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271章 給你長長記性

第271章 給你長長記性


    李文哲站在拐角處,看了一眼徐晴雯,眼中帶著某種決絕,對我說道:“我想喝酒!

    我點點頭:“去哪喝!

    李文哲看了一眼王春竹:“就去他家吧,挺寬敞的!

    我笑了一下:“那你先去,我去買酒!

    李文哲扛起王春竹,頭也沒回的往他家走去。

    我從沒見過李文哲如此傷心過,我不知道愛情是什么滋味,但是我知道友情是什么滋味,李文哲是我的兄弟,我必須為他做點什么。

    等李文哲和王春竹消失了,我回頭看了一眼還在女生宿舍樓門口和徐晴雯交談的慕容宇軒,點起了一根煙,向他走去。

    慕容宇軒的鼻子頭很滑稽的貼著一塊紗布,看來昨天李文哲手下留情了,沒有讓小鬼頭把他的鼻子咬掉。

    說小爺我仁慈,我看你小子才是仁慈。

    我抬起左腿,手掌在鞋底摸了一下,牛角匕瞬間到了手里。

    我的步履很快,清晨的陽光很足,刺得我的眼睛有些難受。

    我是一個狩魔者,說難聽點就是抓鬼的,一個經常和鬼打交道的人難免很難得會有幾個朋友,死老頭算一個,可是他已經死了,李文哲是一個,我必須為我這唯一的一個朋友做點什么。

    我經;钴S的時間段是晚上,但是這并不妨礙我在白天做些什么。

    我的步伐很快,當我出現在女生宿舍門口的時候,我看到徐晴雯看了我一眼,接著她露出了驚恐的神色,然后四處打量了一下,我知道她在找李文哲,可惜,李文哲不想看到她。

    我越走越近,眼神冷漠,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

    徐晴雯開了口:“小榮,你怎么來了?”

    接著她看到了我手中握著的牛角匕,女性的天性似乎讓她瞬間明白我要做什么。

    下一刻,我的匕首頂在了慕容宇軒的后腰上。

    慕容宇軒這個時候也轉過了頭,看到我的時候臉上也同樣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不過他畢竟是驅魔族出身,見過大世面的,反應自然要快一點,他沒有說話,只是戒備的看著我,眼神四處打量著。

    我知道他也在找李文哲。

    我瞟了他一眼,對著徐晴雯道:“偶爾路過,巧了,碰到了!

    說完,我對著慕容宇軒說道:“你膽子真的好大,不怕死么?”

    慕容宇軒的身子在打抖:“我不相信你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

    “我是不敢殺了你!

    我一手揭下了慕容宇軒鼻子上的紗布,看著那個被咬掉了一塊肉的鼻子頭道:“嘖嘖,破相了還不安分,看來你真的是動情了!”

    慕容宇軒居然很高傲的挺了一下腰桿道:“我知道你和李文哲是朋友,但是朋友這東西最靠不住了,你要多少錢,說吧!

    我笑了,居然有人會用錢來刺激我,你是在鄙視小爺是個窮鬼么?

    “大家都是一個圈子里混的,你認為我會缺錢么?”

    慕容宇軒譏笑了一下:“不缺錢你拿刀對著我干什么?你遲遲不動手,還不就是為了點錢么?像你這樣的窮鬼陰陽先生我見得多了,告訴你,我可是慕容家族的直系子弟,李文哲那個小子,我是早晚要收拾他的,所以我勸你離他遠點,別惹禍上身。

    昨天的事我已經告訴了我大哥,他很快就會來給我報仇了,你這個時候退出還不晚。不然的話,到時候連你一起收拾!

    我聽了慕容宇軒的話點點頭,對著徐晴雯道:“你聽到了么?他在嚇唬我,這么自以為是的家伙,你是怎么看上他的??”

    喊出‘啊’字的剎那,我的牛角匕向前遞了出去。

    噗嗤!牛角匕深入慕容宇軒的肋下。

    慕容宇軒帶著驚恐無比的眼神看著我,嘴角頓時流出了鮮血:“你,你敢殺我?”

    我拍了拍他的臉蛋道:“第三根肋骨下向上十五度角的位置才會死人,你這刀,不過是廢了你一個腎,讓你以后消停一點。

    你自己也說過,我不敢光天化日之下殺人,我確實不敢,不過看到你這家伙記性這么差的份上,就切你一個耳朵,讓你長長記性!

    慕容宇軒被我的話嚇了一跳,正舉手捂自己耳朵的時候,我手腕一動,在他的耳邊劃了一下。

    慕容宇軒剛好捂住掉下的耳朵,鮮血淋漓。

    “啊……”

    女生宿舍的門口,幾名結伴走出的女生看到這驚恐的一幕,嚇得雙手捂嘴。

    徐晴雯也嚇得身體打抖,原本想要說什么的此時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轉頭看了她們一眼:“要打120,千萬別打110!

    說完,我轉身就走,順手把牛角匕塞到了鞋底。

    在校園內隨便找了家小商店,在店主驚詫的目光下打包了小半個店子的零食和兩大箱灌裝啤酒,丟給了老板一千塊,我難得沒小氣要的找錢,提著零食扛著酒箱像個去批發市場批東西的小販一樣走出了商店。

    當我走到學校院墻邊的時候,120的救護車響著警報駛進了校門,與它一起進來的,還有110的警車。

    這幫丫頭,到底還是報了警,不過我無所謂,哥不走尋常路,徑直把零食和啤酒隔墻丟出去,翻身上墻,瞅了一眼紛亂的校園,我毫不猶豫的走掉了。

    前腳進了王春竹的房門,后腳就接到了電話。

    我看也沒看就接了,不用說,肯定是劉兆。

    劉兆開口就問我:“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關你屁事?”

    我一腳踢上門,示意李文哲把酒拆開。

    李文哲嘀咕了一句:“干什么去了,這么久?靠,你打劫商店了?搞這么多東西回來?”

    王春竹也醒了過來,整個人憔悴的跟讓人糟蹋了似的。

    我對著他打了手勢,然后直接把電話掛了。

    兩個人把食物直接拆開灑滿地,三個人坐在那里喝起了啤酒,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大白天的把人捅了,警察肯定要抓人的,我根本沒想著逃跑,而是等待劉兆的出現。

    果然,不一會,門外立刻響起了敲門聲。

    王春竹趕忙去開門,結果卻發現是警察,嚇得他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說什么。

    我扭頭對著門外的劉兆打了個招呼,看了一眼他的肩章道:“喲,高升了?那不應該再管我們這這種打架斗毆的小事了,怎么還是來了?”

    劉兆苦笑著走進屋,看了一眼滿地的零食啤酒,毫不客氣的抄起一罐啤酒,席地而坐道:“說來也巧,我剛好開車去上班,經過學院門口看到了警車,順口問了一句,聽那些學生的描述我就知道是你小子,人家都說三日不見如隔三秋,我怎么見你一次就煩你一次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