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24章 驚魂狂奔

第24章 驚魂狂奔


    在別人的地盤和人打架,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就像我和老神棍現在一樣,他扛著我瘋狂的跑,后邊牛頭馬面像是被人閹了牛鞭馬**一樣,瘋狂的追著我們。

    他們一邊追還一邊喊:“易正陽?你還敢來地府?上次欠了我們的賭債還沒還呢……”

    我擦,我說老神棍怎么見了這倆貨就跑,感情是欠人錢!

    我悄悄的問老神棍:“師傅,你欠人錢?”

    老神棍一邊跑一邊惱火道:“老子從不欠人錢!

    我十分懷疑這老神棍說的是真是假,畢竟這老東西的人品也不靠譜。

    而且老神棍一向喜歡玩文字游戲,他有可能真的不欠人錢,但是欠鬼錢可就說不準了。

    “那牛頭馬面追你干嘛?”

    老神棍重重的喘息著道:“去它倆大爺的,這倆貨要我的癢癢撓,上次就追我跑了幾千里地,這次又碰上了,真特么的霉!”

    牛頭那鼾聲鼾氣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差點震聾了我的耳朵,我趕忙把耳朵堵上,卻依然聽得清清楚楚:“放屁,易正陽,你搶了西府判官的打魂鞭,你以為你跑到東府來就沒事了么?”

    老神棍頭也沒回:“你才放屁,放牛屁,那是西府判官跟我打賭輸給我的,一根癢癢撓而已,值得你們這幫牲口如此垂涎么?”

    我擦!老神棍居然搶了判官的打魂鞭,就是那根癢癢撓么?難怪那癢癢撓那么牛掰,能直接破掉鬼氣。

    從這一點上,我寧可相信牛頭說的話,我和老神棍接觸的這段時間,我發現這老東西特別混蛋,諸如大街上調戲小姑娘,偷女人內衣,偷看老娘們上廁所這些事他都干過,搶了判官的癢癢撓,這不過是小兒科,我堅信老神棍干得出來這種事。

    不過由此可以看出老神棍的本事確實大,連西府判官他都敢耍,只是他本事那么大,怎么對這牛頭馬面那么怕呢?

    老神棍跑的累,我在他肩膀上也不輕松,顛得我都快把晚飯吐出來了。

    “師傅,別跑了,你還怕它們倆么?”

    老神棍對著我后臀就是一巴掌:“那倆貨是修羅道里出來的惡鬼,最特么的無賴,老子才懶得跟他們掰扯,跟你說,你以后見到它們倆也抓緊跑路,這倆牲口跟其他鬼不一樣,難對付的很!

    老神棍一邊說一邊跑,我到現在也還沒搞清楚狀況,只是覺得鬼門關這城墻也忒特么厚了點,老神棍扛著我跑了許久了,也沒見他跑出這條通道。

    要知道,老神棍當初扛著我跑路的時候,那速度用一閃而逝來形容也不為過,可是現在,怎么眼睜睜的看著牛頭馬面距離我越來越近了呢?

    這倆貨的身材高大,一步邁出就像老神棍跑了好多步一般遠,沉重的身體震得地面都在顫抖。

    當牛頭那張五官扭曲,滿臉容貌的丑臉已經清晰的來到了我面前時,當馬面那張長的可以開車的驢臉追著我上來時,當那一大一小兩雙同樣帶著憤恨的目光盯著我時,我忍不住打了個尿顫。

    “師傅,快跑,快跑啊,他們上來了,快跑!”

    我不住的拍打著老神棍的后背,老神棍此時已經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去的吼道:“別動,再動把你丟下去跟那倆畜生撿肥皂去!

