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天帝訣 > 第25章 毒霧爆發

第25章 毒霧爆發


    木盾,是木丹武者最普通的道術,也是用的最經常的道術。止竹顯然在木盾術之上下了很多功夫,這最初級的道術竟然微微擋住了王猛的凌厲一擊。

    當然也僅僅是擋住了一瞬間而已,木盾瞬間被撕裂碩大的帶著戰甲的土黃色拳頭直接轟在了止竹的身上。

    “砰!”止竹面色瞬間煞白,倒退數步,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被攻擊到的一瞬間,止竹知道完蛋了,沒想到王猛的戰力提升的這么快,這一拳直接打的止竹動彈不得。

    “哈哈哈哈,師弟,你還想放什么大招,真是癡心妄想,筑基境和先天境是有本質區別的,你利用元氣施放的道術太弱了,沒有真氣,你不是我的對手!”王猛哈哈大笑,看著止竹身體麻木動彈不得,異常囂張!

    “師兄!”子明擔心地大喝道,“師兄,快認輸!”王猛的拳頭太重了,再挨一下,不死也得半殘。而門內比斗之中受傷是難免的,只要不死,宗門根本不會管的。

    止竹臉色有些發苦,自己也想認輸啊,只是身體發麻動彈不了啊。

    王猛走到止竹面前,道:“不認輸么?那師兄我只好把你打下擂臺了!”王猛心中暗笑,自己用了土元素的震字訣,止竹根本動彈不得,王猛是清清楚楚的。

    眼看著王猛的拳頭就要落在止竹的身上,止竹卻忽然感覺到身體之中傳來一股詭異的波動。麻痹的身體瞬間恢復了知覺,而體內強大的氣血升騰起來,快速地流動起來。

    “是丹藥!”止竹心中激動,自己方才保險吃下的丹藥竟然在這時候起了奇效。

    “下擂臺吧!”王猛一拳狠狠的轟了過來,因為知道止竹動彈不得,王猛這一拳蓄力極大,拳速也就慢了一些。

    “木盾!木盾!木盾!”止竹瞬間爆喝三聲,三名厚實的木盾擋在身前,同時身體向著一旁滾去。

    “怎么可能!”王猛瞪大了雙眼,這勢大力沉的一拳竟然只是擊打在了止竹放出的三塊木盾之上。

    “咔咔咔!”三聲木盾碎裂的響聲傳來,王猛全身的土黃色盔甲又加厚了幾分。

    王猛大喝一聲,渾身的力氣都集中到了拳頭之上,拼命追擊不停逃竄的止竹。止竹一邊飛奔,雙手之間仍在不停地掐著道訣,丹田內的元氣全都聚集到了一起,全都沖進止竹身前那道碧綠的道印之中。

    “!”王猛大吼著,邁著步子追趕不停逃竄的止竹,大喝道,“止竹,你跑什么,有本事跟我對打!”

    止竹嘿嘿一笑,道:“你以為我傻么,你剛剛筑基,真氣量定然不足,你現在維持真氣戰甲已經很吃力了吧!”

    “卑鄙!”王猛此時只覺得自己有力使不出,非常的難受。

    又過了一會兒,王猛體內的真氣飛速流逝,很快就要見底了。王猛不得不撤掉身上的真氣戰甲,而撤掉真氣戰甲的王猛反而速度快了不少,很快就追上了身形靈動的止竹。

    “終于逮到你了!”王猛暗罵一聲,狠命一拳擊向止竹。

    止竹看著這一拳擊來,神色冷靜,低聲道:“王猛,你輸了!”

    話音方落,止竹雙掌之間的道印猛地漲大,變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碧綠門戶。

    “砰!”王猛一拳打在門戶之上,只覺得一股巨力傳來,雙拳發麻,而這碧綠的門戶竟然絲毫無損。

    “這是什么道術?”感覺到從門戶之中傳出的強大威勢,王猛震驚地看著面色蒼白的止竹,“你難道已經踏入筑基境了?”

    “森羅萬象!”止竹根本沒有理會王猛,口中低聲輕喝。

    “是木系召喚術!”高高的木制看臺上正端坐著十三位氣息極為強大的強者,最中間的正是混元真人。

    “大師兄將這門法術傳給了止竹,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币晃华氀勰凶雍苁遣粷M地道,“二師兄,你這弟子你不去幫一下么?”

    “順其自然……”混元真人神色微變,道,“大師兄應該已經步入化神境,這樣做不好!

    “化神……”獨眼男子不再多說什么,靜靜地看著比武擂臺。二人用的乃是傳音秘術,別人根本不可能聽得到。

    隨著止竹念出最后的法訣,這碧綠的門戶就像是一扇門一樣被打開,無數碧綠的觸須猛地從門戶之中鉆了出來,只一瞬間就將王猛給裹住了。

    “這是……什么……唔……”強大無比的咬合力瞬間將王猛裹成了一個粽子,聲音都被壓住,說不出話來。

    止竹一瞬間耗盡了全身的元氣,坐倒在地,氣喘吁吁地道:“幸虧吃了小師弟給的丹藥,不然這次連森羅萬象都施展不出來。師父教的術法真變態,元氣都耗盡了!

