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玄幻仙俠 > 天帝訣 > 第18章 頓悟

第18章 頓悟


    林曦取出懷中珍藏的鐵牌,相比于鐵牌上華麗的符文,這塊簡易的木板加上上歪歪斜斜的五個字,怎么看都覺得別扭。林曦眨眨眼睛:“母親曾經呆過的門派已經沒落到這種地步了嗎?”

    周辰看著地缺羅剎門的門牌卻并沒有多余的想法,因為周辰拜入門派并不是為了依托一個多么強大的勢力,而是為了接觸真正的修行界。只要有一絲機會周辰都不會放過,不用太多的選擇,只要可以修行,一切都不是問題。

    兩人站在門前徘徊,那扇小木門倒是自己打開了,一個憨厚的少年正站在木門后,看著眼前的少男少女,憨厚少年憨憨一笑,道:“二位是來拜師的么?”

    “嗯!”林曦點點頭,道,“我和我哥哥一起來拜師的!

    “那快進來吧!”憨厚少年顯得極為高興,把周辰和林曦熱情地請到了屋子里。

    “二位可以叫我止竹師兄……”憨厚少年搬出兩張椅子讓周辰和林曦坐下,笑道,“你們今天來的還真是時候,宗門這些年招收弟子甚少,這里很快也要被撤掉了。平時這里都沒什么人的,只是前些日子這里的牌匾被風吹跑了,今天特地來做了個門牌,師兄跟你們倆真是有緣!

    “門外那木牌是師兄做的?”林曦汗顏地問道,這位師兄的書法顯然不怎么樣,但是看著這憨厚的少年,林曦對于地缺羅剎門有了些許好感。

    “正是!”止竹還以為林曦在夸他,很是高興。

    “對了,二位是經誰介紹前來拜師的?”止竹忽然想起正事來,笑道,“煩請把介紹書信給我看一看!

    一聽到這里,林曦眼圈有些泛紅,緊握著手中的鐵牌,道:“止竹師兄,我們沒有介紹書信,你看看這個!

    “?”止竹顯然有些詫異,沒有介紹信函你們來拜什么師,接過林曦遞過來的鐵牌,止竹面色有些為難,欲言又止。

    “止竹師兄,有什么問題么?”周辰在一旁問道。

    “這……”止竹無奈地搖搖頭,道,“二位可能要無功而返了,我也幫不了二位,這種弟子信符早已經不能用了!

    “怎么會這樣?”林曦一把將鐵牌搶回來,道,“止竹師兄,我娘臨死前告訴我的,宗門的規矩可是定的死死的!

    止竹無奈地搖搖頭,道:“沒有辦法,師叔祖新定下了規矩!

    “這怎么辦?”林曦失望地拿回鐵牌,轉身便要離開。

    “你們知道入門門貢么?”止竹忽然低聲道,“師叔祖定下的規矩,有了入門門貢,拜師就簡單多了!

    “入門門貢?”林曦眼珠兒一轉,將從周辰那里得來的黑布包遞給止竹,道,“止竹師兄,現在只要入門門貢就可以拜師了么?”

    止竹很是疑惑地接過黑布包,墊量了一下,眼中閃過一道喜色,道:“原來二位帶來了門貢,這樣就好了,師妹你將那信物給我,我去請示一下!”

    林曦將鐵牌遞給止竹,顯然有些不舍得。

    止竹接過鐵牌,拿著黑布包便去了里屋,顯然是去請示什么人去了。

    林曦和周辰等了一會兒,止竹便興沖沖地跑了出來,看著周辰和林曦二人,笑道:“二位可以拜入師門,待會我回山門,正好可以送二位一起去山門!

    “多謝止竹師兄!”林曦和周辰相視一笑,雖然經過了一波三折,這件事情總算是辦成了。

    等了許久,直到天色將晚,止竹收拾了東西,領著周辰和林曦去后院牽出來兩匹風行獸。止竹熟練地跳上一匹風行獸,詢問周辰會不會騎風行獸。

    周辰搖搖頭,反倒是林曦點點頭,原來林曦在谷鎮曾經學過騎術,那時候林曦的母親還沒有過世。

    “這樣便好,天黑之前應該就可以趕到山門了!”止竹微笑著點點頭,讓林曦騎另一匹風行獸,帶著周辰。

    周辰看著騎坐在風行獸背上的林曦,有些不好意思,長這么大還從未有過和女孩子共乘一匹風行獸的經歷。

    “哥哥,你怕什么,風行獸不會咬你的!绷株厍纹さ匾恍,向著周辰伸出小手。

    周辰暗嘆一聲,人家女孩子都沒有不好意思,自己反而是著相了。想到這里,周辰握住林曦的小手,坐在了林曦的身后。

    “走!”止竹喝一聲,兩匹風行獸飛快地奔跑起來。

    風行獸忽然撒開四蹄狂奔,周辰差點兒沒穩住身子,只得抱住了林曦的小蠻腰。即使是林曦這么活潑的女孩子現在也不免小臉微微泛紅,只是風行獸速度確實太快了,又沒有其他的方法。

