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150章 信仰都是紙老虎

第150章 信仰都是紙老虎


    兩個生魂轉世投胎去了,屋內的水泥柱子也因為沒了生魂的注入轟然坍塌。

    哥們差一點又被活埋。

    這么大跟水泥柱子坍塌,連帶著房頂又少了一塊,加上昨天我炸爛的那一塊,嗯,這房子已經沒頂了……

    我不知道艾蓉兒看到此時此景會不會有種哭暈在廁所趕腳,我只知道死老頭也不管那兩位有沒有真正的輪回,反正是水泥柱坍塌了,人家法也施完了,坐在塵埃之中,一邊吃著花生米,一邊對數落著我。

    “一看你就沒干過這種事,跟你說干這種事就不能心軟,要穩準狠!

    我好像告訴他剛剛那倆好像進的不是人道。

    但是無所謂了,反正都送走了,就算是送到天道去了,全當給我積了一份功德。

    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原來驅鬼還可以這么驅的。

    不管是鬼也好,蠱也罷,此事算是告一段落,下面就是死老頭跟我的事情了。

    “謝謝!”我對著死老頭拱手道。

    “不客氣,我也是第一次做,以前看人搞過一次,自己手癢,一直沒找到機會,今個算是圓夢了!

    死老頭笑了一下。

    大爺的,第一次,你還真不怕搞出事來,這叫什么?這叫抱著別人家孩子下油鍋自己不心疼。

    “你是替驅魔處做事的?”

    死老頭倒也光棍,忙完了手頭的事情,很直白的問道。

    我點頭,身體繃直,緊握羅剎劍。

    “是為了這次那個神秘人物來的吧?”

    死老頭根本不做絲毫的隱瞞,索性直接捅開了說。

    我一怔,心中驚訝對方居然知道我來的目的,知道此時否認也沒什么用處了,索性點頭承認。

    “你們怎么知道我的目的?”

    死老頭做了一個很夸張的表情:“圈子里都知道了,就你自己不知道么?”

    呃……

    “整個圈子都知道了?什么意思?”

    死老頭盯著我看了半天:“你真的不知道?”

    我搖頭,表示真的不知道。

    “豬啊你,維利社社長來陽州,你居然不知道?”

    神馬?維利社社長?我忍不住渾身抖了一下,要不是怕丟人我就當場尿了。

    我真想立刻給水墨打電話大罵他一頓,我曾經想過很多種情況發生,獨獨沒有想到,對方來陽州的,居然是維利社的大BOSS,這不是把哥往虎口里送么?

    我重重的喘息了又喘息,咬牙了又咬牙:“你確定?”

    死老頭倒是很灑脫,把襯衣領子一掀,露出了他鎖骨上個‘維’字刺青道:“這回你信不?”

    我特么信你個鬼!

    我腦中急速的旋轉,最后盯著死老頭道:“你耍我?”

    “切,你愛信不信,談談我們的事吧,我本來是想來教訓教訓你的,不過通過剛才那兩只尸蠱的事情,我發現不用教訓你了!

    死老頭的語氣很囂張,讓我有種不爽的感覺了。

    我冷哼一聲:“你憑什么教訓我?就憑你那根曲了拐彎還能射出子彈的拐杖?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NO,NO,NO,身為術法高人,用火器怎么能顯示我高人的風范呢,我個人認為,任何斗法都是裝逼扯淡的行為,真正能看出一個人實力的,只有拳頭!”

    死老頭說完,居然將拐杖丟在了一邊,健步如風,一跳便來到了我的面前,舉拳便打!

    拳速迅捷,出手凌厲,我根本沒看出來,這小子除了術法高超外,還有這么強健的體魄。

    人家赤手空拳,我也不能占人便宜,想都沒想羅剎劍便憑空消失,我探出手掌在死老頭的手腕處向外一撥,一腳對著他的肚子蹬了上去。

    死老頭的功夫確實棒,拳頭被撥開,肚子大敞四開之下毫不慌亂,腳底用力躍起,雙腿盤橫,擰住了我踹出的腳腕,身子前探,雙拳齊出,沖著我的胸口搗了過來。

    說實話我跟著老神棍幾年根本沒學到有套路的功夫,但是我對危險的敏感遠遠勝過所有人,尤其是這如雷霆般的雙拳。

    我根本躲不開這一對拳頭,無奈之下收腿上拉,因為兩人身體挨的太近,蹬腿是蹬不開的,索性直接膝蓋頂上,如果他一對拳頭轟中了我的胸部,我的膝蓋同樣頂碎他的卵蛋。

    “糙,跟老子玩陰的!

    死老頭罵了一句,收拳變掌,雙手下壓我的膝蓋,我毫不猶豫使勁頂了上去,這家伙雙掌微微一撐,借著我膝蓋一頂之力躍向后方。

    我一看他后退了,身子如影隨形,如獵豹般追了上去。

    誰知道死老頭豎起了一個暫停的手勢,我硬生生的收手,舉著拳頭問道:“怎么了?你怕了?”

    死老頭瞪著眼睛道:“我會怕你?”

    “那繼續!”

    我咬牙切齒。

    “我是懶得打了,你小子不按套路出牌!

    死老頭攤手道。

    我知道他這是在示弱,既然對方都已經示弱了,我就沒必要再緊追不舍了。

    撤了拳頭,我看著他:“你可以走了吧?”

    雖然老神棍跟我說過維利社的人人人得而誅之,可是沖著這小子剛剛送尸蠱輪回的表現,我覺得他還沒壞透,而且我并不是驅魔處的人,沒必要跟他生死相搏,主要是我沒有自信能搞的定他。

    死老頭搖頭:“我走?你跟我一起走吧!”

    我去,我跟你走,我有毛病邁……

    “為什么要跟你走?”

    死老頭掰著指頭道:“喝酒!咱們不打不相識嘛!你看啊,你在這破屋子也沒法住了,萬一下個雨之類的,你總不能躲在墻角看天哭吧?

    再說了,我剛才不是說了么,我已經改變主意了,我發現你這個小子根本沒有愛情觀,所以你跟蓉兒肯定不是啥男女朋友關系,最多是,嗯,我知道了,驅魔處派你來打探情報的,然后你找到了蓉兒,應該是這種關系!

    我靠,我說這貨怎么對我的態度變得這么大呢,感情人家都算好了,我跟艾蓉兒頂多算是雇主與員工之間的關系。

    既然不是我有毛病,那就是這家伙有毛病。

    “你到底是不是維利社的人?”

    “是!你看我的刺青!絕對維利社骨干的紋身!

    “你知道我是來替驅魔處辦事的么?”

    “知道!”

    “維利社和驅魔處到底是不是對立的?”

    “是!”

    “那你還拉我喝酒?”

    “維利社和驅魔處對立不等于我跟你對立!只要你不是來追求艾蓉兒的,我就跟你不對立!

    “我靠,你還有沒有點職業道德?”

    “那不叫職業,那叫信仰,但是在我的女神面前,一切信仰都是紙老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