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都市異能 > 九陽醫仙 > 第419章 誰是我的真命天子?

第419章 誰是我的真命天子?


    “妖孽!膽敢放肆!”

    白晶晶嬌喝。她知道黃鈺是謝東涯遲早要征服的女人,自然是不敢讓黃鈺出現任何的意外。

    此時黃鈺顯然是被鬼魂附體,長發披散,面目猙獰,更是尖聲咆哮。

    白晶晶抬手一指,一道白光倏然從指間射出,射中黃鈺眉心。

    “呀!”

    黃鈺再次怪叫,一道光芒從她頭部竄出,轉而撲向了后窗。

    “老板,這種小東西,交給我好了。”

    公羊宇也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當即主動請命。

    謝東涯點頭,對付這種不上道的鬼魂,他卻是也沒什么興趣出手,公羊宇有幾手法術,收服這種鬼魂并不算什么難事兒。

    公羊宇得到授意,隨即抬手取出了羅盤法器,見著那鬼魂從窗戶破空而出,便是凜然大喝。

    “天地法律,神兵借法,收!”

    一股真氣化成的吸力從發盤中噴涌而出,形成一股風暴,卷向那鬼魂!

    鬼魂尖嘯,卻是無法抵擋住正道真氣,再者這鬼魂也并沒有什么力量可言,當即便被收入了羅盤之中。

    “先別滅它,等我發落!”

    謝東涯指示了公羊宇一句,而后打開窗戶跳進醫務室,奔到黃鈺身邊將她抱了起來。

    “東涯,黃鈺沒事兒吧?剛才是鬼上身了么?”張婷驚慌不已。

    謝東涯皺眉道:“你們沒有按照我教的做啊?怎么會半途出這種狀況?”

    “我們也不知道,剛才寫到一半呢,黃鈺突然就蹦起來說要上洗手間,然后就出事兒了。”

    “還好她只是昏過去了而已,鬼魂也收拾掉了,沒事兒。你們先定定驚,我帶她進去醒醒神再說。”

    “好!快去吧,可不敢讓小鈺出問題啊!”張婷頗為關心地道。

    “晶晶!原來你真的會抓鬼啊!剛才你用的是什么招式啊,好厲害啊,快跟我們說說!”受驚之后,李菁便對白晶晶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好奇不已,拉著她要問個究竟。

    謝東涯不管她們,抱著黃鈺進了房間,將她放在床上,而后朝她識海輸入一縷真氣,幫她鎮定神魂,恢復意識。

    “嗯……”黃鈺悠悠醒轉過來,看到謝東涯的臉近在咫尺,頓時嚇了一跳,張嘴就要尖叫。

    “別叫!要叫人聽見,還以為你又怎么了呢!”

    謝東涯搶先捂住了黃鈺的嘴巴。

    黃鈺使勁兒眨眼,盯著謝東涯,半晌都沒能回過神來,足足半分鐘之后,猛地想起了剛才的事情,臉色不由得滾燙,緊張而又羞澀。

    “起開!”

    黃鈺掙扎,打掉了謝東涯的手,縮在床頭跟他拉開距離。

    “沒事兒了吧?跟我說說,剛才咋了啊?”謝東涯大大咧咧在床邊坐下,笑道。

    “什么剛才咋了?不知道你在說什么!”黃鈺目光閃爍,感覺很是不自在。

    “以你的聰明勁兒,不敢犯這種錯誤啊!連張婷和李菁那兩個沒經過事兒的人都能按照我教的步驟做,怎么你這一向臨危不亂的女警,反倒是出了岔子了?”

    “這……你問那么多干什么?”黃鈺臉紅,她也已經意識到是什么原因導致了剛才的驚險,但是能對謝東涯坦白嗎?

    “嘿!你知道自己剛才怎么了不?鬼身上啊,還要作亂!要不是我及時出手,你現在還鞥跟我抬扛?”

    黃鈺咬牙,硬著嘴皮子,哼道:“你還敢說?要不是你教唆我們玩這種無聊的游戲,我會被鬼纏上嗎?你才是罪魁禍首,居然還有臉質問我!”

    “呃……我這真是熱臉貼冷屁股啊!”謝東涯仰天長嘆。

    “胡說八道什么呢?”黃鈺握緊拳頭,感覺這家伙的話實在是不堪入耳。

    “好吧,你不說就算了。不過,剛才你到底求了啥?筆仙到底寫了啥啊,讓我看看?”

    黃鈺頓時臉色一變,這兩件事,更加不能讓謝東涯知道,否則,這輩子還能指望擺脫他的魔爪嗎!?

    黃鈺咬牙:“我忘記了!”

    “忘了,真的?”謝東涯眨眼。

    黃鈺翻白眼,道:“我跟你很熟嗎?沒興趣忽悠你!”

    “哦哦!那算了,那我找張婷和李菁問問,這紙上寫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謝東涯東聳聳肩,把手里頭的一張白紙對黃鈺揚了揚,作勢就要出去。

    黃鈺一愣,而后大驚,猛地撲向謝東涯將他抓住:“不許去!還給我!”

    “咦?你干什么?我拿你什么了?”

    “紙!那張紙是我的!”黃鈺心急如焚,謝東涯手里攥著的就是剛才求筆仙的時候用的那張紙,上面寫的是兩個字“謝東”,明眼人肯定都能看出來,這是一個名字,而且是一個還沒有寫齊全的名字!

