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天帝訣 > 第101章 絕塵谷弟子

第101章 絕塵谷弟子


    九損筑基之法根本不應該算是修仙之法,分明是修魔之法。

    周辰早就該想到了,修仙之法怎么會如此變態,而且要靠吞食妖獸的精血來提升修為。修仙之法講究的是吸取天地自然靈氣,保持本我純凈至圣的根本,怎么會有吸取他人精血元氣來成全自己的說法。

    只是周辰心中又想了想,又覺得將九損筑基之法完全當做修魔之法又不對,因為魔修和邪修一樣,因為太過于追求修行速度和實力的強弱,導致道心不定,很多都是神魂不清,被魔氣侵蝕,成為邪惡之輩。但是周辰卻感覺自己并沒有這種被擾亂了神魂的感覺,而且,周辰并沒有一絲不適的感覺。

    周辰不再磨蹭,趕忙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恢復起元氣來,圣戰戰場之中時時刻刻都有危險,保持每時每刻都處于全盛狀態之下,是進入圣戰戰場的每一個修行者所必須要知道的事情。

    周辰一邊恢復元氣,一邊整理剛才所得。

    將林丁武的仙劍取出來,周辰發現這仙劍之上有股怪異的氣機,自己掌控起來很麻煩。應該是林丁武本人并沒有死掉,這仙劍自然有和主人相應和的禁制,必須破除這種禁制才行。

    而第二個收獲就是對于九損筑基之法的整體理解提升了一個檔次,所謂九損筑基,并不是要損害肉身,而是要在損傷的前提之下重新鍛造出一個更為強大的嶄新的肉身。但是只是理解到這個地步,還完完全全不能夠算是對九損筑基之法有了真正的體會和理解。

    周辰經過數次戰斗,都發現,只要是自己被逼入絕境,甚至是瀕死的狀態,九損筑基之法就會發生詭異的變化,超越極限再做突破。所謂置之死地而后生,無死無生的道的感悟,正是九損筑基之法最根本的理解之一。

    理解了這些,周辰就知道,自己現在的肉身強度,在修行了九損筑基之法的情況下,遠遠沒有達到最強的強度,還能夠再做提升,而且提升的幅度絕對不小。

    在林丁武筑基境界的強大劍氣之下,周辰的肉身幾乎被摧毀,但是憑借著九損筑基之法的特性再次血肉重生,周辰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現在的戰力又提升了一大截,再遇到一般的筑基境修行者,自己完全可以依靠肉身的強大,直接將對方擊殺掉。

    體內的元氣和精血漸漸恢復到以往的頂點之后,繼續增強著,周辰不停地運轉法訣,雖然這一次并沒有奪得到軍功點數,但是周辰已經非常滿意了。不僅得到了一柄仙劍,還將修為再次提升了一大截,這才是真正的實惠。

    等到體內的元氣和氣血強度再也不可能往上提升了,周辰繼續向著戰區更深處走去。實力提升了一大截,周辰的膽子也大了,希望可以遇到更強大的敵人,獲得更多的軍功。知道了九損筑基之法的特性,周辰也終于知道了自己的修行方向,那就是不斷地將自己逼入絕境之中。只有這樣,自己才能擺脫資質差的束縛,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修為。

    不管是修魔還是修仙的法訣,對于周辰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周辰能夠借此提升力量,真真正正地去救回自己的母親。

    圣戰戰場之中的時間流轉的速度和外界一樣,十二個時辰就是一個日夜,而現在已經到了傍晚時分。

    越是深入戰區,周辰發現自己遇到的惡獸也就越強大。不知為何,這戰區之中的惡獸并不像外界的妖獸一般,只是不停地強大自己的力量和肉身強度,思維也很遲鈍,所以到了戰區的最深處,就只有修行者才能存在下去了。

    周辰正想著事情,前方的道路上忽然出現了一道人影,是天朝的修行者。周辰定睛去看,發現這修行者的服飾和林丁武的服飾幾乎一模一樣,并沒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難道天朝進入圣戰戰場的所有人所穿的衣物都是一模一樣的么?”周辰看著眼前的人,體內的元氣已經運轉了起來,只要這人稍有異動,周辰就會發出最為凌厲的攻擊。

    “惡魔之子!”周辰還沒反應過來,這天朝修士看到了周辰卻是大呼一聲,轉身就跑。

    周辰微微皺眉,天朝人被稱為魔人,而魔國人卻被稱為惡魔之子,這天朝修士怎么見了自己就跑,難道不想要奪取軍功么。

    想了想,周辰算計了一番這天朝修士的奔跑速度,邁開步子,向著那天朝人逃離的方向追擊了過去。

    周辰的速度顯然要比這天朝修士的速度快得多,只用了幾步周辰就幾乎追到了天朝修士的身后。發現周辰追到了身后,這天朝修士卻是再次驚呼一聲,跑的更快了。

    可惜,這天朝修士的修為實在是有點兒低,周辰沒費多少工夫就追到了天朝修士的身前。

    “惡魔之子,我只是絕塵谷的一個新入門的弟子,修為低微,你殺了我也不會得到太多軍功的,我身上的所有寶物都可以送給你,沒有我解除禁止,你什么都得不到的!碧斐奘勘恢艹阶プ×瞬弊,趕忙求饒,只希望眼前的惡魔之子能夠饒自己一命。

    “絕塵谷?”周辰本來殺意并不太強,可聽到這天朝修士說自己是絕塵谷的弟子,周辰心中的殺意猶如烈火一般升騰了起來。

    周辰握住天朝修士的手掌猛地用力,想要直接將這天朝修士給捏死,惡狠狠地道:“怪只怪你是絕塵谷的弟子了,只要是絕塵谷的人,就必須要死!”

