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恐怖懸疑 > 陰陽鬼記 > 第3章 女像男尸

第3章 女像男尸


    老神棍這一去,就再也沒回來,后來我才想起,我們是跋山涉嶺走了兩個多小時才走到的這里。

    這時我想起了老神棍和那個委托人的對話:

    “我派車來接您?”

    “不用,沒多遠,我走著去就行!

    這尼瑪叫沒多遠?這老東西帶我來時就走了兩個多小時,沿途可都是荒郊野嶺的,這貨去哪里買酒了?

    他要真是去買酒了,這一來一去的,就算最近的地方來回也要三個小時以上吧?

    我打了個激靈,雖然我跟老神棍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我看得出來,這家伙的性格是那種極不著調的。

    按照這老不著調的性格,他會在三個小時內趕回來么?那不是意味著,我要獨自在這里坐到半夜?

    我再次打了個激靈……

    人往往都是這樣,越害怕的時候越忍不住去看那些讓自己感到害怕的東西,比如說那口沒有蓋上蓋的棺材,雖然我極力的讓自己不去看它,可是它就在那里。

    它就在那里,靜靜的,一動不動,不管你看與不看,念與不念,想與不想,愛與不愛……

    我呸,鬼才愛棺材呢!

    四周太沉悶,太靜,靜得我腦神經隨時有可能崩斷,我開始用唱歌來打消自己的恐懼。

    “我不怕不怕啦,不怕不怕啦!……”

    反反復復,我只記得這么一句歌詞,其他的全都因為緊張給忘光了。

    “我不怕不怕啦,不怕不怕啦!……”

    唱著,唱著,我站了起來。

    坐著太被動了,萬一真出現個鬼魂尸變啥的,我往哪跑?

    上次那個厲鬼院長的身影我可是歷歷在目。

    “我不怕不怕啦……”

    我一邊唱著,一邊往堂屋的門口小步挪去,眼睛不住的瞟著那口棺材,卻在不經意間瞟到了墻上的那副遺像。

    黑白底照上的女子很年輕,也算是長得漂亮,只是那雙眼睛為什么像是盯著我看一樣?

    只瞟了一眼,我就受不了了,扭頭就往外跑。

    我跑出了堂屋,直奔大門,當我一只腳跨過那高高的門檻時,我停住了。

    我不能跑,我跑了,萬一委托人來了怎么辦?

    看到這里沒人,委托人會不會不給委托金了?

    再說了,我可是師父留在這里的,萬一那老神棍回來后發現我不在了,著急找我怎么辦?

    這活兒要是做砸了,以后的日子咋過?

    到底是只有十二歲,我的想法越來越背離生活,仿佛我這一腳邁過去,整個世界都會坍塌一般!

    最后,為了老神棍的面子,為了我們倆小半年的生活費,我強忍著內心的恐懼,把邁出的那條腿又收了回來。

    只是這次回來,我不敢再進那陰森森的堂屋了,靈機一動,我想了個折中的辦法,我站在堂屋的門邊上,要是有人來的話,我就說我出來撒尿了,這樣既不丟人,還能讓自己不那么害怕。

    我靠在堂屋的門邊上,盡量讓自己不去看堂屋內的那張照片,努力的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在天上。

    夏天的天比較長,雖說此時是傍晚,還是亮的很。

    我一方面不希望天太快黑下來,因為鬼都是在夜晚出現的。

    另一方面,我還希望天快點黑下來,黑下來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其實我忘了,那一夜在孤兒院,也是黑暗中,我看到了混蛋院長的鬼魂。

    不過此時我的精神根本沒辦法想那么多,我只想著老神棍快點回來吧,我自己在這呆著害怕!

    就在這種矛盾的心里,忐忑的精神狀態下,我又度過了漫長的一小時,以至于我后來想起這第一次接活時的心情,還是心有余悸。

    漸漸的,天色徹底的黑了下來,整個宅院都被黑暗所籠罩,然后我悲催的發現,我依然什么都能看到,尤其是當我再次看向堂屋的時候,我看到了墻上的那副遺像的眼睛,好像動了一下。

    媽呀!