    站在比武擂臺旁的數百弟子都目瞪口呆地望著擂臺上方的綠色大粽子,王猛正在極力掙扎,粽子不停地變型,但是這碧綠的觸須不知道是什么植物,極為堅韌,筑基初期的王猛根本掙脫不得。

    止竹勉強站起身來,走到碧綠觸須包裹住的王猛身前,笑道:“師兄,認不認輸?”

    “唔……唔……”王猛極力掙扎,卻發現自己越是掙扎,這種觸須的捆綁力越強,而且從觸須內傳來一股吸力,正在瘋狂地吸取自己好不容易修煉出來的真氣。

    “哈哈哈!”止竹大笑一聲,心念一動,感覺到王猛已經力竭,控制著碧綠觸須稍微松了一些。

    王猛的頭顱從觸須之間伸出來,嚇得面色蒼白,大叫道:“師弟,這是什么怪物,趕快撤掉,它在吸取我的真氣!”

    “師兄,認不認輸?”止竹又問了一句,這王猛方才如此猖狂,而且還欺負小師弟,必須懲治一番。

    感覺到丹田之內好不容易修煉出來的真氣被不停地蠶食,幾乎快要消失了,王猛幾乎快哭出來了,大聲道:“師弟,我認輸,我認輸!”

    止竹點點頭,一揮手撤掉了道訣,只見碧綠的觸須直接松開王猛,縮進那碧綠門戶之中,門戶閃了閃,也消失不見。

    王猛倒在地上動彈不得,一雙眼睛怨毒地望著止竹,只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師兄,承讓了!”止竹嘿嘿一笑,跳下比武擂臺。

    與此同時,王猛的師兄弟們跳上擂臺將動都動不了的王猛抬了下去。

    “第一場,止竹勝。下一場,李銘對陣王強!”

    止竹跳下擂臺,周辰和兩位師兄趕忙迎了上來,止竹腳步虛浮,臉色一陣發白。

    “師兄,你贏了筑基境的王猛!”端木和子明有些興奮,因為按常理來說,境界的差距就是實力的差距,以弱勝強,幾乎是不可能的。

    止竹卻并沒有多高興,道:“三位師弟,王猛輕敵,而我用了奇招,僥幸贏了。王猛輸了這一場,以后再想贏他是沒機會了!币贿呎f著,止竹嘴角忽然溢出一絲血來。

    “師兄你受傷了?”子明擔心地問道。

    “嗯……”止竹點點頭,道,“這還多虧了小師弟的丹藥,不然我是絕不可能贏下這一場的!

    “丹藥?”子明和端木對視一眼,面面相覷,“師兄,丹藥如此珍貴,怎么能因為比斗就浪費掉了?”

    止竹憨厚的笑笑道:“小師弟說他還有很多!

    子明和端木都看向周辰,周辰低聲道:“師兄受傷了,還是扶師兄回去療傷吧。我給師兄的只是化瘀丹而已,沒有療傷的效果!

    聽到這里,子明和端木也急了,急忙扶著止竹回去休息。而止竹因為受了不輕的傷,自然不能再進行下面的比斗了,需要休息幾天才能繼續參加。

    門內比斗的時間遠遠比周辰想象之中還要久,因為幾乎每一場比斗都必然會有受傷,所以比斗專門留出了足夠的療傷和休息的時間。要持續一年的門內比斗,每一個參賽者幾乎都要和其余的參賽者都賽上一場。等到所有的比斗完成,最后的十強選出,會和清靈峰的十位最強弟子進行最終決戰。

    周辰看完了第一天的比賽,覺得受益匪淺,那些千奇百怪的戰法,還有稀奇古怪的道術,讓周辰對于修行界有了更深切的認識。

    等到周辰回到藥園天已經黑了,藥園里沒有什么變化,還是那些不知道是雜草還是藥草的奇特植物。沈老沒有來過,周辰搖搖頭,走回小屋之中。

    盤膝坐在石床之上,一篇秘文浮現在腦海之中,正是周辰許久都沒有修習過的丹損秘境法訣。

    “人之元氣,生于丹,始于田,依托丹田可塑武丹,精元之氣奶武丹之母……”秘文不停地在腦海之中閃現,周辰胸有成竹,開始了自己第一次塑造武丹的修行。

    一股股精元洪流從血脈和丹田之中沖出,向著丹田中心沖擊過來。這個時候,周辰發現,體內重新被鍛造出來的經脈顯出了奇效。

    一股股精血提煉出來的精元在丹田中心形成了一個漩渦,不停地吸收著丹田之中的精元。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緩慢地進行著,忽然,一股劇痛傳來,丹田內沖出一團紫黑色的霧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