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返回目錄
小說 > 現代言情 > 甜寵調酒師:癡情帝少 > 章節目錄 第260章 :我只信她

第260章 :我只信她


    上官宜璐不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手掌更是一片黏膩。

    她想要出聲,但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只能不斷在心中吶喊——別去拿,千萬別去拿!

    趙然,你若對我有半分相心,就不要去看診斷書。

    這完完全全就是胡志玲設下的一個圈套,因為弟弟被送進了監獄,所以她想方設法前來報仇。

    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想要挑撥你我之間的關系。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趙然,你可千萬別上她的當啊!

    饒是上官宜璐百般暗示,趙然的手還是伸了過去……

    他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將報告拿了起來。

    許方舟見狀,正想出聲解釋。

    誰給他的下一個動作,竟是將報告狠狠的甩到了地上!

    這個動作不要說上官宜璐跟許方舟,就連胡志玲也是大吃一驚!

    緊接著便聽趙然冷冷道,“胡小姐,別拿這種小兒科的東西來糊弄我!我跟上官宜璐訂過婚也分過手,復合過也鬧過別扭。一路吵吵鬧鬧的走來,既沒有因為家人的反對而分開,也沒有因為門第的懸殊而走散,就是因為我們知道信任是一切感情的基礎。”

    趙然說著撫了撫上官宜璐的面頰,一臉深情道,“我相信她,所以不管是什么權威,什么機構開出的證明。只要上官宜璐告訴我那是假的。別說上面的字,連一個標點符號我都不會相信……”

    趙然這番話得上官宜璐心潮澎湃,還不等他說完,便抓住趙然的手,狠狠的親了一口。

    趙然反手將她摟進懷里,揉著她的短發道,“你屬狗的嗎?這也能讓你想親我。”

    結果被上官宜璐逮住腦袋又親了一下。

    “沒想到,在你心里我的話這么管用!早知道我就直接跟你講了,省得還要做思想斗爭,把自己嚇個半死。”

    “你還真擔心我會聽信這種事?”

    趙然挑起眉梢。

    “那當然,剛才你拿報告的時候,我可是嚇了一跳呢!”

    上官宜璐說著鼓起面頰……

    然而真正被現實嚇了一跳的并不是她,而是對面的胡志玲!

    她設想過各種各樣,趙然看到報告后憤怒異常的樣子。

    但就是沒想到,在報告與上官宜璐之間,姓趙的居然毫無條件的選擇了上官宜璐?!

    讓費盡心思拿到體檢報告的自己,變成了跳梁小丑,還是不值一提的那種?!

    胡志玲氣急敗壞,差點嘔出一口血來,她柳眉倒豎指著趙然便罵,“氣死我了,你這家伙簡直是個榆木腦袋,好好的體檢報告不信,偏要相信上官宜璐滿嘴的鬼話!好心當做驢肝肺,你就在上官宜璐給你編織的謊話里活一輩子吧,到時候你趙家斷子絕孫,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胡志玲對那份體檢報告深信不疑,根本不作他想。

    只覺自己鐵證如山,趙然不信完全是被豬油蒙了心。

    趙然則懶得與這種人解釋,倒是許方舟在一旁頗有深意的點了點頭,然后牽起嘴角道,“胡小姐果然心地善良,自己都年近三十了,也不急著找對象。倒是有閑心關心別人斷不斷子,絕不絕孫!依我看,有這功夫還不如把眼睛擦亮點,下回找男人時,別找那種訂過婚的,最起碼別找那種一顆心拴在其他女人身上的……”

    她說著拿余光瞥了一眼胡志玲,只見這胡大小姐氣得面容扭曲,再也顧不上自己的身份,狠狠的瞪了過來。

    許方舟臉上笑容不減,朝她微微頷了頷首。

    胡志玲只覺氣血一陣翻涌,咬牙切齒道,“多謝蔣夫人提醒。”

    說完作勢要離開病房。

    上官宜璐忙道,“怎么了?胡小姐!不是說好來探望我的病情嗎?這才看了多大一會兒,你就急著要走?”

    胡志玲這時哪還有心情接她的話茬?

    只覺得在病房里多待一分鐘,都是對她的羞辱。

    于是憤而道了聲——告辭,抓起包包,逃也似的離開了病房。

    上官宜璐見到她這副氣急敗壞的模樣,樂得差點從床上跌下來。

    幸虧趙然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上官宜璐指著胡志玲的背影,“我還從來沒見過她這么狼狽的模樣。”說著拍了拍趙然的胳膊,“你這回表現的不錯,打算讓我怎么犒勞你?”

    許方舟一聽‘犒勞’二字,立時耳朵就豎了起來。

    覺得這正是告訴上官宜璐,趙然被派去非洲出差的最好時機!

    然而趙然恰巧跟她想到了一塊。

    于是還不得許方舟開口,趙然便道,“要不要跟我出去度假?”

    上官宜璐聞言不由眉頭一蹙,不明白好端端的趙然怎么會提出這種要求?

    但兩人正說到興頭上,就這么拒絕他,恐怕也不太好……

    于是上官宜璐沉吟了片刻,點著頭道,“去哪里?”

    “非……非洲。”

    趙然說著撓了撓腦袋,不好意思的沖上官宜璐笑了起來。

    “其實吧……是因為……”

    “因為趙然作了深刻的反思,覺得自己這段時間工作太忙,根本沒有好好陪你,盡到一個未婚夫的職責。所以特地向蔣少請了三個月的假,打算前往非洲,跟你好好促進一下感情!”

    許方舟說著還朝上官宜璐豎起了大拇指。

    她自覺說得天衣無縫,但連三歲的小孩都騙不倒。

    上官宜璐聞言呵呵一笑,“這么長時間環球旅行都夠了,我干嘛非要跟趙然在非洲的耗著?”

    “這……”許方舟笑容一僵。

    “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宜璐橫眉冷對。

    許方舟只好掏出包包里的出差計劃書,抱著必死的決心遞到了上官宜璐面前。

    上官宜璐略微掃了一眼,緊接著整個醫院里都可以聽到她的怒吼——“許方舟,這就是你答應替我向蔣少求情,給趙然減少工作量的結果?!”

    許方舟:……

    上官宜璐雖然吼歸吼,但出差計劃書已經下達,不能更改。

    三個月的時間又太過漫長,她根本無法忍受與趙然分居兩地的生活,最后只能含恨陪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加入書簽      下一章

大公开一码中特