    我一下子跳了起來,強硬的把頭扭到了一邊,不敢再去看。

    可是你越不敢去看,就越想看,我想大家都會有這種心理,所以我也沒忍住,還是又看了幾眼。

    連續看多了之后,我發覺這遺像也沒那么可怕了,因為習慣了,經過三四個小時的獨處,我的神經也麻木了。

    這時候該死的我又想起了一個問題,那棺材蓋為什么只蓋了一半?里面躺著的女人到底是個啥模樣?

    看她的照片,應該很漂亮吧?

    要不要去看一眼?

    好奇心害死貓!

    人一旦起了好奇心,什么妖魔鬼怪都嚇不住我了。

    怕個鳥!混蛋院長那樣的厲鬼都被收拾了,這不過是個女鬼,還是個漂亮的女鬼,能比院長那厲鬼更厲害?

    我不住的給自己打氣,鬼使神差的邁動了腳步,走進了堂屋。

    我現在想起來,不知道自己當時是被鬼迷了心,還是自己真的好奇,換成現在的我,是絕對不會傻乎乎的就這樣進去了。

    反正當時我進去之后,居然一步步的走到了棺材邊上,往里看去。

    這個時候的我精神全部集中在了那口棺材上,渾然沒注意,堂屋的門不知何時已經自動關閉了。

    這口棺材是正宗的柳州棺材,木質緊實,看起來很有厚重感。

    我走到棺材邊之后才發現,這棺材加上桌子的高度居然比我高了半個頭,我如果想要看到里面的話,還得踮起腳尖。

    邪門的是,要是在我害怕的狀態下,我是死都不會費勁去看她的,一個死人有啥好看的?

    可是當時我就是踮起了腳尖,往里面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我好懸沒當場尿了褲子。

    棺材里的躺著的,居然是具男尸。

    這男尸的死相極其難看,半邊拉腦殼都沒了,應該是由化妝師給補的半邊腦袋,反正在這種深夜里,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我嚇得尖叫了一聲,連著后退了兩步,不曾想一腳踩在了風衣的下擺上,摔倒在了地上。

    該死的風衣,那一刻,我真要一種罵娘的沖動,我拼了命的用雙手往后倒退著,一直退到我的后背靠到了椅子才扶著椅子站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啪嗒’一聲響,似乎是窗戶或者門關上的聲音。

    我趕忙回頭看去,發現窗子和門都是關著的,怎么會突然發出聲響?我猛的反應過來,尼瑪老子進來時,窗子和門都是開著的!什么時候關上的?

    當我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時,房頂上又響起了一陣陣的‘啪嗒’聲,像是有人在上面走路一般。

    一瞬間,整個房間內的氣溫驟降,一陣陣陰冷襲上了我的身子,即使我穿著皮衣又套著風衣,依然覺得冷。

    老神棍果然沒有騙我,這就算是穿著棉襖來也是一樣會冷。

    “師,師傅,是不是你回來了?救命啊,師傅,你別嚇我!”

    那一刻,我真的嚇呆了,我緊緊的攥著椅子腿,琢磨著這時候真要出現個什么東西,老子就一板凳先掄過去,卻全然沒有想過,這厚實的木椅,好像我搬起來都費勁,又怎么能掄?

    “你很害怕?”

    突然一個極冷的聲音問道。

    “誰?”

    我下意識的問道。

    “是我!”

    那個聲音再次響起,我下意識的往墻上看去,只見那張黑白照片只中,那個女人的頭像像是幻影般晃動了一下。

    “我……”

    我只說出了一個字,剩下的就只剩下牙齒打顫的聲音了。

    “你是那個陰陽先生的徒弟?”

    那個女鬼對著我問道。

    我點了點頭。

    “你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

    我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尼瑪大半夜的聽鬼講故事,我有毛病?

    “可是我偏要講給你聽呢?”

    我能感覺得出來,這女鬼生氣了。

    突然間,我感覺到臉上一熱,我能感覺到,我的左眼開始有了變化,似乎眼球內燃起了熊熊烈火,帶著一股熱量,讓我瞬間感到渾身一暖。

    鬼使神差的,不知道為何,那一秒之后,我的膽子似乎大了一些,說話也沒那么結巴了。

    “那你就講吧!”

    我語氣平緩的說道。

    女鬼根本沒在意我的變化,開始了自言自語般的敘述。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