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天帝訣 > 第184章 師門棄徒,皇族要犯

第184章 師門棄徒,皇族要犯


    而三名強大的龍衛,卻是在孫義說話的時候就飛了過來,只等著一劍將孫義的腦殼刮開,完成任務。

    洛陽王卻是聽出來了一絲意思,急忙喝令三名龍衛勿要動手。

    “什么意思?”洛陽王看向孫義,不知道其到底是什么意思。

    孫義喜形于色,高聲道:“洛陽王大人,我地缺宗門跟您無冤無仇,您和師叔祖一起攻擊我們,并不在情理之中!

    洛陽王看看一旁怒不可遏的老魔,再看看被自己用山河圖禁錮住的周辰等人,好整以暇地道:“你徒弟擊殺我兒,若不是老祖有重生之術,我兒早已成了孤魂野鬼,而且你師叔祖是你的長輩,長輩教訓門下弟子,我這外人可說不上話!

    “趙行,你……”老魔聽到這里,聽出來一絲不同尋常的意味來,眼珠子轉了轉,道,“孫義放縱弟子斬殺皇族,已經是以下犯上,是要滅族的大罪,王爺,望您三思!彪m然趙行的實力在老魔眼前不夠看,但是趙行擁有人皇劍虛影這一樣護身的法寶就勝過了一切,而且趙行是一個大郡的王爺,后手肯定層出不窮,在這等人物面前,即使是修煉了邪惡魔功的老魔也不敢做的多么過分。

    趙行不滿地看了老魔一眼,心道,修煉了這么久才化神初期,真是廢物中的廢物,這老魔不過是我養的一條會咬人的狗而已。

    孫義看看懷中虛弱之極,急需療傷的慕容吹雪,再看看被控制住的周辰等人,心中念頭百轉,不知如何是好。

    “王爺?”而那三名龍衛一直保持著姿勢,只等著王爺一聲令下就將眼前人擊殺。

    趙行點點頭,看著孫義道:“你有什么想說的么?本王有龍衛在身旁守護,別說是化神了,就是天仙,也奈何我不得!

    聽到趙行的話,孫義心中最后的那一絲反抗的心思也沒有,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決定一般,看著趙行道:“王爺大人,我徒周辰,不聽管束,傷害皇族,已經是犯了門規,我現在在此以地缺宗門的掌門身份,將其逐出師門!”

    孫義一邊說著,一邊從懷里取出一枚掌門令牌,這是地缺宗門歷代掌門才能夠擁有的掌門令牌,只有一枚。

    “什么!”孫義的話音方落,那山河圖之下被禁錮住的眾人只覺得自己是聽錯了,“師父說了什么?”

    “什么狗屁師父,危機面前竟然出賣門下弟子!”珠珠直接怒了,破口大罵。

    周辰也是呆住了,內心之中本來幸存的一絲僥幸也徹底破滅了,在危機之前,果然像母親說的那樣,誰都不能相信,即使是你最親近的人也一樣。孫義雖然和周辰并沒有師徒之實,只有表面上的稱呼,但是周辰一直都將孫義和沈老一樣當做自己的長輩看待。

    “你說什么?”楊天策聽到珠珠大罵孫義,卻是面色一沉。

    “嗯?”珠珠沒有說什么,體內的元嬰力量直接散發出來,讓楊天策直接沒了發怒的理由。

    “原來是這樣?”趙行聽到孫義的話,卻是暗中傳音,道,“孫義,你帶地缺宗門歸我麾下,我可放過你,但是那周辰,我必須要抓住!

    孫義此時也沒有時間去思考了,只能夠傳音回答愿意。

    趙行像是思考了一番,向著孫義高聲大喊道:“我洛陽王也是個明事理講規矩的人,既然是你門下弟子不聽管教而且現在已經逐出師門了,那我就不追究你地缺門的責任了。但是你的弟子,必須要讓我洛陽王府帶回去!

    “當然!睂O義點點頭,趕忙落下身來,直接盤膝而坐,就開始給慕容吹雪渡氣療傷了。

    情況急轉,本來是一起前來救人的局面,現在卻成了這幅樣子。

    老魔一臉漆黑,向著趙行道:“王爺,你怎么可以這樣,咱們約定好的呢?”

    老魔氣急敗壞,體內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看來是氣得快要暴走了。

    想不到的是,趙行現在根本就不打算理會老魔,直接遞給三名龍衛一個眼色。三名龍衛自然知道如何做,身形一閃,已是瞬間來到了老魔的身邊,氣機緊緊鎖住老魔,戰斗一觸即發。

    老魔看到這個情景,哪里還想不出來是孫義和趙行達成了協議。老魔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過是趙行放出去咬人的狗,而現在出來一個更聽話,咬人更疼的狗,這條老狗顯然是可有可無了。

    “你還有什么異議?”趙行微瞇著雙眼,看向老魔。

    “哈哈哈哈!”趙凌霄站在一旁卻是樂了,你這老頭不是覺得自己很厲害么,不是在老子面前耀武揚威擺強者的譜么,在父王面前還不是一條只知道搖尾乞憐的老狗。

    “沒有異議!崩夏дJ栽了,點點頭,乖乖地飛到趙行身旁。

    慕容吹雪在孫義化神級別的真氣幫助之下,幾個剎那就恢復了精神。老魔和慕容吹雪的關系非同一般,并沒有受到傷害的樣子。

    孫義感覺到慕容吹雪沒有大礙,而且自己體內的真氣已經自動運轉開始療傷,心中一顆大石頭終于落了下來。

    “老沈,為了宗門,兄弟對不住你了!睂O義心中苦澀,卻是看向楊天策幾人,大聲呵斥道,“你們幾個還不過來?難道要和宗門叛徒一起?”

