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199章 光明與黑暗之間

第199章 光明與黑暗之間


    我的腦子昏昏沉沉的,自己仿佛走入了一個漆黑無比的狹小空間,我的幽冥眼已經失去了效力,我什么都看不到,我被這黑暗刺激的十分恐慌,整個人已經快要瘋掉。

    在我即將崩潰的剎那,我看到了黑暗中劃開了一道曙光!

    一扇大門漸漸拉開,無盡的光明透過我的身體照射進來。

    一個聲音響起:“過來,過來……”

    我向著那光明邁了一步,突然喊道:“不,你不是光明,你是黑暗!

    “不,我是光明!”

    一道人影出現在了那道大門的門口,狹長的身影,無盡的痞意,玩世不恭的態度,邪魅的笑容。

    “死老頭?你,你還活著?你不是已經被贏勾給……”

    我發現自己哽咽不止,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我當然還活著,老子永遠都活著!

    那道身影激情洋溢的說道。

    接著,他轉身,跳入了那無限光明之中,消失無蹤。

    “你不要走!”

    我奮力的向著那光明之門跑去,腳下不知道絆在了什么東西上,一下子摔了個跟頭。

    他大爺的!

    我怒罵了一句,扭身一看,居然是一口棺材,一具半人高的棺材,和我在佘山湖底看到的棺材一摸一樣的棺材。

    我顫抖著雙手去碰那口棺材,誰知道那棺材居然自動站了起來。

    ‘啪嗒’棺材蓋落在了地上,里面走出了一只醬紫色的手臂,半人高,有我大腿粗細,這只手臂的手掌上有四根指頭,斷裂的那根小指引起了我無限的憤恨。

    贏勾臂!

    黑暗中走出了一個人,看不清面容,他撿起贏勾臂,裝在了自己的斷臂上,似乎邪邪的笑了一下。

    贏勾!就是這東西把老死頭打死的,就是他,就是這個人沒錯了,死老頭呢?他剛剛去哪里了?

    我翻身站起,對著贏勾怒吼:“你該死……”

    我伸手去抓自己的羅剎劍,卻什么都沒有抓到,我驚慌中撩起了自己的留海,胎記蝎子卻毫無反應,我伸手去摸自己胸前的陰陽筆記,卻發現自己光著身子,一絲不掛。

    我的武器呢?我的力量呢?

    無盡黑暗向我淹沒而來,贏勾伴隨著黑暗降臨到了我的身邊:“死老頭已經被我咬碎了骨頭,吃了筋肉,你,也要死!”

    “不……”

    我怒吼著,掙扎著,踢踏著,卻毫無作用。

    突然,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又輕松了許多,好像已經沒有了束縛。

    當我再次看向那片黑暗中時,發現死老頭又出現了,他一身是血,擋在那個黑暗與光明的交接點,對著我虛弱的喊著:“快走,快……走!”

    “不,我不要你死,死老頭,死老頭……”

    我猛然間坐了起來,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發現整個屋子都是白的,白白的墻壁,白白的床單,白白的衣服。

    窗外,刺眼的陽光照射進來,洋溢著溫暖。

    身旁,妞妞趴在我的床邊,沉沉的睡著,眼角還帶著淚花。

    這是哪里?我做夢了么?我甩了甩頭,先是回憶了一下夢中的情景,接著回憶起我昏迷前的情況,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

    這時妞妞也醒了過來,看到我坐在那里發呆,驚喜的立刻喊道:“小神棍?你醒了?”

    我看了看她,點點頭:“這是哪里?”

    妞妞低聲道:“驅魔處的護理室!

    我沒有問最后的結局如何,因為我不想觸碰自己心底的那絲悲傷,我起身從床上下來,雙腳落地的那一刻,我腿軟了一下,險些栽倒。

    腳都軟了,這顯然是長期沒運動造成的結果。

    “我睡了多久了?”

    妞妞緊張的扶起我:“大概有一個多月吧!”

    “一個多月!”我喃喃著,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艾蓉兒呢?”

    妞妞低聲道:“蓉蓉姐在隔壁,她醒的比你早,只是好像一直在發呆,每天除了吃飯就是睡覺,一句話也不說!

    我點點頭,扶著床頭適應了一下腳底的力量,緩解了一下血肉神經之間的流動后,拉開了護理室的門。

    我在妞妞的攙扶下一步步走到了隔壁的護理室,輕輕的推開那扇白色的門,看到了坐在床上毫無表情的艾蓉兒。

    艾蓉兒依然梳著馬尾辮,和我一身雪白的病服不同,她的穿著依然整齊,只是從前靚麗而活潑的服飾搭配給改成了黑褲白衣。在她的胸前,一朵淡黃色的小花微微顫抖著,代表著她冷淡表情下一直不曾停息的心臟跳動。

    她似乎沒有在意到底是誰走進了她的房間,當她看清楚是我坐在她的面前時,她淡淡的對我點了點頭道:“醒了?”

    “醒了!”我同樣淡淡的回答道。

    我們都沒有提那個人,那個名字,盡量去避免那種哀傷渲染到這間屋子。

    “什么時候能康復?”

    艾蓉兒問道。

    “我還不知道,不過我感覺我隨時可以出去!

    我當然知道艾蓉兒問這話是什么意思,所以我毫不猶豫的就做好了隨時脫掉這身白衣病服的準備。

    妞妞又接著低聲道:“聽醫生說,小神棍的身體恢復的很快,最遲一周就可以出去了!

    “那我們一周后回去如何?”

    艾蓉兒看著我。

    “沒問題!

    我回答的很干脆。

    “你們……”

    妞妞欲言又止。

    “我們的行蹤是沒有人知道的,我們究竟去了哪里也沒有人知道。當然,還有一個玄魁,不過玄魁的目的是讓我們封印贏勾,或者毀滅贏勾,他絕對不會跟贏勾勾搭到一起害我們的。

    贏勾復活的事情看似離奇,其實只有我們三個知道,這事一點也不離奇。

    為什么那青銅面具被死老頭揭下后就變成了銀白色?

    為什么死老頭和你一起進入湖底就被吸入了贏勾臂的封印之地?

    妞妞帶著我從后山出現,剛剛好贏勾臂從山內躥出來,而贏勾臂之前是有人切掉過它的一根小指!

    這是最大的問題所在,那個人有本事切掉贏勾臂的小指,就一定有辦法放贏勾出來。

    可是他沒有,他卻把消息散布出來,讓驅魔處的人去處理贏勾事件。

    結果,好死不死的卻是我們接了這個任務。

    如果沒有他,我想現在,我們都已經在地府團聚了!

    艾蓉兒的語速很平緩,但是我能感覺得到那股濃濃的怨氣和怒意。

    “你們打算怎么做?我就跟你們怎么做!

    妞妞喊著眼淚道。

    她終究還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小丫頭,而且是第一次出任務,沒想到就慘白而歸。

    艾蓉兒抿嘴道:“回陽州,就算是死,我也要把那個幕后黑手揪出來,為我的愛人報仇!”

    愛人?我欣慰的笑了笑,自始至終,她都沒有說出那個名字,那個已經深深的烙在她心底的名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