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74章 再返福壽店

第74章 再返福壽店


    我和老神棍步行著出了城,一路上我不斷的回憶著六年前我穿著大號的黑色風衣跟在他屁股后邊在寧川城內掃大街的情景,嘴角浮現出溫馨的笑意。

    此情此景再次重演,我已經是一個身高近一米八的大小伙子,而老神棍卻變成了滿頭白發的蒼蒼老者,令人不勝唏噓。

    這六年我查閱過無數的秘藏資料,希望把老神棍失去的壽元補回來,可是這壽命就跟時間一樣,有去無回,我只能在以后的時間里用自己的行動去彌補對他的愧疚。

    再次回到寧川城外,那條熟悉的土路已經鋪上了水泥,街邊的店鋪倒是沒有太多的變化,越往深處走越顯得清冷。

    尤其是深夜,除了隔壁那家床上用品商店還亮著燈,其他的店鋪已經關了門,許多店鋪的門面都已經腐壞,顯然隨著生活質量的提高,這條街上的人們都往城里發展,使得整條街愈發的冷清。

    不過這樣也好,我們的工作大多數都在夜間執行,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轉過街角,我又一次來到了福壽店的門前,厚重的門板已經滿是塵埃,結滿了蜘蛛網,門楞上的小白花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經不起風吹雨打而腐壞,看來再強大的東西也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大門的正中央,交叉貼著兩條白色的封紙,上面的字還是滿清晰的,看來是新貼上去沒多久的。

    我看了一眼,寧川市工商局封。

    擦!這幫王八蛋!

    我罵了一句,一把扯下封條,輕輕的推開了門板,一道亮光照在我的臉上,似在審核什么,隨之隱去。

    我看著對面的那面鏡子,心說老神棍的這陣法還是管用,小白花雖然壞了,但是這面鏡子的力量還在,看來這幾年福壽店并沒有再被外人侵入。

    走入福壽店,我拉了一下門邊上的燈繩,燈光居然亮了,這電路居然沒有被破壞,實在太幸運了。

    老神棍也走了進來,看著熟悉的環境,唏噓不已,順手抄起黑布將墻上的鏡子蓋住,燈光也隨之自動熄滅,無炎的身影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小子,你長大了!

    無炎面無表情的冷酷模樣依舊是那么帥氣,依舊冰冷的氣息卻讓我感到溫暖。

    看得出來,這六年他又強大了許多。

    “師叔!

    我對著無炎張開雙臂。

    無炎面無表情的和我擁抱了一下,然后看著老神棍道:“你回來了!

    老神棍擺擺手:“我可不喜歡煽情!

    無炎飄到電腦面前,自行的打開了電腦:“切,德行!你再不回來,這店子就要被拆了!

    老神棍拍著桌子喊道:“喂喂,知道你本事大了,可是我那電腦上畫了那么多符,你就不怕被弄死?”

    無炎鄙視的看了他一眼:“老子玩符的時候,你還跟在師傅后邊學跑路呢!”

    這師兄弟,見面就相互擠兌,福壽店永遠不缺歡樂。

    老神棍也不氣惱,走到無炎身邊道:“怎么回事?”

    無炎沒好氣道:“還不是那幫工商局的,天天來敲門,白天找不到人,就晚上來,要不是老子這幾年天天晚上斗地主,你這破店早就被拆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不過這幫孫子膽子也真是小,晚上光看到這屋子里電腦在閃,卻看不到人,一個個嚇得跟掉了魂似的,后來干脆把大門貼上封條,不敢再來了。

    后來又來了幾個道士,喳喳嗚嗚的做法事,似乎是沖著我來的,可惜,他們的水平差太遠,我一露面,就都嚇跑了,以后再也沒有人來找事了。

    不過最近我聽說這條街上的店鋪都要拆遷,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來拆,琢磨著你們倆要是再不回來,我就拖著我的骨灰盒跑路了!

    老神棍頓時變臉了:“拆遷?誰特么敢拆老子的店?他們不想活了?老子早就說過了,這條街所處的位置是寧川市的陰脈主脈上,老子的這個店就是陰脈的脈眼,老子的店一拆,整個寧川市都別想得安寧!

    無炎聳了下肩膀:“我只是聽說,最近工商局的那些混蛋總來這邊,看那樣,你這店子是第一個要被收拾的對象!

    “反了他們了!”

    老神棍氣得原地打轉,最后拍著桌子道:“老子不管,誰敢拆我的窩,老子就跟他拼命。我這就給他們局長打電話,讓他們局長來見我!

    老神棍說著掏出了手機,噼里啪啦的按了幾個號碼出去。

    這架勢,知道這老家伙的都知道他是個神棍,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老家伙是多大的首長呢。

    我腦袋上一片黑線,趁著這倆貨打嘴仗的機會抓緊開始收拾房間,六年,這屋子已經積了厚厚的一層灰塵,起碼要把自己的窩和老神棍的窩先給打掃干凈能睡覺再說。

    對于這倆貨口中的拆遷啊,封店啊之類的,我一點都不感冒,因為我知道,老神棍回來了,誰也不敢拆這個地,正如他所說,福壽店的這個地犯邪,沒有了福壽店,怕是整個寧川都要出現大動蕩。

    別不信,據我這些年學的東西來看,最近幾年最出名的幾次地震都跟城市的風水被破壞有關,世間萬事萬物都講究陰陽調和,福壽店就是寧川陰脈的克星,像我和老神棍住在這里或許還有鎮壓的作用,如果換成了其他人,最多一個星期,肯定出事。

    我先打掃了老神棍房間的衛生,然后又跑到儲物間去打掃自己的房間,當我打掃完之后再出來,發現這倆貨已經結束了爭吵,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了,老神棍那呼嚕聲震得整個福壽店的房梁都在顫抖,灰塵撲棱棱的往下掉。

    靠!我嘟囔了一句,扭頭回屋睡覺。

    這一夜,我終于睡了十八年來第一個安穩覺,特么的居然沒做夢。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床,熟悉的打開店門,繼續打掃衛生,從天蒙蒙亮一直干到了太陽升起才算把整個店子里里外外打掃了個干干凈凈。

    當我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勞動果實,蹲在門口學著老神棍看過往美女的黑絲美腿時,一輛工商局的公車停在了福壽店的門口,車上跳下來幾個人,其中一個開口道:“隊長,不是去隔壁那店里搞藥么?咋停在福壽店了?晦氣!

    被叫做隊長那人卻一臉憤慨的對著我罵道:“總算特么的開門了,小子,這店是你們盤下來的,還是一直沒換過東家?”

    這個人我認識,他真是六年前那個曾經被我一竹條抽了滿臉開花的小子,他并沒有認出我來,我卻認得他。

    他叫黃鑄,六年的時間,黃鑄也由一個毛頭小子變成了年僅逾三十的中年人。

    這家伙也夠可以的,當年氣沖沖的離開公安系統,卻搖身一變,穿上了工商制服,還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

    看到是他,我就明白了,一直以來到福壽店找麻煩的正是這個小子,當年老神棍看他的面相就說這小子特記仇,當時我還沒在意,沒想到!

    這小子記仇的心思也忒重了,這特么都過去六年了,你還沒放棄報仇?

    當時多大點屁事,能記六年,你小子這心比針別都小,還是不是個男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