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44章 全瘋了!

第44章 全瘋了!


    妙算老道的四句話讓我絞盡了腦汁研究了好久也沒研究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這是一個很郁悶人的事情,就好像猜謎一樣,越不告訴你,你就越想知道答案。

    所以我一直都在研究這個事。

    反觀老神棍,他倒是像沒事人似的,該忙活什么忙活什么。

    也不能說他是沒事人,老神棍現在很忙,忙著畫符。

    從屠璜那里得到的大把陰魂珠被老神棍拿了出來,每一顆珠子內都鎮壓著一只鬼魂。

    這些鬼魂大多都是厲鬼,用老神棍的話來說,剛好可以用來畫符。

    老神棍的黃紙符大多都是畫好后再將厲鬼封印進去,增加紙符的威力。

    而且畫符極為不易,十張符里能讓他滿意不過一兩張,其余的都是廢符。

    不過用老神棍的說法,就是他易正陽畫的符,即使是廢符,驅邪也是沒問題的,所以成功的畫符都被他自己留了起來,廢符都掛在店里向外兜售。

    老神棍連續畫了十張九坎霹靂符,就是在對付百鬼晨行時用的那種可以召喚雷電的符紙,威力巨大。

    此時我才知道這符不是什么白云觀,紫云觀的鐘什么老道畫的,而是出自老神棍之手,看來這老神棍還有造假仿制的能力。

    老神棍告訴我,這種符需要九只厲鬼封印進去,一鬼一坎,每一寸符紙都要覆蓋到,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他說很難,但是我看他熟練的手法,也沒覺得多難,不過半個多小時,這老家伙就連續畫好了十張九坎霹靂符,其中能用的有三張,可以兜售的剩七張。

    畫符成功率百分之三十,老神棍還是很滿意的,得意的哼著小曲,收起三張完好的九坎霹靂符,剩下的都由我來收拾了。

    畫好了符,老神棍便開始翻箱倒柜的折騰,折騰了半天翻出了一大堆東西,我看了一眼,直咧嘴。

    這都是些啥東西!

    安陽地圖一份,照相機一個,墨鏡一副,銀行卡一張。

    “師傅,我們這是去準備旅游邁?”

    老神棍兜頭給了我一巴掌:“不學無術的家伙,旅游個屁,我們這是去賣命!

    我心中納悶,這些東西怎么看都像是去游玩用的,哪里會有賣命那么恐怖。

    老神棍也不搭理我,把墨鏡往鼻子上一架,銀行卡貼身藏好,地圖一拿,照相機往我脖子上一掛,領著我便走,臨走前還把裝著無炎鬼王的木盒塞進了我的懷里。

    我只好乖乖的跟著,出了酒店,老神棍直接打了一輛車,對著安陽地圖上比比劃劃半天,一直把那位司機師傅等急了才開口道:“去鄴北!

    那位司機師傅看著我倆怪異的造型,咧嘴道:“哥們,去鄴北起碼得五百塊?”

    這家伙以為我倆沒錢,老神棍帥氣的一撩風衣,摸出了一個LV的真皮錢包,直接捏出一疊往車上一丟:“走吧!

    司機眉開眼笑的看了一眼那疊錢,接著苦著臉道:“哥,這才四百,你疊成兩層它也不是八百塊啊……”

    老神棍把眼一瞪:“這是訂金,你要是拿了錢不跑車了怎么辦?”

    司機也是個奇葩:“我車在這,我能跑哪去?”

    老神棍伸手去拿那疊錢:“你跑不跑?不跑我換車了!

    司機趕忙攔住老神棍的手,把那四百塊錢塞進了自己的口袋道:“跑,我跑,坐穩了您!

    這位司機讓我們坐穩是有道理的,因為他的車開得比較快,可是即便再快,整個路段也跑了近三個小時。

    到了鄴城后,老神棍又在地圖上比比劃劃,對著司機道:“去高陵!

    司機顯然愣了一下,接著搖頭道:“那地我不去!

    老神棍皺了下眉頭,又從錢包里摸出來一疊錢道:“夠了吧?”

    這位司機看著那疊錢,為難道:“哥們,錢是好東西,可是給再多我也不去!

    老神棍怒了,沖著司機吼道:“為什么?”

    司機哭了:“哥們,您在逗我玩么?高陵那地不能去,實不相瞞,我家就住在高陵附近,我前兩天剛剛才從高陵跑過來的啊……那,那地鬧鬼……”

    鬧鬼?我和老神棍對視了一眼,老神棍的嘴角扯了一個笑意,那意思很明顯,鬧鬼就對了。

    老神棍斜眼看了一眼司機,掏出口袋里的煙遞給了司機一根道:“兄弟貴姓?”

    司機接過煙,看了一眼:“喲,您真是個有錢的金主,我姓龐,名……你就叫我老龐吧!”

    老龐言語之中帶著閃爍,但是我看出他不是忌憚我和老神棍,而是不愿意說出自己的名字。

    哼,你不說哥就不知道了么?我早就看到了你車內擺著的工作證,不就是姓龐名光么?有什么不好意思開口的。

    老神棍和老龐兩人開始吞云吐霧,搞得車內烏煙瘴氣,跟西游記里妖怪出沒的地方一樣,嗆得我直咳嗽。

    老神棍搖下車窗,吐了口煙道:“老龐,我這個人!就喜歡奇奇怪怪的東西,我也是聽說了高陵鬧鬼才想著去看看的,你跟我講講,是咋回事?”

    老龐吐了口唾沫道:“你們這些人啊,天生的犯賤,呸,您看我這張嘴,我說的不是您哈,您別怨我嘴巴多,那地真不能去,說來太巧了,高陵就在俺們村后頭!

    老龐講著講著,講順嘴了,普通話就變成了河南話。

    “俺們村叫高縣,就因為毗鄰著高陵,那個地啊,以前可是個好地方,風調雨順,年年豐收,人們生活也特別號,可是,就是最近這半拉月,別提多邪氣了。

    每天晚上,咱們村的人都能聽到山上有行軍打仗聲,剛開始俺們還不知道是咋回事,只是聽到整齊的腳步聲,還有戰場上那種廝殺聲,喊啊,叫啊,鬧!一夜夜的睡不著覺!

    剛開始一兩天還無所謂,可是時間久了,這就讓人受不了了,俺村的人也都開始胡猜八猜的,有說是軍隊在演習的,有說是警察在山上抓人的,還有說是拍電影演戲的。

    可是你不管怎么樣,這些說法都站不住腳,因為這聲音白天不存在啊,一到了晚上十一點以后就開始,所以人們心里其實還有一種說法,但是一直不敢承認,那就是鬧鬼。

    后來,俺們村里有四,五個大小伙子半夜就摸上了山,想要看看這到底是咋回事。

    結果第二天,你猜怎么著?”

    這老龐講故事的水平還挺高,一陣帶著口音的家鄉話講出來,表情帶足了神秘感,我和老神棍聽得津津有味,結果這貨不講了。

    我心說你這是嚇得輕啊,這個時候了還懂得恰**。

    老神棍也是氣得不輕,急道:“怎么著了?”

    老龐的眼睛里充滿了恐懼,嘟囔了半天,我聽到了四個字:“全,全瘋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