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190章 贏勾臂

第190章 贏勾臂


    妞妞的雙手抓著幾道細微的黑線綁住了那條半人高的紫色手臂,黑色細線看似纖細,卻牢固無比,被紫色手臂拉的繃直繃直的。

    妞妞在這邊一邊念著口訣一邊拉扯著黑線,密密麻麻的汗珠順著她的額頭流下,蒼白的小臉上滿是凝重,似是用了極大的力量一般控制著黑線那頭的紫色手臂。

    這一幕讓我非常震驚,我雖然知道這丫頭夠強大,可是萬萬米想到居然強大如斯。

    “這到底是神馬東西,居然如此強大!

    艾蓉兒被這突如其來的東西嚇傻了,還在那里傻呆呆的發問。

    妞妞咬牙吐出了三個字:“贏勾臂。這佘山湖底封印的,是真祖贏勾的一條斷臂。

    我和死老頭看了看那條贏勾臂,讓我們最詫異的無非是究竟誰那么厲害,居然能從贏勾臂上切條小指下來。

    不過此時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和死老頭看著那根醬紫色的臂膀,有心上去幫忙,卻又無從下手。

    “你們快跑,我快撐不住了!”妞妞對著我們大喊道。

    跑?此時此刻能跑么??

    讓我丟下妞妞自己跑路?我做不到。

    “大爺的,怕個卵,跟它拼了,怕個卵!

    我話剛出口,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那可是僵尸真祖的臂膀!妞妞再厲害,也不過就是個十六歲的女孩,滿打滿算歷練了不到七年的樣子,天資再高,又怎么能跟僵尸真祖相媲美?

    妞妞都打不過的一條手臂,我和死老頭這樣的上去能頂用么?這不是添亂么?

    或許我連添亂的資格都沒有,妞妞看到我和死老頭兩個家伙光著身子沖向了贏勾臂,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急切,抿住小嘴連續扯動了兩下贏勾臂。

    誰知道不扯動還好,這一扯,原本平衡處于妞妞和贏勾臂之間的黑線居然發出了一聲輕微的斷裂聲。

    ‘啪’,一條黑線斷了。

    ‘啪’,又一條黑線斷了。

    ‘啪啪啪’,連著好幾條黑線像是發生了蝴蝶效應般斷裂,贏勾臂猛的掙脫了黑線的束縛,對著迎頭趕上的我和死老頭便沖了過來。

    噗!

    妞妞吐出了好大一口鮮血,身子仿若一朵凋零的花兒般搖曳了兩下,栽在了地上。

    艾蓉兒趕忙跑過去扶起了妞妞。

    ‘砰砰……嘭嘭!”

    急速沖過來的贏勾臂橫掃在了我和死老頭的肚子上,就像一根圓木樁被掄圓了一般,將我們兩人撞的倒飛而去。

    這胳膊的力量實在太大了,撞在身上就跟被高速行駛的卡車撞了一般,我覺得渾身都像是要碎裂了一樣。

    反觀死老頭,他比我還慘,整個人在空中連噴了幾道鮮血。

    躺在地上時雙手雙腳只剩下抽筋的份了。

    “死老頭!”

    艾蓉兒喊了一聲,又跑過去扶住了死老頭的上身,死命的掐他的人中穴。

    糙!老子跟你拼了,我一翻身,又爬了起來,撩起留海,胎記小蝎子立刻噴出了一道紫火!

    這至剛至陽的紫火直撲那紫色的贏勾臂。

    瞬間點燃了那根棒槌似的胳膊,燃起了熊熊大火。

    古怪的事情發生了,贏勾臂在紫火中掙扎了兩下,居然在地上連著滾了幾滾,水潑不熄,土埋不滅的紫火居然在贏勾臂的翻滾下漸漸的熄滅了。

    再看贏勾臂,除了小臂上的那些符咒被燒的差不多了以外,就是被熏的黑了點。

    讓我更為驚恐的是,這條紫黑色的手臂,在那些符咒被燒光后,仿佛變得更加鋒芒了。

    它以我來不及眨眼的速度來到了我的面前,四根指頭的手掌輕輕一推,我的身子就跟被芭蕉扇扇飛了的孫悟空一般,飛了起來。

    慶幸的是,孫猴子飛了十萬八千里,我只飛出了十八米。

    別說十八米,就贏勾臂這力量,推在人身上跟被打樁機打了一般,被推出一米八也夠受!

    沃勒個叉,一條胳膊就牛掰成這樣,這要是全身都復活了,還不彈彈指甲就送小爺歸西?

    不知道陰陽筆記收不收這玩意,估計只是一條胳膊的話,有難度。

    不試試怎么知道。

    我立刻掏出了陰陽筆記,看了一眼,五通神之前的紙張基本上都有主了,唯一的一張被木村那個混蛋給占據了,雖然我還不知道這里面到底抓的是個啥東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李尚志不會騙我,他說有東西在里面,那肯定是有。

    我現在還不敢進去查探,萬一神經大條了跳進去出不來咋辦?

    瑪蛋的,先用后邊的陰陽狀吧!

    我扯下了一張白紙,使勁的念著咒語,:天地蒼蒼,陰陽無雙,因果所過,活者皆亡!

    那紙陰陽狀頓時飛出,慢慢的變大,猶如一道大門般擋在了贏勾臂之前,一道道金光照射在贏勾臂上,贏勾臂似乎感受到了陰陽狀的強大,停在那里使勁的掙扎盤旋。

    我一咬牙,對著那張陰陽狀再次加大了易場強度,不想著贏勾臂力量大的驚人,任憑我身體內的胎記之力瘋狂消耗也只能拉著它緩緩的往前來。

    再這樣下去,我少不了又跟上次對付木村一樣深受重傷。

    想到這,我咬破了舌尖,一口陽血噴了上去,陰陽狀頓時又散出了一片金光。

    那贏勾臂苦苦掙扎,可是終究沒抵過金光的吞噬,硬生生被吸了進去。

    天空中閃著金光的大門漸漸散盡了光芒,如一張白紙般飄飄蕩蕩的落了下來。

    我呸,真祖僵尸,不過如此嘛!

    死老頭土灰色的臉上也釋放出了一種輕松,妞妞怔怔的看著我道:“不對!陰陽筆記雖然強大,但是你用的是五通神之后的幾張陰陽狀,怎么也會釋放出這么大的能量!

    我一擺手:“哥本事大唄!”

    嗯,這臭屁的本事是跟老神棍學的。

    我又吐了一口腥舔的舌尖血,他大爺的,每次都是舌頭受傷,還都是自己咬的,真賤。

    當我伸手去撿那片白紙般的陰陽狀時,我發現那張紙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

    一張白紙出現顫抖,是多么詭異的事情?

    更詭異的還在后面,這張紙上出現了一絲裂痕。

    然后,那張紙猶如干涸的土地般碎成了塊塊狀,一根滿是白毛的中指伸了出來,對著我,像是在嘲諷我的自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