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208章 我是無魄

第208章 我是無魄


    黑刀滑落,眼看著劃破木村臉面的瞬間,我感覺什么東西在黑刀上蹭了一下,將我手中本就沒怎么握穩的黑刀給打偏了。

    黑刀擦著木村的面皮而過,堪堪落在地上,差點把我也帶了個跟頭。

    “誰?”

    我和李文哲同時喊道。

    木村從地上踉蹌的爬起身,捂著胸口,冷笑道:“就憑你們,也想殺我?”

    木村說著話往后一步步的退著,我和李文哲想去追,可是卻被一股莫名強大的鬼氣給籠罩了。

    “誰?”

    我怒吼一聲。

    “你們最好不要動,我不想殺你們,可是也不想木村死,所以,你們不要觸碰我的底線!

    一個不知道從哪個方位傳來的聲音震懾著我和李文哲。

    可以預見,這是一位鬼神,十分強大的鬼神,這股強大的感覺比無炎入神時帶給我的感覺還要強大。

    “你到底是誰?”

    我冷著臉道。

    “無炎沒有跟你提起過我么?”

    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我靠!這哥們倒跟我們嘮起家常來了,哪有你這樣的,一邊拿著刀駕著老子的脖子,一邊跟我談談個人生活問題,小爺又不是如花似玉的大閨女,你跟我談得著么?

    不過眼下形勢比人差,咱不得不老老實實的站在這里。

    “你認識無炎?”

    我一邊示意李文哲尋找聲音來源,一邊繼續和那個聲音聊天。

    那個聲音道:“當然認識,我們是老相識!

    我看了一眼李文哲,李文哲緩緩的搖了搖頭,表示沒聽出來聲音的來源。

    我繼續問道:“你們是敵是友?”

    那個聲音似乎根本不擔心我們找到他的藏身之所,繼續說道:“從前的獵妖者有獵妖三杰,后來獵妖三杰都死了,在常山一聚,成為了四大鬼王,無炎,無魄,無影,無魂。

    我就是無魄,無影是我大哥,無魂是我弟弟,無炎,算是我們的兄弟吧!”

    我心里稍稍放心了,看來今天不用再冒著撲街的危險跟這個鬼神干上一架了,不過這個自稱無魄的家伙顯然也不想我們殺木村,只是不知道這里面到底有什么厲害關系。

    我喃喃的念叨著這四個名字,突然問道:“你是影子局的人?”

    無魄發出了一聲怪笑:“錯了,應該說我是影子局的魂!

    我驚呆了,名滿天下的殺手組織影子局居然是由幾個鬼神成立的!

    “你們影子局曾經刺殺過我!”

    我的聲音變得有些冷了。

    無魄卻毫不在意的說道:“那是因為我不知道你是無炎的傳人,嗯,雖然說你的師傅叫易正陽,可是陰陽筆記之前乃是無炎所有,所以從這個方面來說,你應該是無炎的傳人。

    無炎找過我們了,這件事就算揭過去了,以后我們影子局不會再對你出手,但是你也不要阻擋我們的財路!

    聽到對方的解釋,我心中稍稍好受了一些,想到無炎居然為了我去跟那三個鬼神通融,肯定費了不少的力氣。

    “小爺我什么時候阻擋過你們的財路?”

    無魄陰森森的語氣再次響起:“好歹我也是你師叔的朋友,也算是你的長輩,你跟我自稱爺,小心我把你舌頭割掉!

    我吐了吐舌頭,心說有本事你來!

    當然這話我也就在心里說說,這個鬼神來無影去無蹤的,而且鬼的脾氣一般都不是很好,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先例實在太多了,我可不敢惹他。

    不過今天錯失了一個殺死木村的好機會,實在是可惜。

    那鬼神無魄接著道:“木村已經走遠了,你們不要再去追他,我走了!

    “喂,你等等!”

    我感覺身上的壓力一輕,趕忙喊道。

    可是無論我怎么喊,那個聲音都不再出現了,看來是真走了。

    “大爺的,小爺我還有事沒問完呢,說走就走了!”

    我把黑刀丟在地上,累得氣喘吁吁的坐在那里。

    李文哲走過來拾起黑刀,****了自己腿上的刀鞘內。

    我點起了一根煙遞給他:“你狗日的每天帶著這么重的刀,你不累?”

    李文哲接過那根煙狠狠的抽了一口:“習慣了,腿上一旦輕了,整個身子都跟著輕了,速度也快了,挺好!

    我無語,看來自己的歷練還是不夠,看看人家,天天背著一把死沉死沉的刀在練腿力,哥們這天天光知道打屁聊天加睡覺了?磥硪訌婓w能訓練了。

    我嘆了口氣:“可惜了一次機會!

    李文哲罵道:“狗日的命不該絕!

    我當然知道他罵的是木村,他也知道我說的是木村。

    我指了指他的褲襠:“先頭你的破槍走火了,嚇死我了,看看你身上有沒有受傷的地方?”

    李文哲不好意思的從口袋里摸出那把手槍塞進了背包里:“老子渾身都是傷,不知道哪里挨了。想玩個洋玩意,沒想到玩扯了,差點把自己玩死!

    看看他尿尿被電打的事肯定成為他的心里陰影了,丫的以后出門都躲著電線桿子走。

    “大爺的,褲襠咋跟漏風死的,這么涼快?”

    李文哲翻弄著自己的褲兜,最后拉開自己的腰帶往褲襠里看了一眼,驚道:“太他么命大了,就差一點就把老子的命根子給干透了。

    我笑嘻嘻的坐在地上看著他褲襠處的那個子彈打出來的窟窿道:“咱倆都命大,要不然都要被你這破玩意害死,咋就打偏了呢?”

    “再正五度,老子就沒有下半輩子了!

    李文哲有些后怕的唏噓道。

    “打死你都不多!”

    我氣氛的吼道:“幸好老子沒讓你自己殿后,沒開打呢,先特么的躺了!

    李文哲羞赧道:“哥們這不是興奮了么?多喝了一罐啤酒……”

    “多喝了一罐?”

    “呃,就喝了一罐!

    “就你那小**似的酒量,還敢在戰斗前裝逼,你沒死真感覺對不起黎民百姓!

    “扯大了!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咋地,你咬我?”

    我和李文哲勾肩搭背走在這條寂靜的公路上,一直走向了遙不可知的遠方。

    未來的路還很長,我知道,要抓緊時間珍惜每一個朋友,因為他們不知道什么時間就再也不會再出現在你身邊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