    這絕塵谷弟子沒想到自己這般求饒得到的結果竟是對方濃濃的殺意,就是再懦弱的人在生死面前也會反抗的。而且,這天朝修士的修為,明顯也是先天境界,比周辰差不了多少。

    “欺人太甚!”絕塵谷弟子大叫一聲,手中一枚道符直接掐碎,整個人猶如游魚一般從周辰的手掌之中脫離了出去。

    絕塵谷弟子一雙眼睛泛著猩紅色,膽戰心驚地看著周辰,道:“惡魔之子,我與你無冤無仇,而且我的軍功數肯定比不上我的寶物價值高,你為什么還要殺我!”

    絕塵谷弟子雖然瞬間脫離了周辰的掌控,但是內心之中的恐懼卻是只增不減,方才眼前的惡魔之子抓住自己的一瞬間,那股強大無比的力道,在天朝之中,只有筑基圓滿的才能夠擁有。雖然知道惡魔之子的特性就是肉身強大,道法很弱,這絕塵谷弟子卻一點兒也不敢反抗,因為對方光是靠著肉身就能將自己擊殺于無形之中。

    “因為絕塵谷是我的仇人!”周辰暴喝一聲,再次向著絕塵谷弟子沖了過來,一雙手掌之中亮起了耀眼的金色,氣息絕強。

    絕塵谷弟子知道此番難以善了了,但是絕塵谷畢竟是號稱天下第一邪修門派,每一個弟子也沒有看起來那么簡單。

    “紫河車大陣!”危急之間,絕塵谷弟子選擇釋放出來自己最得意的法寶,先天境界已經擁有了道火,對于一些低級的法寶也能夠掌控一點兒了。

    “什么東西?”一片黑光直接將周辰給籠罩在了里面,周辰向著四處望去,發現有無數陰邪氣息傳出,一聲聲嬰兒的啼哭從大陣之中傳出。

    周辰感覺到,自己在紫河車大陣之中的氣息竟是越來越弱,而且體內的元氣運轉起來也慢慢騰騰的。忽然,一道嬰兒的漆黑影子猛地沖了出來,青面獠牙,張開嘴就向著周辰啃噬了過來。

    周辰一瞬間就看出了這大陣的兇殘之處,本來就是殺意濃濃的周辰此時雙眼怒瞪,大喝道:“你這邪修,修煉這個陣法,你坑害了多少剛出生的嬰兒?”

    眼看著那惡魔之子竟是沒有沖出自己的紫河車大陣,絕塵谷弟子不禁有些得意,嘲笑道:“什么剛出生的嬰兒,這些陰鬼都是我直接從孕婦腹中刨出來的,這樣大陣的威力才能發揮到最強!”

    “竟然這么陰毒!”周辰心中憤怒之極,就是因為這些邪修,自己的族人才會被滅殺掉。

    “!”周辰怒氣升騰到了極點,只覺得胸口有一股氣,不吐不快,直接大喝一聲,音波一陣,周辰雙拳向著四周瘋狂地揮舞起來。

    絕塵谷弟子正爽快地感受著大陣之中傳來的氣息,卻忽然發現自己手中的紫河車大陣陣基忽然碎裂了,眼前的紫河車大陣應聲消失不見。只見,一名少年發了狂一般沖了出來,就像是地獄里的神魔一般。

    “你,額……”

    絕塵谷弟子再次被周辰狠狠地捏住了喉嚨,這一次絕塵谷弟子卻是如何也逃不出去了,一雙猩紅色的眸子看著發狂的周辰,心中的懼意不停地往上升。

    “是不是那些被你們絕塵谷滅殺掉的族群陰魂都被你們這樣折磨著!”周辰直接從絕塵谷弟子手中將紫河車大陣的陣基搶奪了過去,用力一捏,陣基直接化成齏粉。

    絕塵谷弟子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陣基材料竟被眼前的惡魔之子生生捏碎,心中的求生**直接消弭不見,道:“原來你是天朝人,只是你是怎么……”

    絕塵谷弟子的話直接止住,因為憤怒到了極點的周辰沒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道,一下子捏斷了絕塵谷弟子的脖頸,一顆大好頭顱被生生扯了下來。

    周辰憤怒地將頭顱扔到地上,右腳猛地一踩,這顆頭顱直接爆裂開來。

    周辰望著四周散落的紫河車大陣的陣基,嘆道:“這得殘害多少孕婦,才能煉制成這么邪惡的法寶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