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29章 生死薄上無名氏

第29章 生死薄上無名氏


    我記得某年春晚有這么一句臺詞:你攤事了,你攤上大事了!

    我從沒想過地府的判官會如此搞笑,居然跟我的師傅說你攤上大事了,不過判官這個官位說話從來都應該是靠譜的,說一是一,說二是二。

    他既然說老神棍攤上大事了,那就肯定是攤上大事了。

    沒錯,這個花臉貓似的丑鬼就是地府的判官,據老神棍跟我說,地府判官不止人間熟悉的崔判官一個,地府那么大,冤魂野鬼那么多,一個崔判官哪里夠用。

    所以地府有一個專門的機構,叫判官團,崔判官是判官團的老大,他手下有四大判官,十六個副判官。

    地府分東南西北四府,分管東南西北四方,具體界限怎么劃分的,就是老神棍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老神棍是歸東府名下的陰倌,這位判官姓黎,也隸屬于地府東府,而且是東府的主判官,和老神棍私交甚好。

    被老神棍騙走的打魂鞭的那位判官是西府判官,姓薛。

    這位黎判官看著老神棍,搖頭道:“我就晚來了這么一會,你怎么將他滅殺了?”

    老神棍瞪眼道:“他居然敢對我徒弟下手,我豈能容他?”

    接著老神棍一拉我的衣領子道:“這位是東府判官老黎,這是我徒弟,先混個臉熟!

    嗯,我很有禮貌的上前鞠躬,心說我是該叫他什么呢?看他跟老神棍這么熟,我是叫他黎叔叔呢?還是叫黎伯伯?這貨是判官,起碼死了大幾百年了吧?要不叫黎爺爺?

    算了,我還是別沒事找事認親拍馬了,萬一這貨不吃這一套,手下一劃拉,我不就歸他管了?

    聽說地府的判官只要判官筆一劃,誰該死該活就在須臾之間。

    最后,我還是怯怯的叫了一聲:“黎判官好!

    黎判官看了我一眼,輕咦了一聲,便沒再做聲,反倒是瞪了老神棍一眼道:“易先生,這張雙紅是我東府張家的一員干將,最是兇戾無比,他若是在陽間犯亂,你將其消亡,我也不說什么了,現在是在冥府,你把他滅了,即便是我,也不好幫你!”

    老神棍無所謂的擺擺手:“我們這就走了,管他什么張家李家的,到了陽間,我一樣滅殺他們!

    黎判官苦笑了一下,只是這貨長得實在太丑,這一笑,跟哭也差不了多少,幸好哥們我見多識廣,不然的話真就會被嚇哭了。

    “易先生,只怕這個事沒那么容易就結束,張家勢大,只怕會偷偷的派人到陽間尋仇,你切要注意安全!

    老神棍扣了扣手背上已經結痂的傷口道:“別墨跡了,快點告訴我,那個楊云良和柳明霞到底死是沒死!

    聽到這兩個名字,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原來老神棍走陰的目的是想知道妞妞的父母是否還在人世,為了我的一個請求,老神棍居然跑到地府來尋人,著實讓我感動了一番。

    黎判官知道時間緊迫,也不多說,翻開生死薄,指著上面的名字道:“這里有很多叫這兩個名字的,但是結為夫婦的卻只有兩對,也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對,是否還有其他線索!

    我接了一句嘴道:“他們還有個女兒叫楊茹,今年九歲!

    黎判官點點頭:“這就好辦了,那符合條件的就只有寧川西大街的這家,嗯,他們已經死了!

    什么!我聽到這個消息,腦子就跟炸了一般,死了?妞妞的父母已經死了?這讓我怎么跟妞妞去說?

    老神棍的雙眉也是擰成了一個川字,他快速的問道:“死因知道么?”

    我的心頭一顫,該不會是死于那場車禍吧?那樣可就太倒霉了,對了,車上還有一個彭小雨,她是不是也死了?

    黎判官似乎早就見慣生死,對這些事并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是死于謀殺!

    謀殺!我一瞬間呆住了,到底是誰害死了妞妞父母?警察局那邊說彭小雨和妞妞的父母都失蹤了,到底是誰如此狠毒,殺了人連尸體也沒留下。

    彭小雨,彭小雨?

    我立刻對著黎判官問道:“和楊云良當時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叫彭小雨的女警察,您能幫忙查一下她的生死么?”

    黎判官看了一眼老神棍:“這……”

    老神棍擺擺手:“幫他查一下,這兩人是死在我的地盤上,為什么我沒有碰到他們的魂魄呢?”

    黎判官一邊翻看生死薄一邊道:“當時白無常路過那,順手就給拉回地府了,這倆人生前沒什么罪孽,只是普通人,現在已經安排輪回了!

    黎判官說著,生死薄翻到了另一頁,指著上面的名字道:“符合彭小雨名字的有七百多人,職業是警察的有三十多人,嗯,在寧川注冊了的,近年來的有幾個,她多大年紀?”

    我開口道:“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吧!”

    崔判官一頓判官筆道:“那就是這個了,彭小雨,女,二十六歲,未婚,育有一子,五歲半,她還活著!

    活著?當時彭小雨和妞妞父母可是都在車上,妞妞的父母死了,彭小雨卻沒死,這不是意味著……

    等等,彭小雨,二十六歲,未婚,育有一子,未婚先育?天吶!這女人根本看不出來是結了婚的,我記得那夜她說她跟局長一起吃飯,那位局長連兒子都沒管,這里面,會不會有什么貓膩?

    我低頭沉思了半天,心中的疑團卻一層層的越來越厚,我有心查出事情的原委,卻毫無辦法。

    這事該怎么辦?不管怎么樣,妞妞的父母已經不在了,這事我該如何去跟妞妞交待?

    這時我看到老神棍從懷里掏出了兩顆藥丸,塞給了黎判官道:“謝謝老黎了!

    黎判官看到那兩顆藥丸,像是見到珍寶一般,趕忙接過來,笑道:“不客氣,不客氣。另外,你們倆快走吧,張家的人估計已經知道張雙紅被人滅殺了,很快就會來找你!

    說完,黎判官拿著判官筆在虛空中劃了個長方形,將我和老神棍籠罩了起來。

    “謝了!”

    老神棍點點頭,拉著我的手,默念咒語,連著跺地三腳,我們兩個變憑空消失了。

    我不知道的是,黎判官看著消失的兩點光芒,搖頭道:“這個小子怎么在我的生死薄上沒有名字?怪哉,怪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