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153章 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第153章 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PS:想了想,明天的五章,第一章還是在零點發出來,爵士有些迫不及待了啊!

    ......

    天界寺就在眼前,遠遠向上看去,飛檐林立,庭院深深。

    這里掌管著大寺兩家,小寺十多家,堪稱是總公司級別的寺廟。

    把馬留在外面,在一名知客僧的帶領下,一行人進了天界寺。

    沿著臺階向上,兩旁大樹繁茂。

    知客僧指著這些大樹,有些得意的說道:“當年太祖高皇帝興建我天界寺時,專門從周圍移來了無數大樹,這才有了眼下的古院深深之景。”

    微風吹來,衣袂飄飄間,方醒只覺得自己已經有些乘風而去的飄飄然。

    轉過身,方醒看著跟在后面,被兩名丫鬟扶著的張淑慧笑道:“殊惠,這里倒是閑暇一游的好去處,等下次我再帶你來。”

    張淑慧垂眸,臉上的面紗也被方醒強行取下,讓她有些不適應。

    看到知客僧看向張淑慧的眼神有些驚奇,朱瞻基就哼道:“名士風流,自然不需要遮掩。”

    方醒跟上后,聞言就自嘲道:“什么名士風流,其實不過是覺得男人把女人束縛太過罷了。夫妻本一體,可卻為了男子的私心,就把女人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這又是何必呢!”

    “都是赤*裸*裸來赤*裸*裸去,誰又比誰高貴一點?”

    方醒最后一句話鄙薄了那些衛道士們,卻讓知客僧悚然動容,他合十道:“檀越語出空靈,悟性高深,貧僧不如也!”

    張淑慧在后面聽到后,也深感自豪。

    只有朱瞻基,他從這些話里,聽到了熟悉的味道。

    ——管你是皇帝王爺,還是販夫走卒,出生和死去時有何區別?

    方醒干笑道:“我可沒什么悟性,不過是些牢騷罷了。”

    一路上頗有些景致可供觀賞,走走停停的,最后到了主殿外。

    香火鼎盛,這就是方醒對這里的印象。

    虔誠的香客們都在閉目禱告,祈禱佛祖能保佑自己。

    朱瞻基今日是便衣,所以并沒有什么排場。

    女客有女客的去處,方醒看著張淑慧進了觀音殿,然后才對朱瞻基說道:“還不快去求平安符?”

    朱瞻基正在整理衣冠,詫異道:“德華兄,難道你不去?”

    方醒一屁股坐在了邊上的臺階上面,懶洋洋的道:“我的心不誠,所以就不用進去了。”

    朱瞻基對方醒也是沒轍了,這人根本就不忌鬼神,多說無益。

    方醒坐在大殿門口目標有些大,那些進進出出的香客都驚訝的看著這人,心想是哪家的傻子,居然敢在這等地方胡坐。

    所謂的胡坐,其實就是亂坐,一點都不講究的那種坐姿。

    方醒無聊的看著這些面帶訝色的香客,覺得自己仿佛是在這虛空中,冷眼看著蕓蕓眾生。

    這些人在這本該是空靈之地,卻抱著世俗的愿望虔誠供奉。

    “聽說天界寺的素齋不錯,咱們去好好的吃一頓。”

    “好啊,不過你請客!”

    兩個看著是好友的男子從方醒的身邊走過,仿佛是在殿里得到了解脫,一出來就想去大快朵頤。

    一批批的人進去,一批批的人出來,愁苦的面容上泛起了希望。

    宗教可安定人心,讓人尋到精神寄托。

    只要不是和世俗政權有沖突,那么當權者也不會干涉這等信仰。

    在天界寺四周那廣闊的田野上,全是喜悅的莊戶們。

    作為天界寺寺產的莊戶,他們不必擔心有過高的租子,也不必擔心災荒時會餓死人。

    一個天界寺就有幾萬畝的寺產,這還因為是在金陵,皇城根下,所以寺里不敢太放肆。

    記得到了后來,福建的好田基本上都在寺廟的手中。本就是多山少土的地方,沒有田地耕種,于是就出現了闖海者。

    這些闖海者們散布在東南亞各地,到了后世,就成了華人的一大據點,可惜卻多次遭到屠殺。

    “德華兄。”

    方醒正在想著以后那些華人的慘狀,聞聲起來,迎向了朱瞻基。

    朱瞻基看來還是被人發現了身份,所以一個中年僧人正跟在邊上,笑容滿面的說著什么。

    這僧人看到方醒后,就訝然道:“檀越氣質天生,倒也不同凡俗。”

    思想不同,氣質當然不同。

    方醒打量了一下僧人,笑道:“大和尚面色光滑,可見吃的不錯。”

    這話里帶著些取笑,讓猜不透方醒身份的僧人也有些色變,他看了一眼朱瞻基。

    朱瞻基當然只能是苦笑,這位老師的脾氣他再清楚不過了,憤世嫉俗是免不得的。

    僧人雙手合十道:“檀越面帶殺氣,當以佛法洗之,方可得大自在。”

    朱瞻基聽到這話,更是連捂臉的心都有了。

    果然,方醒的眉毛挑起,淡淡的道:“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鋪路無尸骸,大和尚,何解?”

    這話一出,剛到的張淑慧急忙去拉方醒的后襟。朱瞻基瞠目結舌,偏頭過去。

    這話無人能反駁。從古至今,那些手上沾滿鮮血的人紛紛踏著人骨走上了王座,而那些蕓蕓眾生反而成為了王座下的森森白骨。

    僧人念了聲佛號,皺眉道:“人欺天不欺,后世當有福報。”

    “哈哈哈哈!”

    方醒大笑著牽住張淑慧的小手,微喘道:“我只管當下,至于來世,誰看到了?”

    佛家勸人向善,往往用修來世勸解信徒。

    這有利于當權者的一面當然會得到宣揚,所以歷經多年,哪怕中途經歷過多次打壓,佛家依然在華夏大地上扎根下來。

    僧人搖頭不語,覺得自己今日*本就不該和方醒辯論。

    朱瞻基看到氣氛有些尷尬,就出言道:“德華兄,我帶你去見一位高人。”

    方醒也覺得剛才的話有些過頭了,就對僧人說道:“剛才胡言亂語,大師不必把我的話當回事。”

    僧人合十道:“檀越面帶煞氣,將來恐造無邊殺孽,可常到鄙寺來聽聽佛法。”

    我有殺氣?還會造成無邊殺孽?

    方醒剛生出的歉意馬上又煙消云散了,搖頭笑著和朱瞻基一起去了后面。

    朱瞻基長出一口氣道:“德華兄,這里的可都是高僧,要小心啊!”

    方醒放開張淑慧的手,笑道:“什么殺孽,我連只雞都舍不得殺。”

    張淑慧有些忐忑的道:“可要我回避嗎?”

    “不用。”

    朱瞻基故作神秘的道:“那人連我皇爺爺都尊之敬之,年紀也不小了,不用擔心男女之避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