    風行獸飛快地奔跑著,像是一陣風。周辰本來以為商隊里的風行獸的速度已經很快了,沒想到速度還可以更快,兩邊的景物飛速閃過,沒有學過騎術的人顯然適應不了這么快的速度;仡^望一望已經被甩在了身后的洛城,洛城富麗堂皇,身處邊境自然極為雄壯,像是一個巨人沉睡在傍晚的陽光之下。

    回過頭來,林曦的發絲不停地拍打著周辰的臉頰,有些發癢。感受著風馳電掣一般的速度,周辰心中的雜念像是潮水一般退去,心中一片空明。此時周辰的腦海之中空空如也,不用去想那些煩心的俗事,說不出的輕松。默默地感受著這速度帶來的暢快感,周辰心中一動想通了一些自己以前一直想不通的事。就像是被一道閃電擊中了一般,靈光一閃,周辰進入了一種極為玄妙的狀態之中。

    “速度,唯快不破,拳法之流亦是唯快不破,只是若是這速度從未如此快過,又如何破之!

    “丹損秘境,丹為引,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所破者,是為糟粕,沒有糟粕還用破么?”

    “既然沒有武丹,為何還要碎丹,直接利用丹損秘境的法訣創造一顆自己的武丹不就行了么?”

    丹損秘境的法訣在腦海之中隱現,一字字一句句如珠璣一般,豁然開朗。就像是看天書一般,本來一點兒也不明白的事情,忽然有一天全都想通了,想懂了。這種無比奇妙的感覺,就是傳說之中修行者可以達到的三種玄妙境界之中的一種,頓悟!

    往日里周辰一直被各種瑣事煩擾著,而且時刻處于危險的境地,根本就沒有時間靜下心來去感悟,去思考。沒有想到的是,在風行獸的背上,周辰竟然陷入了頓悟之中。一瞬之間,丹損秘境該怎么修行已經了然于胸,周辰非常興奮,只是此時仍然處于飛速奔行的狀態之中,一雙手不得不抱著林曦,一股淡淡的清香傳入鼻息之間,引人遐思。

    不知道奔行了多久,太陽都快下山了,風行獸口中噴出白色的霧氣,也是累的不行了。風行獸速度慢慢降下來,遠處凸顯出一道山門,山門之后是一座極為俊秀的不大不小的山。

    “師弟師妹,山門到了……”憨厚少年停住風行獸,指著那俊秀的山脈,驕傲地道,“看見這山沒有,此山喚作星靈,是宗門老祖尋到的洞天福地。咱們地缺宗門能夠延續這么多代而不絕,全是此山的功勞!

    周辰和林曦跳下風行獸,看著這俊秀的山脈,雙眼之間俱是神往。

    “呵呵……”止竹拉著兩匹風行獸,看著周辰和林曦笑笑道,“容我賣個關子,等進了山門,你們倆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周辰和林曦跟著止竹,慢慢向著山上走去。

    地缺門的山門和那簡陋的招收弟子辦事處完全不同,遠遠地就顯出一股大氣磅礴的氣勢來。

    看到周辰和林曦兄妹倆一臉的神往,止竹作為師兄有些尷尬,小聲提醒道:“這山門是初代老祖用天外隕鐵鑄造而成,一直是宗門的一個象征!

    很快三人便來到了山門前,只有真真正正到了這山門之前,才能真真正正感受到那股來自初代太祖的威勢。望著這巨大無比的山門上那巨大無比的兩個字,周辰仿佛間看到了一位白衣劍客,屹立于太古動亂之間,執一劍縱橫天下的氣魄。

    “地缺!”這兩個刻在山門之上的大字透出來一股凌厲之極的劍意,太可怕了,周辰感覺到后頸一陣發寒,這股劍意幾乎就讓周辰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林曦望著這兩個字,眼神之中同樣露出震驚,母親的師門果然不一般。

    止竹非常滿意這兩兄妹的表現,進師門的下馬威是有了,也樹立起了師門的威望。

    “快上山吧,不然天真的黑了!敝怪裨谝慌缘,將周辰和林曦的心思拉了回來。

    周辰和林曦跟在止竹身后,跨過了那道山門。

    忽然之間,眼前的場景直接來了一個大轉變,原先的俊秀山脈直接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幾座極高極高的山峰。巍峨的山峰互相遮擋著,云山霧繞之間有些亭臺樓閣星羅棋布于山水之間,美不勝收。

    “止竹師兄回來了!”正在周辰和林曦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撼的時候,兩名身穿灰色布衣的青年走上前來,向著止竹行禮。

    “呵呵,今天是兩位師弟當值!”止竹呵呵笑道,“此次下山不僅修好了牌匾,還帶回來兩位師弟師妹!

    兩位青年看著跟在止竹身后的周辰和林曦,臉上全是喜色:“終于有人前來拜師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