼神有些悲憫時,她覺得自己的腦子里有根線被崩斷了,拼命的叩首喊道:“大人,民婦來生做牛做馬回報大人!”

    可堂堂大明的興和伯,哪有那么多時間來為一個交趾民婦伸冤!

    方醒蹲下來,看著這張因激動而漲紅的臉,就像是一個虔誠的布道者,把手伸進來放在小娘的頭頂上。

    “你確定要為交趾女人的將來而奮斗嗎?”

    小娘就像是被催眠了般的點頭道:“大人,民婦愿意。”

    “你可愿意效忠于大明皇帝陛下?”

    小娘叩首道:“陛下萬歲,民婦永世不忘陛下的恩德。”

    ……

    在戰俘營里,張崇,哦不對,現在他應該叫做黎亮。

    這個名字是方醒親自取的,張崇覺得很有意義。

    ——黑暗只是黎明前的考驗,光明就在前方!

    發午飯了,雖然只有一個饅頭,可這些交趾人依然是蜂擁而去,只有黎亮獨自站在那里冷眼看著。

    “黎亮,你不吃嗎?”

    一個剛認識的交趾男子拿著個饅頭喜滋滋的過來問道。

    黎亮不屑的道:“我要的是自由,而不是為了一個饅頭去打破頭。”

    “自由……”

    “對!自由!”

    黎亮肅然道:“我想出去,你呢?”

    這人饅頭都忘記吃了,看看左右道:“黎亮,可周圍都有騎兵,咱們出不去啊!”

    黎亮冷冷的道:“明人不會白養活咱們,且等著,就在這幾天,肯定有機會逃出去。”

    這人一聽就激動了,“黎亮,咱們出去能干什么?”

    黎亮握緊拳頭,滿臉的堅毅:“明人雖然強大,可他們終究是客兵,只要能拉起一支人馬,我黎亮保證比阮帥做的更好!”

    “那我去叫幾個相熟的兄弟過來,黎亮你等著啊……”

    黎亮當然會等著,他笑瞇瞇的看著這人過去尋人,只是眼中卻沒有一點溫度。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