    跟牛頭馬面撿肥皂?誰不知道這世間就屬牛頭馬面的第三條腿長,真要是被它倆撿了肥皂,我也就不用活了。

    我立時閉了嘴,緊張的看著那兩個高大的身影越來越近,我緊緊的抓著老神棍的風衣,眼睜睜的看著牛頭馬面距離自己越來越近,感覺到一陣陣鬼氣的壓力越來越大,我的身體也越來越冷。

    到了,終于到了!牛頭的丑臉距離我已經不足兩米,我感覺只要他趴下來,就能抓住我的脖子了。

    馬面揮舞著手中的鐵鏈子向我抽打過來,勁風過處,我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陰冷氣息撲面而來,忍不住打了個激靈,喊了起來:“啊……”

    馬面的鐵鏈子頭蹭著我鼻尖的汗毛劃了過去,我嚇得趕忙往后掙扎。

    老神棍怒道:“喊個屁!前面就出去了!”

    我擦!小爺都要被馬面那貨當女鬼打了,你這還沒跑出去呢,我喊下還有錯了?

    馬面一鏈子沒打到,已經離我有了一段距離,一使勁,又沖了上來,對著我又是一鞭子。

    我擦你大爺的,搶你們東西的是老神棍,你個死混蛋一下又一下的照著老子抽算怎么回事?

    幸好這貨的速度雖然快,老神棍的腳底卻也不慢,每次都是差之毫厘,與我的鼻尖擦肩而過。嚇得我一陣陣的冒冷汗。

    這也太懸了,我的腦門在冒汗,鼻子也在冒汗。渾身都在冒汗,可是我依然感覺不到熱。

    牛頭也一步步逼近了我和老神棍,它和馬面不同,它一直沒動作。

    都說會咬人的狗不叫,這個一直沒出手的牛頭估計也是會咬人的。

    果然,牛頭那高大的身姿在漸漸地籠罩了我和老神棍的身影之后,兩顆銅鈴般大小的眼珠子突然冒出了兩道紅光,跟她奶奶的得了瘋牛病似的,低著頭,兩只牛角像兩把鋒利的長矛,蠻橫的沖了過來。

    這一剎那,牛頭的速度比剛才快了一倍都不止,跟踩足了油門的推土機般暴力野蠻。

    我嚇得抓緊把眼睛閉上了,又特么的要死了,這牛角,戳中了,一戳肯定倆窟窿,我和老神棍鐵定被串糖葫蘆。

    這時我聽到老神棍暴喝了一聲:“去!”

    我感覺身子一輕,趕忙睜眼,發現老神棍居然把我拋了出去。

    我擦!這老混蛋怎么把我丟了?

    剎那間,我嚇壞了,這下完了,哥要被面前這倆畜生撿肥皂了。

    我的身體像是被拋出的紙飛機般向后倒飛,我不敢回頭看身后是什么,我只關注面前這倆牲口是否追上了我。

    我發現,老神棍把我拋出去后,居然轉身,脫下了風衣,像一名勇猛頑強的西班牙斗牛士般,將風衣擋在了牛頭的面前。

    這老神棍,到了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情斗牛?

    面前這可不是牛八牛九,而是他么的貨真價實的牛牛,就你老神棍那一身破爛,能擋得住牛頭馬面的攻擊么?

    我不知道老神棍最后怎么樣了,我只知道我的身體倒飛出去一段距離之后,我的眼前突然亮了起來。

    要知道,這是地府,到處都是灰蒙蒙黑麻麻的,這突然間的亮光把我嚇了一跳,但是確實亮了起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左右看了一眼,我竟然處于一座宏偉的古城之中,成片成片的返古式建筑,街頭熙熙攘攘的充滿了穿著白色壽衣的人,哦,不,是鬼,它們的身體都在往外冒著黑黑的鬼氣。

    沒錯,這里就是鬼城——酆都城!

    沒有想想中的那種恐怖感,相反倒是滿城的繁華景象,各種各樣的攤位擺滿了大街小巷,無數的鬼魂四處游蕩著,或逛街,或買著什么東西。

    這些都是沒有投胎,也沒有被打下地獄的鬼魂,難怪人都說死后方得解脫,原來真的是這樣,看這些鬼的日子過的,多特么的愜意。

    不過此時不是研究它們的時候,我抬頭看向鬼門關的方向,面前那條通道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一絲一毫景象,即使是我的幽冥眼依然看不透那片黑暗。

    老神棍把我丟進了鬼城,他自己呢?

    就在我疑惑的當口,老神棍有點狼狽的撕破了那片黑暗,從里面走了出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