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130章 入獄

第130章 入獄


    驅魔處,在我的印象中是十分神秘的,至少那四名白西裝的強大和水墨的無敵都帶給過我一種別樣的震撼。

    雖然我很討厭班慶濤,并因此牽連著討厭驅魔處。

    我滿以為我和李文哲會被班慶濤帶回驅魔處,然后經過層層的審判,最后才定下該如何懲罰我倆的決定。

    可事實告訴我,我太小看這個地方的黑暗了。

    那道白光的去向是驅魔處又不是驅魔處。

    當我們站到白光盡頭的時候,不由得產生了一種憤怒和苦笑的神情。

    白光的盡頭是一座大門,高大而森嚴的感覺,只是這大門,怎么有點歪?

    傾斜三十度角的樣子,讓人感覺很怪異。

    門楣上掛著一塊牌子,牌子上四個震懾人心的大字帶給我的沒有震撼,只有憤怒,驅魔監獄。

    沒錯,但凡走入這道白光的,除了驅魔處的公干人員外,就只有一種人——囚犯。

    我和李文哲現在就屬于后邊這種人。

    那四名白西裝很顯然對我們的控制極為嚴格,畢竟對一個憤怒狀態下敢殺掉要犯的術法高手,一般的手段顯然都不能約束我們的行為。

    所以我和李文哲受到了最高規格的待遇——手銬加腳鐐。

    這一對手銬和腳鐐雖然看起來和普通的貨色沒什么分別,可是帶上它的人才知道,這種特殊金屬做成的手銬和腳鐐足足重達二十公斤,換成一個普通人都會被墜得趴在地上。

    李文哲看著那對厚重的鐵嘎達,咧嘴對著我笑道:“沒想到,我人生的第一次到驅魔處居然是來坐牢,真特么搞玩笑!

    我看著班慶濤刻意維持著死板的臉,瞇縫著眼睛對他問道:“我們是重犯?你腦子沒秀逗吧?我要見水墨!

    班慶濤冷哼一聲:“墨先生是你隨便就能見得么?這兩人,蓄意殺害驅魔處要犯,我懷疑他們是維利社的探子,先下黑牢讓他們清醒清醒!

    我雖然不知道黑牢是什么東西,但是看班慶濤眼中那一絲幸災樂禍我就知道絕對不是什么好東西。

    “你,有本事就整死我,不然我早晚會整死你!

    班慶濤聽完我這句話后表情變得有些怪異,他踱到我的身邊,探下身子道:“你知道么?當年你師父也曾進過黑牢,他出來后對我說的第一句話便是我要整死你,可是我還是活的好好的!

    說完這句話,他抬起頭,絲毫不在意我憤怒的眼神,對著那四名白西裝道:“帶走!

    我和李文哲被四人駕著走入了驅魔監獄的大門,看到的是一條彎彎曲曲歪歪扭扭的小道,此時我終于明白了,為什么那個大門有點傾斜,因為那個大門和這條小道形成了一個陣法,一個很難從外面很難進來,從里面很難逃出來的陣法,這陣法的名字叫斜門歪道。

    之所以要駕著我們走這段路,就是為了不讓我們記住這條路的走法,如此古怪的一條道,用心去記肯定是不行的,腳下的步法里肯定有一些機關存在,不然也不可能這么謹慎。

    走過這段歪門斜道,我和李文哲的雙腳總算落了地。

    兩名白西裝在前,兩名白西裝在后,把我們兩人夾在了中間,我和李文哲對視了一眼,同時邁步。

    只一步,落腳聲就傳來沉悶的金屬撞擊聲,我們兩人不由苦笑,這對鏈子可夠沉的了,班慶濤這王八蛋也真夠狠的。

    我們每邁出一步,都要耗費巨大的體力與腳底的鐵疙瘩做斗爭,卻又不得不緩慢的挪著步子,跟在這四名殺戮機器的身后,一步步的向著未知走去。

    走過斜道后,我們來到了一處監舍,監舍前有巨大的空地,稀稀拉拉的數十個囚犯正放風似的活動著自己的肢體。

    他們聽到沉重的腳鐐聲之后一個個都震驚的望向了我們,隔著一層白色透明的玻璃墻,他們看到了我和李文哲一步步緩慢的走進來,眼中的驚奇變得更加耐人尋味。

    “快看,監獄里來了新的囚犯!

    “是兩個年輕的小子!這么年輕,就用上了重銬和鐵撩,還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

    “哎,可惜了,兩個潛力非凡的苗苗,就這么被抓進來,這輩子就這樣了!

    “你怎么知道他們出不去了?”

    “廢話,你看看他們去的方向,那是黑牢!

    議論聲戛然而止,囚犯們一個個擔憂的望著那座黑漆漆的跟煙囪似的地方,全都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但凡進入黑牢的,哪一個不是重刑犯?你看看哪一個活著走出驅魔監獄了?”

    “不是說百年前有個人活著出去了么?”

    “靠,一百多年就出去一個,這概率有多大?”

    “也是!

    眾多囚犯對于監獄內枯燥無聊的日子實在太無趣,只能靠扯淡來打發時間。

    “這倆小子進了黑牢,就會脫了半條命,咱們賭,他們多久能出來!

    “最多一星期!

    “扯淡,能呆一星期的都是高手,這倆小子怎么看也比高手高點,我賭倆星期!

    “干你大爺的,老子賭三天,那個長頭發的三天,那個短發的五天!

    “我倒是覺得那個長頭發的能呆更久,反正我賭了,短發的小子一天,長發的三天!

    我和李文哲并不知道這些囚犯無聊之下的賭盤,我們知道的是,那四名白西裝把我們分開推進了兩個大煙囪之中。

    “小子,扛不住的話就喊出來,我們這里是不會搞死人的,犯錯是需要懲罰,但是也要講求人道主義!

    關門前白西裝對著我古板的念叨了一句。

    我個人估計每一位進來的囚徒都會被叮囑這么一句。

    咣當!厚重的鐵門關得嚴嚴實實的,在一片漆黑之中,我的幽冥眼亮起了一絲光亮。

    這特么是什么地方?我往前走了兩步,感受到一股潮濕的氣息在向我撲來,接著便是一陣嘩嘩嘩的流水聲。

    我試圖躲避,可是腳底的腳銬實在太重,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體力,我根本躲不開這水浪的襲擊。

    流水聲越來越大,這股子帶著臭味的污水開始漸漸升高,蔓延了我的腳面,膝蓋,腰部,一直到了我的胸前才停了下來。

    我重重的喘著粗氣,鼻中滿是難聞的腥臭味道。

    這,這特么的是下水道的臭水!

    我抬頭,看著高高的筒子頂那一處小小的通氣孔,怒吼道:“班慶濤,我****姥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