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天帝訣 > 第186章 劍宗

第186章 劍宗


    “誰,是誰!”趙行仿佛間耳中聽到了“劍宗”二字,驚駭的望向來者。

    只見那是一名身負長劍的中年男子,面容嚴肅,青色的長袍上有一枚金色小劍的印記在不停地飄動著。

    “劍宗!”

    三名龍衛張大了嘴,幾乎忘記了抵擋那天上降臨下來的雷劫。

    “是劍宗!”

    孫義和老魔以及慕容吹雪等人,唰唰轉過頭來,望向那突然出現的中年男子。

    “真是劍宗!”趙行嘴唇顫抖著,心中驚駭之極,怎么惹上劍宗的人了。

    魔國有四大王族,天朝雖有皇帝一人統領天下,但是這皇帝并不是萬萬人之上,無人可敵的。在天朝之中存在著四個宗派,是和皇帝可以平起平坐的。分別是昆侖,天山,崆峒以及劍宗。

    而這四大宗門之中,又以劍宗最為難惹,因為修煉仙劍的修士,自古以來,都是修士當中最為強大的存在。和其他三大宗門不同,劍宗弟子并不多,但是卻能夠和三大宗門齊名,可見這劍宗的厲害之處了。

    天朝,從最弱小的家族,到小門派,再到大門派,大仙門,最后金字塔的頂端力量,就是天朝皇族以及四大宗門。

    趙行能不害怕么?天朝有九萬郡,像自己這樣的王爺簡直多如牛毛,而劍宗卻只有一個。

    青袍男子只一瞬就來到了山河圖之中,將周辰抓到了手中,感覺到周辰體內混亂的氣息,青袍男子眉頭一皺,卻是從身上散發出一道金色的光芒,鉆進周辰體內。

    “咔嚓!”一道天雷在大家都驚住了的瞬間落了下來,朝著周辰劈了過來。

    “現在渡劫,還太早了!鼻嗯勰凶影祰@一聲,手掌一指天空,那劫云和周辰之間的聯系就瞬間被解除掉了,這一指就像是斬斷了天地之間的規則之力一般。

    看著劫云慢慢消散,三名龍衛面面相覷,這是接觸到了規則之力的存在,是傳說之中的陸地神仙。

    彈指一揮間,金縷仙府直接被青袍男子抓到手中,塞進周辰的衣服懷里。

    “這……”趙行感覺到胸口有一股悶氣,想要呼吸卻又不敢,內心之中瘋狂地吼叫起來,天機閣的老雜毛怎么不說清楚,這小子怎么成了劍宗弟子,這……這……這簡直是害老子去死!

    “閣下是?”三名龍衛感覺嗓子眼里冒火,十分干燥。

    青袍男子看向這三名龍衛,眼神之中似有強大的劍光閃過。

    三名龍衛只覺得心驚膽戰,那眼神之中的劍光是本命劍元修煉到了大圓滿境界的表現,絕對是天仙級別以上的存在,殺自己三人如屠狗。

    “我乃劍宗青玄峰主,你們為何欺我弟子年幼?”青袍男子看著這三名龍衛,冷冷地問道。

    趙行就夠狂了,別人殺了自己兒子,自己定要殺回去,而且要殺對方全家。然而,趙行今天遇到了一個比自己狂一萬倍的人,而且對方絕對有資格這么狂。

    冷玄冥根本不問誰對誰錯,上來就找上了剛才看似要攻擊周辰的三名龍衛。

    “青玄峰?你……你是……冷……冷玄冥!”那龍衛急速地翻看著記憶之中關于冷玄冥的介紹,面色越來越白,到了最后,冷汗已經將身上的衣衫給打濕了。

    冷玄冥,劍宗之中最狂的人,沒有之一,死在冷玄冥手中的大邪魔不下百萬,而死在冷玄冥手中的皇族,不下萬人。冷玄冥是被皇族貼了黑名單的人,不能去招惹,即使招惹了,皇族也不會去管,因為冷玄冥的實力已經讓他擁有了狂妄的資本。

    “他就是那個殺盡天下妖魔的冷玄冥!”龍衛三人已經沒有了任何和對方爭斗的心思,在這種可以說是傳奇的人物面前,做任何事情都是徒勞的。

    “冷玄冥……”三名龍衛之中此時唯一一個還能夠保持清醒的道,“你的弟子招惹了洛陽王,我兄弟三人只不過是奉令行事而已!

    青袍男子聞言,轉身看向趙行,場中只有趙行身穿金色衣袍,而這是天朝皇族特有的服飾顏色,一般人是不能夠穿這種顏色的衣服的。

    趙行被冷玄冥盯著,就感覺到自己身體已經動彈不得了,就像是弱小的羔羊在一只雄獅面前一般,只能夠等死。

    “洛陽王?”冷玄冥嘴里擠出來三個字,雙眼之中猛地射出一道神光來。

    只一瞬,趙行就覺得自己的神魂被人洗禮了一番,所有的秘密都被對方知道了。

    “你!”趙行感覺到自己最后一絲遮羞布都被撤掉了,簡直是奇恥大辱,特別是隱藏于內心之中最深處的那個秘密,是絕對不能夠讓別人知道的。

    “唰!”冷玄冥的氣息猛地掃過趙行的身體,就在趙行認為自己必死無疑的瞬間,趙行的身后忽然出現了一道人影。

    此人須發皆白,長須及地,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了。

    “老祖!”趙行發現這忽然出現的老者,驚喜的大叫起來。

    “劍宗的峰主?”那老者并不理會趙行,而是看向冷玄冥,笑道,“難道劍宗又有老家伙掛掉了?怎么換了個這么年輕的峰主,老夫不認識!