    如果讓張婷和李菁看到這張紙,她們肯定能聯想到某個人,那自己可就糗大了!

    “你的?你不是說不記得剛才發生過什么事情了么,怎么反倒還知道這紙是的了?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也肯定知道這上面那倆字是什么意思咯!”謝東涯嘿嘿笑,把紙張捏在手里頭扇風。

    黃鈺咬牙切齒,又是惱怒又是緊張,但更多的是無奈。她看出來了,謝東涯分明就是在逗自己玩!

    “你,你怎么樣才肯把紙還給我?”

    “不就是一張紙么?還給你也沒啥,反正上頭的字我看過了,出去照樣跟她們倆求證。”謝東涯咧嘴,隨手將紙張遞給黃鈺。

    黃鈺一把搶過塞進褲兜里,但見謝東涯抬腳要出去,卻是更加著急了,怎么能讓這家伙直接把紙上的秘密說出來!

    “咦,你拉著我干什么?是舍不得我嗎?”謝東涯打量黃鈺,做出一副十分納悶的樣子。

    黃鈺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妥協,道:“你,你要怎么樣才肯封口?不把剛才的事情說出來?”

    “那你先告訴我,為啥不讓我說啊?”

    “你,少跟我裝瘋賣傻!”黃鈺瞪眼跺腳,想抓狂。

    “嘿嘿嘿!好吧,大家都是聰明人,那就先照不宣啦!”

    “哼!開出你的條件吧!”

    “什么條件都行嗎?”謝東涯擠眉弄眼,表情曖昧。

    “過分的要求和非分之想免談!”黃鈺一驚,還真的很怕謝東涯提出什么過分的要求,按照她對謝東涯的了解,這家伙十有**要說以身相許之類的無恥要求。

    謝東涯眼珠子一轉,道:“這樣啊……嘿嘿,你明天上班不?”

    “你想干什么?”黃鈺聞言,頓時大為警惕。

    “你就說你上班不上班吧。”

    “不上班,這又咋的了?”黃鈺納悶,這家伙到底想說什么。

    “呵呵,那就行了,好了,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去休息,我還有事兒,就不送你了哈!”

    大為出乎黃鈺的意料,謝東涯居然沒再提出進一步的要求,反而是擺擺手,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這讓黃鈺意外,也疑惑,更有些不安。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么好說話的人啊!現在我有把柄被他抓住,他居然不趁機占便宜?

    俗話說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黃鈺驚疑不定,想張口發問,但謝東涯已經走出去了。

    “哼!管他呢!反正他答應了我不說,要是敢泄露出去,我饒不了他!”黃鈺抿嘴,暗自安慰自己,又低頭看著手里頭的紙上的兩個字“謝東”,不知道為什么,又是一陣心臟狂跳。

    她捂臉,卻也不敢再看下去想下去,把紙張收起來走了出去。

    一出房間,黃鈺便見謝東涯跟白晶晶,張婷還有李菁三個人湊在一塊兒,交頭接耳的,也不知道是在低聲嘀咕著什么。

    她沒來由的一陣緊張,那家伙,該不會是在偷偷說我的秘密吧?

    “你們在說什么?”黃鈺急忙奔過去,打斷他們的談話。

    “嘿嘿!你想知道啊?自個跟他們聊去吧。婷婷,李菁,你們倆坐小鈺的車回去,我和晶晶還有公羊宇還有點事兒做,完事兒了再走。”

    “那好,也不早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張婷和李菁起身。

    黃鈺張了張嘴想說什么,但還是猶豫,忍住了,等到李菁和張婷都出門離開了醫務室,才朝她們倆問道:“你們剛才鬼鬼祟祟地,聊啥呢?”

    “嘻嘻!剛才東涯我們說,那個筆仙……”

    “什么!?筆仙么了?”黃鈺心驚肉跳,難道謝東涯真的是把秘密給爆出來了不成!?

    “小鈺,你這么緊張干什么?東涯說那個筆仙是個色鬼,上你身,是因為看上你了,嘻嘻!”李菁嬉笑道。

    “這……哼!那家伙純屬胡說八道!”黃鈺聞言,也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慶幸了。

    沒再去理會黃鈺三女,謝東涯示意公羊宇關上了門,又和他與白晶晶在桌子旁坐下。

    “公羊,把那只小鬼放出來吧,我要審審她。”

    “是,老板。”公羊宇答應一聲,當即取出羅盤法器,釋放那只鬼魂。

    “啊!”鬼魂一恢復自由,當即便露出了猙獰之色,兇惡的本性,撲向了謝東涯。

    “晶晶,鎮壓。”謝東涯不急不慢地說道。

    “敢冒犯主人,找死!”

    白晶晶當即答應,冷哼,伸手一抓,憑空將那鬼魂抓住,以魔修的能力,扼住了那只鬼魂的神魂力量。

    鬼魂隨即受制,痛苦不堪。

    謝東涯淡然道:“小鬼,乖乖聽話,不然叫你魂飛魄散。”

    “我,我聽話!別殺我!”鬼魂怕了,他感覺不到謝東涯有什么威脅,主要是害怕白晶晶的手段,但也看出來了,這個可怕的魔修是為謝東涯服務的。

    “我問你,鬼界,最近有什么動靜啊?”謝東涯瞇眼問道。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