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414章 神藥,神醫。

第414章 神藥,神醫。


    李茂芳被他老娘命人抽了十鞭,事后宮中還有內侍到富陽侯府來驗傷。

    背上的十鞭打的實實在在的,于是李茂芳只得在家趴著。

    一個習慣出去尋花問柳的男子突然閑下來,那滋味當然不好受,只覺得生活都沒有了重心。

    “吱呀……”

    房門打開,一個俏婢衣衫不整的出來。她看看左右沒人,就反身沖著房間里輕呸了一口。

    “就那兩下,那還脫什么衣服……哼!”

    而房間里的李茂芳正氣喘如牛的趴著,背上的鞭痕已經消散了許多。

    “這藥還不錯,就是短了點。”

    休息了一會兒后,李茂芳就叫人服侍自己起身。

    伸手在幫自己穿衣的俏婢臉上摸了一把,李茂芳覺得一點興趣都沒有。

    “侯爺,小的找到了一個神醫。”

    正郁郁時,李茂芳的小廝走進來,一臉諂笑的道。

    李茂芳一聽就怒了,罵道:“誰的傷藥有本候的好?什么狗屁神醫,打出去!”

    小廝一愣,就道:“侯爺,那不是治傷的神醫,而是…..”

    看到小廝指著下面,李茂芳的眼睛一亮,“可是真的?”

    小廝點頭道:“侯爺,小的開始不相信,可那人拿出個瓶子,只用了兩滴!”

    小廝伸出兩根手指頭,一臉震撼的道:“就家里的那只看門狗,滴了兩滴,那玩意兒漲的跟棒槌似的。”

    李茂芳興趣大增的問道:“后來呢?”

    小廝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咱侯府的狗沒母的,那狗現在都要瘋了。”

    “嘶……”

    李茂芳覺得有些小興奮,可他自己卻擔心會泄露身份,于是就叫小廝去問問價錢。

    等了一會兒后,小廝回來了。

    “侯爺,這個數。”小廝伸出兩根手指頭。

    “兩百兩?”李茂芳怒道:“兩百兩能有多少?”

    小廝比劃了一個高瓶子的模樣,艷羨的道:“侯爺,最少能用一年。剛才就在咱侯府的對面,有兩人都想搶著買,小的報出了侯爺您的名號,嘿嘿,都乖乖的走了。”

    “那還行,趕緊去買,順便看看那狗怎么樣了。”

    李茂芳想著既然是搶手貨,趕緊就先買下來。不過對于來歷不明的東西,他自然要先試用一下。

    可家中就他一個男主子,他怎么會給家仆用!

    沒等多久,小廝就小心翼翼的捧著個細高瓷瓶進來了。

    “侯爺,那狗屁事沒有,正在……嘿嘿!”

    打開瓷瓶一看,里面那綠色的液體濃稠,聞一下就覺得有些刺鼻的芬芳,令人頭腦一清。

    “怎么用?”

    李茂芳有些蠢蠢欲動的問道。

    小廝看著那瓷瓶中少了些的液體,心虛的道:“侯爺,那神醫說,要把那東西整個浸泡到里面去,堅持的時間越長,效果就越好。”

    “本候當然想更長了。”

    李茂芳在別的地方沒啥毅力,可關切到自己的幸福生活,他從不缺動力。

    小廝趕緊幫他解衣,一邊解衣一邊道:“那神醫說了,開始時會有些刺痛,可這就是神藥在起作用了,在改造……那個東西,堅持下去,一直到感覺不到刺痛,則無堅不摧…….”

    李茂芳覺得小腹一陣火熱,迫不及待的道:“這神藥叫什么名字?”

    小廝想了想,“好像叫做什么神油來著……對了,叫做大食神油!”

    “那就泡泡吧。”

    “嗷……”

    “侯爺,堅持住……”

    ……

    朱棣理完政事,正準備吃午膳,可卻聽到外面有些喧嚷,就怒道:“看看是誰?”

    大太監出去了一會兒,回來一臉便秘表情的道:“陛下,是永平公主。”

    朱棣不耐煩的道:“她又鬧什么?”

    大太監憋紅了臉,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是富陽侯,他用了什么神藥,結果……”

    朱棣最見不得別人說話留半截,當即就冷哼了一聲。

    大太監只得說道:“富陽侯的不文之物腫脹難當,被卡在了瓶子里,公主是來尋御醫的。”

    “什么?”

    朱棣瞪大了眼睛,失態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

    而在方家,方醒看著那一堆小瓶子,遺憾的道:“浪費了我多少的風油精啊!”

    等卸掉化妝的方五和小刀回來后,方醒就問效果如何。

    方五回想起富陽侯府中的那聲慘嚎,不禁打了個寒顫道:“老爺,御醫都已經去了。”

    方醒呵呵笑道:“這個年富陽侯府可就熱鬧嘍!”

    豈止是熱鬧?富陽侯府如今就是雞飛狗跳。

    幾個御醫打破了瓷瓶,可卻不小心割傷了那玩意兒,頓時永平公主的眼前一黑,差點就暈了過去。

    她可只有李茂芳這個兒子,要是絕了根……

    很快,搜尋那個神醫的身份就成了一件大事,結果也順帶把李茂芳的遭遇傳了出去。

    “聽說富陽侯的事了嗎?笑死人了!”

    “說是那東西要廢掉了,這下可好,永平公主大概要瘋了。”

    “……”

    “是不是你干的?”

    朱高煦專門來了一趟。

    “什么是我干的?”

    方醒一臉憤怒的道:“我倒是巴不得他倒霉,可也沒那神藥啊!”

    朱高煦突然笑道:“其實不管是誰干的,那小子都該被收拾一頓。”

    神經病!

    方醒沒好氣的道:“王爺可是有事嗎?”

    “當然有事。”

    朱高煦從懷中拿出一張紙來,遞過去道:“幫我瞅瞅,這題怎么做。”

    方醒接過一看,原來是一道方程式,而且是剛好超出了數學第一冊的難度范圍。

    “咦!這人有意思。”

    方醒看了看,就問道:“是誰的?”

    能自己延伸難度,這個主動性可不差,方醒都有些蠢蠢欲動了。

    好學生難得嘛!

    看到方醒唰唰唰的就把題目解了,朱高煦一把搶過來道:“那我就走了啊!”

    “且等等。”

    方醒趕緊攔住,追問道:“這題目究竟是誰給你的?不說?此后我家的美酒你就別想了。”

    朱高煦想起方醒的美酒,咽喉動了一下,這才不耐煩的道:“就一個倭國的學生,拿了把祖傳的寶刀,讓我把題目給你看看,還說什么想拜你為師……”

    倭國人?

    方醒一把搶過那張紙,唰唰的撕成了碎片,然后冷冷的道:“我不教異族人!”

    朱高煦郁悶的道:“可我也沒說讓你收他當弟子啊!就想著拿這題目把寶刀哄到手了再說。”

    方醒似笑非笑的道:“王爺難道就沒有別的手段了嗎?”

    朱高煦無奈的道:“那人還送了不少銀子,此刻就在方家莊的田邊等著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