    冷玄冥冷冷地看了趙行和其身后的老人一樣,一句廢話也不多說,一手抓著周辰,另一只腳已經邁了出去。

    “縮地成寸,大挪移?”須發皆白的老人冷哼一聲,猛地伸出一只大手來,朝著冷玄冥和周辰就抓了過去。

    “滾!”冷玄冥不爆發則已,一爆發出來,簡直驚天動地,那老者的手掌直接炸裂開來,化作無數血肉殘渣向著四周飛去,與此同時,冷玄冥和周辰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噗!”老人噴出一口血來,整個人都萎頓了下去。

    “老祖,您怎么樣了?”

    趙行一步上前,想要扶住老人。

    然而,老人卻是止住了趙行的行為,道:“這只不過是我的一具法身,那劍宗峰主果然厲害,一招就廢了我的法身……”

    老人話音未落,整個人就開始腐爛坍塌,最后化成了一地血水。

    看到這個情景,場中之人俱是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王爺!睂O義上前一步,道,“在下便帶著門下弟子先走了!贝藭r的孫義,心里簡直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早知道周辰身后有這種存在,自己怎么也不可能選擇走這一條路啊,但是現在說什么也晚了。

    “嗯!”趙行此時也是恢復了過來,目光清明,道,“地缺峰既然已經失了靈氣,你可在我洛陽大郡境內重新尋找一條靈脈,建立宗門!

    “謝王爺!”聽到這句話,孫義眼前一亮,大喜過望。靈脈對于一個小宗派來說,就是命脈,就是能夠強大的基礎。趙行竟然送給地缺門一條靈脈,實在是夠大方,雖然明知趙行已經將地缺門招入門下,但是能夠送出一整條靈脈,簡直是聞所未聞。

    看著孫義和門下弟子緩緩離去,趙行冷哼一聲,面色一冷,就向著洛陽王府走去。

    老魔和三名龍衛跟在身后,三名龍衛并無懼意,因為龍衛是直屬于皇帝麾下的,一個小小的王爺還不在他們的眼中。但是老魔卻并不這樣想,這一次,趙行算是不僅丟大了人,而且損失慘重,肯定會大發雷霆,那三名龍衛趙行懲治不了,剩下的就是自己了。

    “王爺大人!”那些還沒有離去的幾名觀禮者還想湊上來套近乎,卻是直接被趙行府中的守衛給趕走了。

    老魔心中忐忑之極,跟著趙行慢慢地向著洛陽王府之中走去。

    一株株參天巨木圍繞著群山,而山與山之間是無窮無盡的霧氣,這些霧氣終年不散,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這些巨木的樹葉都綠的發黑,有幾只大如車蓋的鳥在樹枝上打著盹,不時地發出呼嚕嚕的叫聲。

    一道青光閃過,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了一座山峰之上。

    青袍,長劍,這就是冷玄冥。

    而冷玄冥的手中,正抓著一名昏迷不醒的少年。

    “人魂和妖魄要融合了么?”冷玄冥皺著眉頭,感受到周辰身上不停變換著的氣息,“若是融合之后有了妖氣,秘典可就不能修行了,這可不行!

    冷玄冥像是下了什么決定,手掌輕輕地拍在周辰的天靈蓋上,好像是在施展什么特殊的法術。

    “醒來!”

    周辰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忽然一聲大喝在自己耳邊響起。

    “!”周辰驚呼一聲,坐起身來,大聲道,“小白,快帶珠珠和林曦逃走!”

    “什么小白?逃走什么?”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嚇了周辰一跳。

    周辰轉過身來,眼前的一幕讓周辰差點蹦起來,只見一名滿臉麻子的老頭,正舉著一個杯子,杯子里面不知道裝了什么東西,五顏六色的,而老頭正將這五顏六色的液體往自己那一粒粒麻子上面滴。

    周辰感覺到腹中難受,想要嘔吐,但是腹中空空,也吐不出什么東西來。

    “這是哪?”周辰望望這怪異的房間,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木床之上。

    “哈哈,小子終于反應過來了!睗M臉麻子的老頭哈哈大笑,道,“這里是劍宗,這里是青玄峰!”

    一剎那,周辰的腦海之中忽然想起來無數幅圖畫出來,青袍男子,長劍,劍芒,須發皆白的老者,山河圖。

    像是想通了,周辰摸向自己懷中,一個巴掌大小的樓閣被摸了出來,但是上面的光澤已經消失不見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