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469章 有人偷火槍,解縉悟道

第469章 有人偷火槍,解縉悟道


    解縉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這是一個小院,由于妻兒還沒來,所以讓人格外的孤單。

    解縉本是聰明絕頂的人,只不過在人情世故上有些失分,所以才倒霉至今。

    “誰有用?難道儒學真的沒用?”

    就這樣,一直到午飯時間,解縉依然站在院子里發呆。

    聰明人鉆牛角尖更不容易出來!

    “解先生,吃飯吧。”

    解縉驚醒,看到馬蘇提著個食盒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擺飯。

    吃飯時解縉也是有些心不在焉,連菜都只夾面前的炒青菜。

    “解先生,老師說了,有用無用,這要看我大明需要什么。”

    與時俱進嗎?

    解縉的腦海里崩的一下清明了,他放下筷子,目光炯炯的道:“正是如此,學問在于用,物盡其用,無用則衰敗……”

    馬蘇把菜往他面前挪了挪,笑道:“老師還說,誰管用不是咱們說了算,而是百姓說了算。”

    “百姓……”

    解縉恍然大悟,他想起方醒曾經說儒家太飄,根子不深,只是靠著科舉改變命運的好處在吸引人。

    “百姓日用就是學問啊!”

    馬蘇在邊上看到解縉的眼睛猛的一亮,然后他飯也不吃了,丟下筷子就往外走。

    “德華呢?”

    解縉一大把年紀了,也不忌諱的進了后院。

    一個丫鬟福身道:“解先生,夫人說了,老爺去了聚寶山衛。”

    “哎!”

    解縉遺憾的道:“本想找他說說話,這真是……”

    聚寶山軍營,方醒帶著幾名家丁到時正好是午休時間。

    “伯爺!”

    林群安帶著兩名千戶來迎。

    “那人可說了?”

    “沒有,下官想著等伯爺您來了之后再行訊問。”

    一行人進了關押房間,就看到一個面相老實憨厚的男子被綁在中間的木柱子上。

    看到有人來,男子惶急的道:“大人,小的只是走錯路了……”

    方醒回頭問道:“這人在窺探什么?”

    林群安答道:“當時我部正在操演陣型,這人就想從后面潛入進來。”

    “不肯說?”

    方醒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道:“他想潛入進來,那只有一件事,我部的火器!”

    男子的身體一震,抬頭就看到了方醒不屑的目光。

    “我大明的官方自然不需要用這種方式來獲取火槍,那么……”

    方醒的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喝問道:“是瓦剌還是韃靼人?”

    “不……是大明人!”

    不用動刑,當方醒直指事件的核心時,男子就已經崩潰了。

    方醒瞇眼看著他問道:“那人會大明話?”

    “對,大人,他就是大明人,不然怎會說大明話呀……”

    男子想到此事的后果就慌神了,只求能免死,所以極為配合。

    方醒皺眉道:“那人個子多高?長相如何?哪里的口音?”

    “矮個子,臉上有肉,橫肉,口音……口音就是金陵口音。”

    方醒一怔,“個子有多矮?”

    男子回憶了一下道:“只到小的下巴這里。”

    “有趣!”

    方醒轉身就走,男子以為自己能得到寬大,就喊道:“大人,小的絕無一句謊言,否則天打雷劈……”

    可方醒的腳步不停,根本就不搭理這茬。

    林群安在后面冷笑道:“敢來竊取我大明的火器,多半就是異族人,你身為大明人,卻干這等助紂為虐的事,且等著吧!”

    “大人,小的冤枉啊……”

    方醒站在練兵場的中間,略一思忖,目光深沉的道:“此事不可張揚,任何人來問都不許說!”

    林群安詫異的問道:“伯爺,這人的背后分明有人,為何不報上去呢?那豈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沈浩口無遮攔的道:“是啊伯爺,咱們應該報給五軍都督府,最好是報到陛下那里,到時候誰都跑不了。”

    吳躍皺眉道:“伯爺,下官覺得這事有些蹊蹺,只有不知道我部底細之人才會貿然潛入……”

    方醒看著暫時沉寂的營地,緩緩的道:“此事不許再議,我自有主張。”

    林群安幾人愕然,送走了方醒后,沈浩納悶的道:“若不是這些火器都是伯爺的手筆,我還真以為……”

    林群安也有些不解,不過他必須要維護方醒的威信,所以就喝道:“伯爺是我們能置喙的嗎?都趕緊回去,趁著中午瞇一瞇,下午繼續操練!”

    方醒回到家中,看到解縉正在眼巴巴的等著自己,就笑道:“解先生無需爭論,咱們且看以后吧。”

    解縉起身,正色道:“德華,老夫剛才回去仔細想了想,最后悟了一個道理。”

    這位老先生可千萬別亂來啊!

    方醒急忙擺足謙遜的姿態道:“方醒請聞。”

    解縉撫須緩緩的說道:“老夫從你今日的話中,和那些物理化學中悟到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百姓日用才是學問,離了這個,就如同你所說的那般發飄,沒有根基。”

    呃……

    方醒此刻心中激蕩,他躬身道:“解先生一席話,小子謹受教。”

    百姓日用皆學問,這好像是后期才有人提出來。

    后來有人更激進的說人人皆可為堯舜!

    而解縉不過是略一感悟,居然就如醍醐灌頂般的悟出了這個道理,讓方醒心服口服。

    解縉嘆息著,然后看著方醒,目光古怪的道:“你可知他們怕你什么嗎?”

    說怕不算過分,因為方醒的學生不過就這幾十人,和大明學習儒學的千萬讀書人比起來,那真是宇宙一塵埃。

    可這些人就是怕了,用盡各種手段,非要把知行書院給廢掉。

    方醒納悶的道:“難道不是怕儒學被沖擊嗎?哦!還有殿下的因素,他們生怕我把殿下拉到方學這邊。”

    一旦朱瞻基傾向于方學,那后果誰都不知道。

    為了所謂的道統,那些文人會干出什么事來?

    搞臭方醒的名聲都只是開胃菜,也許**消滅更穩妥些。

    方醒想起了朱瞻基,如果真到了那一步……

    “紅丸案?還是直接勒死……”

    方醒的眼中閃過一絲利芒,文官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任何事都干得出來,而且手段更加的隱秘,比特么的太監都陰毒!

    也許換一個皇帝會不錯呢?

    “聽說你直接用最便宜的紙印了數學,你說他們怕什么?”

    方醒被打斷了思緒,一怔之后,恍然大悟。

    “方學簡略不晦澀,如果我直接大量便宜刊印的話,就算是那些學生想著要做官,從而不屑方學,可那些普通老百姓呢?”

    解縉嘆道:“你這是在挖儒學的根啊!”

    只要是識字的人,在拿到帶著習題和詳細解釋的方學課本,那幾乎就是久旱逢甘霖的感覺。

    方醒笑了笑,淡淡的道:“儒學這棵大樹上面吸附了太多的螞蟥,既然他們不愿意清除,那我當然要給他們提個醒……誰讓我是個好人來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