    “師父!”楊天策和止竹幾人看著孫義,不敢置信地大聲道,“您真的將小師弟逐出師門了?”

    孫義看著楊天策幾人,卻不敢看周辰,同時心中暗自傳音給楊天策道:“天策,此時情況危急,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我們整個宗門都要覆滅,現在犧牲周辰一個,我們就可以將宗門壯大,等到宗門足夠強大,說不定可以將周辰救出來!

    趙行看著同樣被禁錮在山河圖之中的其余幾人,笑道:“孫掌門,你跟我說這幾人當中誰是你的弟子,我保他們無恙!

    孫義趕忙指出楊天策幾人,道:“我這幾位弟子一直跟我身邊,并沒有做個對皇族有害之事!

    “很好!”趙行哈哈一笑,心念一動,那山河圖之中就出現了一道強大的怪力,直接將楊天策幾人給卷了過來,飛到了孫義身旁。

    “師父!”止竹看了孫義一樣,焦急地道,“我們不能這樣做,若不是小師弟將我們救出來,咱們現在已經死了!

    “住嘴!”孫義大喝一聲,一臉煞氣。

    止竹嚇得一縮脖子,剩下的話全都咽到了肚子里。楊天策和端木幾人對視一眼,知道事已至此,已經無法挽回了,而師父從小教授自己幾人武藝修道,小師弟和師父之間,只能選擇師父和宗門。

    周辰訕訕一笑,沒想到,這就是自己最看重的同門情誼,感覺到同樣有一股怪力在拉扯林曦,周辰卻是狠狠地咬了咬牙,將林曦給拽住了。周辰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這么做,只覺得誰都可以背叛自己,但是至少還要有一個人不能背叛自己。

    慕容吹雪雖然一直昏迷,但是神識一直都在,早就感知到了外界發生的一切,慕容吹雪睜開眼睛,看著林曦和月靈,道:“還不到師父這里來?”

    月靈抱歉地沖著周辰笑笑,身子一動,已經是出現在了慕容吹雪的身旁。

    感覺到周辰在拉著自己,林曦心里流過一股暖意,看著周辰,道:“怪木頭,放心,我不會走的!

    “林曦!敝艹缴ひ舭l澀,只覺得自己的心更冷了,世態炎涼,人心不古,這個世界,自己看到的永遠都是丑惡的一面。不管周辰如何以誠待人,如何肝膽相照,最后換來的東西,卻不如一些利益。雖然周辰內心之中也理解孫義等人的做法,在生與死的面前,正常人一般都會選擇生吧。

    “徒兒?”慕容吹雪皺起眉頭,看向遠處的林曦,道,“還不過來?連師父的話也不聽了?”

    “師父!绷株馗杏X到山河圖之中降下來的力道越來越強,這股力道想要裹住自己拖出山河圖去。然而,林曦的頭發從烏黑色變成水藍色,身上的氣息竟是強大了一倍,那山河圖的力道就控制不住林曦了。

    林曦朝著慕容吹雪盈盈一拜,道:“師父,請原諒徒兒不孝了,師父之恩徒兒終身難報,但是我現在不能離開他!

    慕容吹雪看到林曦眼中的決絕之意,嘆一口氣,自己的徒兒自己最懂,那性子是頑固到了極點的,只要林曦下了決定,就沒人能改了。

    “父王,我的女人!”趙凌霄看到周辰拉住林曦就已經極為不爽了,而此時又聽到林曦如此說話,更是大怒,扯著趙行的袖子道,“父王,宰了那小子,將那女人給我奪來!”

    豈不料,趙行一巴掌抽了過來,趙凌霄還沒反應過來就成了滾地葫蘆,臉上鮮艷的血紅色駭人之極。

    “父……父王……”趙凌霄望著趙行,就像是從未認識過趙行一般,雙眼之中是驚悚,是懼怕。

    “到了現在還想著女人?”趙行望向趙凌霄,心中哀嘆不已,霄兒已經死了,這只是霄兒的殘魂,根本不可能成長為一名強大的王者了,自己的半輩子努力都浪費掉了。

    想到這里,趙行心中恨意升騰,指著山河圖之中的周辰,直接向龍衛下令道:“給我活捉了這小子,老祖要活的!”

    “是!”三名化神龍衛直接化成三道虛影沖入山河圖中,山河圖的規則之力像是對這三名龍衛一點兒作用都沒有一樣,竟是靈活地像是水里的游魚。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