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108章 三世薄份

第108章 三世薄份


    馬面看著我拿著陰陽筆記的囂張樣子,那張馬臉氣的都變綠了,嗯,他原本就綠油油的,跟帶著綠帽子似的。

    “西門榮,你以為你拿著陰陽筆記我就怕你了?我可是地府正職的鬼差,你敢動我,就連閻王都不會放過你!

    馬面的話有點色荏內斂。

    我笑嘻嘻的說道:“你不怕我,來?試試看,看看我敢不敢收了你,別忘了,老子是誰的徒弟!

    馬面被我氣得兩個鼻孔直往外冒白氣:“就是易正陽也不敢對老子怎么樣,我還不信了,你小子真敢動我!

    馬面說著話,手中的鐵鏈子使勁一甩,居然由胳膊長短變成了幾米長,徑直向我卷來。

    鎖魂鏈,顧名思義,一點被馬面這條鐵鏈子鎖住,就會命喪黃泉。

    不過他也就嚇唬嚇唬普通人還行,對我來說,這就是一條破鐵鏈子,打在身上或許有點疼,想把的靈魂抽出體外,還真有難度。

    為啥?因為我是人,是人就會動,鬼才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給他抽呢!

    馬面的鏈子很長,可以長到繞整個地府轉無數圈,不管你跑到哪里它都可以打的到。

    但是它畢竟是條鏈子,不管是金鏈子,銀鏈子,還是鐵鏈子,只要是鏈子,就可以解開它的糾纏。

    馬面的鎖魂鏈也是鏈子!所以在我被鎖魂鏈纏住的那一刻,我想解開它。

    我曾經在道水老和尚的無名廟宇中歷練了一年,那一年,我除了把那個老禿驢養的白白胖胖的之外,還做了一件事,就是背佛經。

    當我把道水老和尚廟堂里所有的佛經都背誦之后,我悟了一個道理。

    那就是這世間所有的東西都是可以放下的。

    放下,簡單兩個字,寥寥十一筆,卻不是什么人都能悟透的。

    很榮幸,我不但悟透了,還從其中學到了佛家至圣的術法。

    我淡然的看著馬面的鎖魂鏈纏繞在我身體的周圍,我撩開了額前的劉海,露出了蝎子般的胎記。

    胎記之力隨著我的開啟涌滿了我的全身,一股強大的氣息瞬間將周圍無數的厲鬼沖擊的無影無蹤,只剩下了馬面一個。

    馬面絲毫不在乎那些鬼魂的死活,他那張馬臉冷漠又帶著點興奮。

    “哼哼,就憑你小子還想收我?馬爺從修羅道打殺出來的時候,你小子還不知道在哪個道里當癟三呢!”

    馬面越說越得意,手中揮舞著鎖魂鏈越發的快速,看丫那得意的樣,跟圣斗士里那個玩星云鎖鏈的家伙似的。

    不過那家伙張的蠻娘炮,馬面張的忒爺們,這倆根本不挨邊嘛!

    我有時候都佩服自己的胡思亂想,居然能把一美男子和一丑貨放在一起看看哪個長得對不起社會,那結果還用比么?

    眼看著馬面那張得意的馬臉都快變成驢臉了,我知道不能再讓丫得意了,萬一這哥們得意過頭了,一高興抽過去了,哥們可真要被閻王追殺了。

    馬面說的對,我真的不敢收了他,不過解開他的鎖鏈,把這王八蛋暴揍一頓的想法還是有的。

    “是么,那我今天就讓你在癟三的腳下求饒,佛門至宗,阿蘭若,唵。修利修利,摩訶修利,修修利,薩婆訶,大解脫術!”

    隨著我一陣陣的佛家梵語念出,我的身后出現了一個佛陀的頭像,接著一變十,十變百,百變……

    嗯,千千萬我是變不出來了,畢竟我不是真正的佛門弟子,信仰根本談不上虔誠,能學會這大解脫術已經是非凡。

    即便是一百個佛陀金光,也讓馬面感到無窮無盡的壓力。

    佛說,普度眾生,馬面從修羅道里出來,自然身受無窮孽障,佛陀不渡他渡誰?

    解脫,既解開,脫下!

    這兩個字在許多人眼里看起來這么的風騷嫵媚,多么的充滿幻想,在我眼里卻是厚重的概念。

    你們是輕解羅裳,脫下褲子,哥們是解開鐵鏈子,脫下一層皮!

    隨著我解開鎖魂鏈從那堆廢鐵中走出,感受到那陣陣佛陀帶來的金剛怒目之意,馬面的馬臉終于垮了下去。

    “馬面,我今日只想帶我的兩個朋友離開,不想惹事,所以你最好自己滾蛋,不然的話,小爺我不敢收了你,鎮壓你個百八十年的還不是問題!

    我晃蕩著身后百十個佛陀嚇唬著馬面。

    說實話,維持這百十個佛陀的形象是極耗體力的,我的胎記之力在瘋狂的流失,至于封印馬面,純粹是嚇唬他,我現在的實力頂多跟他算個平手,想要鎮壓他,除非我動用陰陽筆記。

    我就是在賭,賭馬面害怕,賭他自己離開。

    誰知道這馬面害怕是害怕了,但是卻仍然沒有離開。

    他指著李文哲和徐晴雯道:“這兩人你一個都帶不走,就算我不攔你,你也一樣帶不走他們,不怕告訴你,他們是三世薄份轉世,這是第三世,這是命,你改變不了的!

    我傻眼了,三世薄份?何為三世薄份?有緣無份叫薄份。這到底是多委屈的生活才會成為這種緣分?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李文哲和徐晴雯該不會上上上上輩子出現了什么殺父滅門,養子娶妻之類的事情吧?

    靠,就算他們的上幾輩子都有問題,可也不能禍及這輩子?

    沒這個道理!

    不管是李文哲,還是徐晴雯,這輩子他們都只是普通的人,李文哲更是身帶功德的抓鬼師,再薄份,也不能禍害人家吧?

    即使是薄份又如何?欺負人不帶這么欺負的。

    我冷哼一聲:“命?不能改?你應該知道老神棍為了我改命的事情吧?”

    聽了我這句話,我居然在馬面的臉上看到了肅然起敬的神色。

    他搖了搖頭道:“你不是易正陽,你沒有皇族封印,再說就算是現在的易正陽,他也做不到改命!

    我也搖了搖頭道:“我想說的是,我師父要逆命,我身為他的徒弟,也同樣要逆天!今天,我非要帶走他們兩個!

    馬面沉默了,但是他并沒有讓開道路。

    這時頭頂黑漆漆的鬼氣之間,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西門小先生,今天你還真不一定能帶走他們倆!

    我抬頭望去,鬼氣散開,一個花彩黑臉,頭戴烏紗帽,手執判官筆的家伙漫步走來,我不由得露出了恭敬的表情,對著他鞠躬行禮道:“黎叔好!

    瑪德,雖然知道來者不善,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小爺現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賣萌。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地府東府的黎判官。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